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离凰最新章节!

    只是千面没想到,自那一夜之后,韩不宿竟然失了踪。

    护族的人一直在找她,但始终未能找到。

    千面也悄悄的去找过,可惜也没有结果,那一片他反反复复的找了好几遍,韩不宿就跟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关于韩不宿的流言蜚语开始蔓延,千面心内惶恐,生怕韩不宿会想不开,奈何又没有任何法子。

    “千面,你最近在干什么?为何总不见着你人影?”韩天命站在檐下。

    千面正打算出去,继续找找韩不宿的下落,没注意到韩天命就在檐下站着,旋即心神一怔,“二、二哥,你今儿怎么没出去?”

    “问你话,回答!”韩天命面无表情。

    “你送我的医术,我看得起劲,想着找人试试。所以就去各大医馆里溜圈,总归要多练练才好!”千面随便寻了个理由,“二哥,你怎么了?怀疑我干坏事?你知道的,我有贼心,没贼胆!”

    韩天命长长吐出一口气,拂袖间有一白光射出。

    千面眼疾手快,当即捏住,竟是揉成团的一张纸。

    只听得韩天命吩咐道,“你马上去一趟护族,把这个交给族长。”

    “你为何不自己去?”千面不解,“这是什么?”

    “废话少说,让你去就去!”韩天命环顾四周,“大哥呢?”

    千面摇摇头,紧了紧手中的纸团,“一大早就没见着人影,他同你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也不知在搞什么名堂!那我先走了。”

    韩天命点头。

    走到半道的时候,千面悄悄的拆开了纸团,可里头好似写着什么阵法的名字,阵上有一个小红点,其他的并无任何异常。

    千面自然是看不懂,“难怪韩老二不设防……”

    看不懂,自然看了也无妨。

    千面脚程快,经常进出护族,给韩天命送信,是以他的出现并不会引起族人的怀疑,而且护族对其颇为信任,自然不会疑心他的用意。

    只是千面打死都没想到,就因为这一封信,断送了韩不宿一生。

    护族的人,是在护族自己的阵中找到的韩不宿,一间小茅屋,一男一女。众人赶到的时候,全都亲眼目睹了,不堪入目的一幕,原是担心少主出事,如今却是失望至极。

    这等不知检点,不知廉耻的少主,护族自然是容不下的,族人一致要求,要将韩不宿赶出护族。

    石洞内。

    韩不宿面无表情的蜷成一团,缩在墙角,曾经的她是那样的恣意潇洒,可现在……整个人散着颓败的死气,何其压抑。

    “宿儿!”老族长缓步进来。

    不过是月余未见,父亲似乎苍老了很多,鬓发已经从花白变成全白,整个人都微微佝偻起来。

    “爹!”韩不宿跪地,潸然泪下。

    “你们都下去,我同她说几句!”老族长开口。

    底下人面面相觑,快速撤得干净。

    父女两个面对面站着,一个满脸痛楚,一个满脸绝望。

    “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老族长恨铁不成钢,哀叹着直摇头,“爹从小是怎么教你的,你让我和族人们……还有诸位长老,何其失望!现在族人一致决定要将你逐出护族,你……”

    一听逐出护族四个字,韩不宿整个人都是懵的,“爹……我不走,一定是徐天命害我!爹,你为何信他不信我?爹……”

    “傻丫头,爹怎么会不信你,可是……”老族长面色灰白,“你自己看看吧,如今整个护族之人,都奉他如神祗一般,他在族内的威信早就超越了我这个当组长的,连诸位长老都对他赞叹有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韩不宿浑身轻颤。

    “没有了你,他就是继任的族长,将接替我坐上这族长之位。”老族长满脸心疼的望着,从小疼到大的女儿,“是你的任性妄为,给了他钻空子的机会。宿儿,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爹不管你跟那个男人有多少感情,既然出了这样的事,你便……”

    “爹,我没有!”韩不宿咬牙切齿,“这些日子,我一直被囚在那个木屋内,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我只知道凤凰蛊一直被压制着,我、我……”

    族长摇摇头,“宿儿,事到如今,你为何还不能跟爹说实话呢?你腹中已经有了外族的骨肉,我就算有心护你,也是不能了!长老们决定,将凤凰蛊剜出,植入继任族长的体内!”

    “你们要把凤凰蛊送给徐天命!爹,他是徐天命,他不是韩天命,他才是外族!”韩不宿歇斯底里,“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他早晚会毁了整个护族!爹,不能相信他!”

    “宿儿!”老族长很是失望的看着她,“护族历经千百年,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你岂能说出这大逆不道的话来?韩天命虽然心术不正,但他的炼蛊和控蛊之术委实在各长老之上。宿儿,事到如今,别再说这种话,爹会尽量为你周旋,保住你腹中的孩子,让你平安离开护族!”

    韩不宿摇头,绝望的瘫坐在地,“爹,我没有,那个男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谁,我……”

    “爹是亲眼目睹,那么多族人都看见了,爹就算想替你瞒着,而已是心有余力不足!”老族长已经说破了嘴皮子,与众人周旋,否则依着族规,是要处死她的!

    就这么一个闺女,老族长怎么忍心?怎么舍得!他拼了这条老命不要,答应让出族长之位,交出凤凰蛊,也得保住女儿和女儿肚子里的孩子。

    “什么都别说了!”老族长环顾四周,悄悄的塞给韩不宿一样东西,“拿好了,关紧的时候能保命。爹都给你备好了,你需要的银子和生活所需,都在林子外头,那棵你经常爬的树下后面埋着,出去之后好好生活,不要亏待自己。”

    韩不宿泪如雨下,“爹,我不走我不走!”

    “走!不走就是死!”老族长恨得直跺脚,“一定要走!离得远远的,逃得远远的,以后就当个普通人,乖!听明白了吗?记住爹的话,出去之后改名换姓,不要再回来。”

    “爹!”韩不宿扑通跪地,“爹!”

    “爹会好好的。”老族长轻叹,“爹以前教你的东西,可都还记得?”

    韩不宿点头,满脸是泪。

    “记得就好!”老族长缓步往外走,“出去之后,自己小心,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韩不宿终是一句都说不出来,父亲佝偻着腰的背影,如同锐刺,狠狠扎进心头,鲜血淋漓。父亲已经年迈,却还要为了自己的事情奔波,操劳,最后父女分离。

    多少话到了嘴边,终是再也没有机会吐出。

    凤凰蛊是护族的少主一出生,便被植入体内的,由诸位长老护持,继而好生将养着,免于性命之忧。

    但是此番,韩不宿情况特殊,她是被人摁着,继而生生剜出了凤凰蛊,此后未加任何的护持,浑身是血的被驱逐出护族领地。

    剜蛊的疼痛,不是常人可以想象,韩不宿只觉得胸腔被打开,整颗心都被生生的剜出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

    疼得满地打滚,却无人理会。

    她是被丢出去的,没了凤凰蛊护身,虚弱得只剩下一口气。有人伫立跟前,将她拢在阴影里,她仰头望去,眼前唯有一片漆黑。

    待宫里得知护族变故,已经是很久之后。

    关雎宫的南妃已经被皇帝封为贵妃,除了皇后之外,唯其位份最高。

    “找到了吗?”皇帝一进来,南贵妃就迎了上去,焦灼的拽着皇帝的手,“不宿在哪?可有消息?”

    皇帝眉心微蹙,横了玉婵一眼,“风这么大,怎么让娘娘在院子里站着?都是怎么伺候的!”

    说着,皇帝褪了大氅,快速将南贵妃裹住,继而将她打横抱起,抬步就进了寝殿,“身子这样单薄,还在风口站着,不要命了!”

    玉婵吓得脸色发青,主子身子愈发不大好,皇上的脾气也是一天比一天厉害。

    将心爱之人轻轻放在软榻上,皇帝心神稍缓,伸手握着南贵妃冰凉的柔荑,凑到唇边轻轻哈气,尽量暖着她,“遇事不要着急,若是真的急了,就让玉婵来找我,莫要自己站在外头受冻。眼下天气凉,紧着些身子!”

    南贵妃眉心拧着,“我担心不宿,听说是受了伤被丢出去的,这会也不知道在哪了!你去找韩天命,让他把不宿还给我,否则我定不会、不会……咳咳咳……”

    许是难受,她有些喘不上气来。

    “水!”皇帝一声吼。

    玉婵赶紧将温水递上。

    喝上两口水,南贵妃稍稍喘过气来。

    皇帝坐在软榻上,让她尽量靠着他,“舒服点没有?不要急!不要急!怎么就听不懂呢?”

    “我就是想着不宿一个姑娘家的,要是换做是我……”南贵妃心里难受,“我怕是已经死在外头了!”

    “胡说八道!”皇帝呵斥,“谁敢动你,我就宰了谁!”

    南贵妃握着他的手,泫然欲泣,“帮我找到不宿,无论如何把她带到我身边来,当初我血崩,差点母子俱亡,是不宿救了我,饶是念着这份情谊,你也得帮我保住她,否则、否则……”

    “好好好!你莫要伤心伤神,我替你找,替你找!”只要她开口,他哪件事儿没依着她?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