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陈佳,你父亲还好吗,医生怎么说?”站在医院的停车场的垃圾筒边上,我一边抽烟一边小心地问。

    老实说,查陈力原来身份的的事情我感觉很后悔。

    陈力或者说关飞越在恢复记忆之后,大脑和精神受到严重的冲击,再次住进了医院。看情形比上一次更严重,如果真有个好歹,我一辈子都要受到良心的谴责。

    我心中不停自责,就因为拆迁的事情竟然害了人,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这事办不成被上级批评,大不了不要将来的前途。

    心情抑郁,我就跑到外面来抽烟,刚点燃,陈佳就红着眼睛出来了。

    陈佳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在寒风中颤着身子:“丁医生说了,这次比较严重,为了防止出现意外,爸爸需要在医院住半个月医院。还好送来得早,再迟上半小时,说不定人就没了。”

    “现在……你看这事有点复杂,陈佳,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我小心地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医生说,爸爸不能再受刺激,必须保持心地平和。以前的事情我已经听阿姨和姐姐说了,错不在爸爸,要怪就怪这老天爷吧!”

    说罢,她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我心中一痛,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道:“你妈妈怎么想?”听她这句话的意思,已经认了关荇这个姐姐了。也对,毕竟血浓于水,再说,这事不是任何一个人的错,错在老天。

    陈佳低声哽咽:“妈妈说,她也不知道,反正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也不愿意再去想,一切都看老天爷的安排吧!”

    是啊,事情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呢,难不成还让陈力和唐芳菲离婚回到关荇母女那边去?

    不对,陈力如果恢复身份做回以前的关飞越,他和唐芳菲的婚姻就是无效的。

    可问题又来了,关飞越明明结了婚还和唐芳菲组合家庭,这不是重婚罪吗?

    我想得头疼,叹息道:“只能听老天爷的安排了,陈佳,你爸爸现在在住院,你妈妈现在又是最脆弱的时候,你要坚强起来照顾好两个老人,处理好和阿姨还有姐姐的关系。”

    “恩。”陈佳点点头,然后又哭道:“顾闯,我心乱得很,我怎么办,怎么办?”

    我把烟叼到嘴上,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递过去:“首先你要把眼泪擦干,你不能倒下。”

    陈佳突然握住我的手,将头靠到我胸口上:“顾闯,对不起,对不起,以前是我的不好,上次在医院说的话都是骗你的。其实,其实……不知道怎么的,我看到你眼睛里不在乎我的样子,我心里就想生气……顾闯,我心乱得很……你,你不要再抽烟了,伤身体……”

    她将我叼在嘴上的烟扯了下来,扔到一边。

    我呆住了,半天将她轻轻推开:“陈佳,我想这事你大概有什么误会……”

    “叮叮……”突然,电话响了。

    “我接个电话,你先去守住你爸爸。”我乘机避到一边。

    “恩。”陈佳点了点头。

    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儿子,你今天什么时候下班,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宫保鸡丁,放心,不是饲料鸡,是土鸡。”

    我回答:“妈,今天事多,估计要迟点回来,你们自己吃吧!”

    “昨天你就没回家吃饭,今天又是这样,我跟自己儿子吃一顿饭就那么难吗?”妈妈明显地不满:“什么你们自己吃,今天就我一个人在家,这饭吃得还有什么意思?”

    我笑道:“妈,爸爸呢?”

    妈妈:“他呀,和省城大学同学联系上了,今天要去开同学会。”

    我:“同学会啊,不带家属吗?我妈这么美,爸爸不带去显摆一下?”

    妈妈:“美什么美,能美过你爸爸念念不忘的班花吗,我才懒得去看他们呢,看到就是满肚子的火。”说到这里,她忿忿道:“同学会,同学会,暗七对。”

    我道:“好了,爸爸的人品你还不相信,他也就是去和同学喝喝酒吹吹牛而已。对了,邢云和萧萧可以陪你吃饭的,我尽量争取赶回家。”

    “我好好的要她们陪什么?你说的是那两个房客啊,她们搬走了。”

    “什么,搬走了?”我吃了一惊:“怎么会?”

    妈妈:“怎么就不会,我今天找邢云谈过,你和她是不合适的。那丫头倒是个懂事的,已经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来缠你,下午的时候就回来收拾东西搬走了。”

    “妈妈,你在干什么?”我厉声大叫起来。

    “你吼什么吼,我的话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你和她不合适,我不答应。她和我,你选,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一个高中生,没有正经工作的,也想嫁我儿子?”

    我心中一片慌乱:“不跟你说了,我有事。”就慌忙结束和母亲的谈话,给邢云打电话。

    可是,电话却被拉黑了。

    电话不通,那只能试试微信。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微信上面有信息提示,正是邢云发过来的,时间是两个小时以前。

    两小时前我正在给陈力办入院手续,又请医生抢救,场面乱得不能再乱,就没有听到。

    “顾闯,我和萧萧走了。当你接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这座曾经带给过我悲伤和欢乐的城市。悲伤的是我已经离开自己最心爱的爱人,欢乐的是我曾经拥有过一份真正的爱情,这爱情是如此的甜蜜,足以回味一生。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体会到什么是牵挂一个人,然后被一个人牵挂的滋味。”

    “不不不,你不要误会,并不是我狠心。或许从表面上看起来,我是一个坚强的人,可实际上内心却是软弱的。就好象有人说过,我就是一颗铁核桃,外表坚硬,但里面却是一碰就伤。”

    “阿姨找我谈过话了,确实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我们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勉强在一起也不合适。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之间的事情,还关系到两个家庭。我不希望因为你我因为这分爱情就和你父母闹矛盾,我想让你爸爸妈妈彻底地接纳我,成为你家中的一员。”

    “除了这个理由,还有就是,两个人相爱的时候爱情可以是人盲目,可这种不对等的男女关系一长,必然会有许多问题。正如你那天念过的那首诗,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不,这不是永别。我已经想好了,要回老家去开一家专卖店。我在外面打了许多年工,也存了一笔钱,正好可以用上。是的,我要和你站在一起。你是一颗大树,但我要做为树的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