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少帅每天都在吃醋最新章节!

    晋城的英租界,有两座不起眼的小院儿,一左一右。

    左边是沐家人的住所,右边是凌家人的住处。

    以前很少有交集的两家人,现在成了邻居,来往也是十分密切。

    沐晚最后还是住在了凌家,映春和彩雪彩雨都一直跟着凌家,红袖随着张排长去了前线。

    这是沐晚来到这里的第四十天,从她以沐晚的身份从天而降,到现在所有人都已接受了她身份的第四十天。

    沐晚见到杰撒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两家人能在这里落脚还要多亏了他,那个看着玩世不恭不的杰撒却有一个让她惊叹不已的身份,高大英俊的他有着英国皇室的尊贵血统,只不过他从小就不喜欢皇室生活,也不喜欢被约束,和几个朋友在世界各地周游,最后来到了他们的国家。

    杰撒说起同仁医院,虽然现在被东洋人占领,但东洋人却十分重视医疗 ,以前的医护人员几乎都被留了下来,包括于术,又有一些东洋的医生来到连城,甚至接手了曾经的疫苗实验,同仁医院不但没有荒废,反倒越来越好。

    沐晚拜托杰撒去打听沈家的消息,但杰撒说连城沦陷的时候,沈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许躲到了安全的城市,或许在战乱中丧生……这一切都说不准。

    沐老爷当初带着全家逃难,所带的细软在路上全部遗失了,现在靠着几个姨太太变卖了金银首饰维持生计,凌家还好,拿了一些值钱的东西出来卖,但是入不敷出,又要养活这么多人口,渐渐的入不敷出。

    沐晚在杰撒的帮助下开了一家诊所,遵照她与凌慎行的约定,诊所取名“同仁诊所”,因为医术高超,诊所的生意也日渐的好起来。

    沐老爷带人买了一块地种药材,沐家的四姨太和凌家的三姨太都在诊所里帮忙。

    二姨太因为要照看文宣,郭兰也要照看女儿,但两人一有空闲便到沐老爷的药田里打下手。

    两家人的生活平淡舒服,过得有条不紊,但是联合军中通讯困难,又不断的转移阵地,开始的一个月还接过凌慎行的电话,之后便杳无音信。

    这日郭兰带着甜甜来诊所看沐晚。

    沐晚还是一样受小孩子喜欢,甜甜一来便腻在她的怀里不下来,沐晚抱着她,拿抽屉里的桔子剥给她吃。

    郭兰温柔的看着甜甜,眼中却渐渐的湿润了。

    “也不知道文羽他们怎么样了,连报纸上都没有消息了。”

    在沐晚离开柳树镇后不久,柳树镇终于还是没能抵挡住东洋人的进攻,联合军又继续向西撤离。

    沐晚每天都会买报纸,希望能从上面得知凌慎行的消息,只是战事越来越紧张,各地的报馆也相继关门大吉,消息传播的速度慢得可怜。

    沐晚剥了一瓣桔子放进甜甜的嘴里:“我听说白俄那边已经派兵来了,世界乱成这个样子,不止我们一家在打仗,只要坚持住,以后会好的。”

    郭兰很信沐晚的话:“姐姐,你在这里真好,感觉整个沐家都有了主心骨,以前还在为生计发愁,现在一切都变得有条不紊,大家也都有了新的希望和方向。”

    郭兰想起自己带来的食盒:“父亲在河边捕到了鱼,说姐姐爱吃鱼,特地让我送过来,我做了鱼汤和红烧鱼段给姐姐做午饭。”

    沐晚一听到有鱼吃,高兴的拉着甜甜的小手:“我们有鱼吃喽。”

    甜甜搂着沐晚的脖子:“姑姑吃鱼,姑姑吃鱼。”

    郭兰笑着打开食盒,将里面的盘子一一端出来,清淡的鱼汤,色泽诱人的红烧鱼段,这本来都是凌慎行的最爱,后来也渐渐变成了她的喜好,像个小女孩一般,努力的去喜欢他喜欢的东西,去爱上他的所爱,连他的每一个小动作都能学得有模有样。

    鱼,他之所爱,亦是她之爱。

    沐晚让甜甜坐在自己的腿上,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到她的嘴里,甜甜大口的吃着,奶声奶气的道:“姑姑也吃,姑姑爱吃鱼。”

    沐晚道:“才不到两岁的孩子,说话就这么清晰,不像她父亲,四岁的时候还是吐词不清,吓得家里人都以为是个结巴,后来过了两个月,突然就将话说得头头是道,而且每一句都十分清晰。”

    听沐晚说起沐文羽小时候的事情,郭兰眼中绽放出柔光,嘴角向上扬着:“他小时候的那些事,总不敢在我面前提起来,其实我和他一起长大,哪一件不知道,他就是脸皮薄。”

    甜甜伸出小手,抓了一块鱼在手里,笑眯眯的往沐晚的嘴边送:“姑姑吃,姑姑吃。”

    郭兰急忙道:“甜甜,不能用手抓东西吃。”

    沐晚倒不介意,刚要低头去吃,一股鱼腥气突然蹿进了鼻孔,恶心的感觉猝不及防的到了喉咙。

    她将甜甜放在一边,转身往卫生间跑去。

    郭兰抱着甜甜,关切的喊道:“姐姐,你没事吧?”

    沐晚背着身摆摆手,捂着嘴关上了门。

    明明没吃东西,却对着马桶吐得稀里哗啦,她想起第一次怀孕的时候也是这样,平时爱吃的鱼,一闻到就会恶心不止。

    她眼中一亮,喜悦的感觉涌上心头,难道……

    沐晚怀孕的消息很快就在沐家和凌家传遍了,沐老爷高兴的喝了一小壶酒,三姨太则是欢天喜地的开始张罗给小孩子做衣服。

    甜甜每天围着沐晚转,大人们就会逗她:“姑姑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甜甜小嘴吧唧着,拍拍小手:“是小弟弟。”

    大家听了都高兴的笑,沐晚也是欢喜,虽然知道这些预言只是慰藉,可她仍然希望自己怀的是个男孩,并非不喜欢女孩,她只是单纯的想为凌家再留一条血脉,凌慎行在战场上,局势又是千变万化,也许,她不一定能把他等回来。

    东洋人发起了猛扑,联合军节节败退,报纸上都是某某城镇沦陷的消息,就连几座国内的大城市也先后成为了东洋人的割据地。

    晋城的租界不再安全,他们又一次举家搬迁,杰撒回了英国,他们只能自食其力。

    沐晚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可四肢仍然纤细,不仔细看,很难看出她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

    同仁诊所也跟着搬走了,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她白天忙碌,晚上回到家便觉得无尽空虚,映春给她捏着腿,心疼的道:“夫人,你怀着孩子这么辛苦,白天就不要去诊所了,做个手术一站两三个小时,这身体哪受得了。”

    沐晚将手掌轻轻放在小腹上,她曾经怀过一个孩子,只不过没等长大就离她而去,所以这一次她便格外的珍惜,如果凌慎行能赶回来,就可以看到孩子出生,如果他还要再晚一些,那也没关系,她会照顾他长大……等他回来的时候,他也许会爬了,会走了,甚至是会叫父亲了。

    这个孩子的到来让她本来灰蒙蒙的世界终于有了一丝色彩,等待也不再变得焦虑无味,而是满怀着期待。

    冬天的时候,他们住的地方下了一场大雪,连城以前很少下雪,就算下也不会太大,这样的雪只有在她住过的首都才能看到。

    沐晚坐在窗边,看着几个孩子在雪地里玩耍,映春在给他们堆雪人,彩雪和彩雨拿着围巾和帽子在后面追着跑,生怕他们会被冻到。

    这样的情景如此温馨,让她忍不住想让时间定格。

    文宣看到她,摇着手臂喊着:“姐,姐,过来玩。”

    一旁的映春道:“你姐怀着小宝贝呢,不能出来玩。”

    沐晚站起来,走到门口,下雪天路滑,她也不敢轻易的出去,只是伸出手去感觉着湿冷的空气。

    一伸手,下腹突然一痛。

    沐晚知道这是什么反应,于是赶紧叫映春。

    这里的雪还没有化,沐晚就顺利的生下了一个男孩,白白胖胖的,一生下来就会睁眼睛,沐老爷还说他会笑。

    沐晚想起凌慎行曾经说过,如果她生的是儿子就叫他凌子墨,墨,是他知道她不喜欢打仗,所以要让儿子将来从文不从戎。

    沐老爷抱着孩子问:“名字想好了吗?”

    沐晚笑着伸出手,勾了勾那胖胖的小指头:“希尧早就给他取好了名字,就叫凌子墨。”

    “子墨,好,就叫子墨,这名字好听。”沐老爷高兴的合不拢嘴。

    子墨百日的时候,报纸上都在写,联合军大败,死伤无数。

    子墨一岁的时候,他们所处的地方也不再安全,沐老爷不得不另寻了一个暂时的庇护所,只是这里更加的偏僻,交通和通讯都十分落后。

    沐晚看着当天的报纸,联合军内乱。

    终于到了这一天,联合军在经历了分分合合之后还是打了起来,凌慎行和楚南风……不知道谁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但不论谁赢,联合军的内乱无疑是让敌人乘虚而入的最佳时机。

    沐晚放下报纸,目光投向不远处玩耍的子墨,他正挥着小手,迈着还不算稳健的步子追着沐老爷。

    两年了,她已经和凌慎行分开了两年,这两年里,她没有任何他的消息,她甚至连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所有关于联合军的点滴也只能从报纸上猜 测。

    为了安全,他们不停的搬家,两年里已经搬了四次,去过了数个城市。

    每一次搬家的时候,她都要在门口站上半天,希望那些匆忙来去的人群中会有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然后迈着大步向她意气风发的走来。

    可惜每一次都是失望。

    子墨会叫父亲了,东洋人终于开始节节败退……

    子墨两岁了,沐晚教他认识了许多字,他会口齿清晰的对着她写的字念:“父亲、母亲。”

    东洋人投降的这一天,举国上下都在欢腾庆祝。

    大街上时不时会有军队经过,他们是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幸运儿,终于可以歇一口气与家人团聚。

    战争结束了,虽然整个国家还是百废待兴,但笼罩在头顶的阴云也彻底的散开了。

    沐晚从报社回来,子墨正在跟沐老爷玩耍。

    沐老爷将他交给映春,上前问道:“又去发消息了?”

    “嗯。”沐晚摘下脖子上的围巾放到一边,“他一定会找到我们的。”

    世界太平了,沐晚才敢登报,把他们现在的住址以隐晦的方式告诉他,之前还打仗的时候,她不敢,东洋人何等精明,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以将沐家与凌家陷于不利的境地。

    这些士兵们都回家了,只有他杳无音信。

    “大帅一定会回来的。”沐老爷虽然没有几分把握,时间过了这么久,而凌慎行一点消息都没有,那场内乱,他和楚南风斗得你死我活,最后也不知道是谁胜了,若是他还活着,怎么会不急着找他们。

    沐晚笑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她擦了擦手,“子墨,母亲回来了。”

    子墨高兴的跑过来,小猴子一样的顺着她的腿爬上去:“母亲,抱抱,子墨想母亲了。”

    沐晚在他的小胖脸上亲了亲。

    “夫人。”彩雪突然脚步匆匆的跑过来,“督军怕是不好了,要见夫人呢。”

    ~

    督军卧在床上,鬓间已生了白发,自从老太太去世之后,他就缠绵病榻,每日药石不断,但病情却不见好,被毒药侵蚀的身体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

    三姨太坐在一边擦眼泪,看到沐晚和子墨进来便道:“督军,少夫人和小少爷来了。”

    督军这才睁开眼睛。

    子墨走到床前,似乎有些害怕病怏怏的督军,一双大眼睛怯怯的,“爷爷。”

    督军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吃力的抬起右手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子墨跟你父亲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我这个父亲做得不合格,差点就忘记他小时候的样子了,他的眼睛要比子墨小一些,但是眉毛更浓,他九个月就能站立,十个月就会走路,说话也比别的孩子早,子墨,你父亲是个很厉害的人。”

    子墨眨着眼睛,似懂非慌的样子,很快就对督军床头的桔子产生了兴趣。

    督军笑道:“喜欢就拿去吃。”

    子墨缩着小手去看沐晚。

    督军已经把桔子塞到了小家伙的手里,小家伙高兴的捧着桔子,眼睛笑得弯起来。

    督军又看向沐晚:“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想和沐晚单独说会话。”

    三姨太闻言便牵着子墨的手一起出了屋子,顺手掩上了门。

    沐晚对于这个曾经害死过自己孩子的凶手,始终无法做到原谅,她照顾他不过因为他是凌慎行的父亲,她替他尽尽做子女的孝道罢了。

    督军叹了口气:“沐晚,我知道你和希尧都恨我,当初我是太自私太利了。”

    如果那个孩子还活着,现在也已经五岁了。

    沐晚没有说话,静静的望着窗外,子墨和三姨太坐在槐树下,三姨太给他捡了几片叶子玩。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我也没有奢望得到你的原谅,我只是想要厚颜无耻的再次请求你……希尧现在生死未卜,也许永远不能再回来了,但是凌家上上下下还有这么多人,他们都是跟随凌家出生入死的,凌家不能抛弃他们,所以,我还想要求你,如果希尧不在了,请你照顾好凌家。”

    督军说着强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眼中闪着浑烛的泪光:“沐晚,我们凌家对不起你,我在这里郑重的向你说一声对不起。”

    沐晚转过头看向他,曾经金堂玉马的人物被病痛折磨至此,仿佛几年间就老了几十岁,再也不似当年的意气风发,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沐晚虽恨他,但凌家不但是督军的牵挂,更是凌慎行的执念。

    她为了凌慎行,也会守护好护凌家上上下下。

    她没有说什么,推开门走了出去。

    督军望着那扇微微打开的门,默默叹了口气,他知道沐晚不会不管凌家,但她到底还是不肯原谅他。

    是啊,他这个杀了自己孙子的人,有什么资格被原谅?

    两天后,督军病逝。

    沐晚和刘管家一起操办了督军的葬礼,虽然不能葬到凌家的祖坟,也是寻了一处风水极佳的坟地。

    子墨和大人们一起站在墓碑前,有些好奇的问一旁的沐晚:“母亲,爷爷怎么睡在这里?冷,爷爷冷。”

    沐晚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目光看向远方。

    “母亲,父亲是不是也冷?”

    “为什么说父亲冷?”沐晚蹲下身,目光与他平视。

    子墨咬着小手:“爷爷死了就躺在这里,别人说父亲也死了。”

    沐晚握紧了他的小手:“子墨乖,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父亲没有死,父亲很快就会回来看子墨。”

    子墨哦了一声。

    他并不懂什么是生什么是死,也不知道葬在坟墓中的意义是什么,他甚至不懂什么是父亲。

    但他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