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天价婚约,霸道机长请离婚最新章节!

    那一刻,天崩地裂也不过如此。

    宋天杨只觉得脑子里仿佛一片烽火狼烟,什么理智,什么骄傲,还有什么霸气,统统都变成了胆怯。害怕的感觉潮水般向她涌来,那种仿佛又要失去的感觉,像是无边的海藻,在心底疯狂地滋长着,然后捆勒着他的心脏。每呼吸一下都是疼,每心跳一下都是疼,甚至,每动一下思想都是疼。

    疯狂地回拨着慕千雪的手机,除了机械的女声在不停地重复着关机的提示以外,他什么也听不见。

    她出事了。

    这个念头一旦在脑海里成立,宋天杨便不能呼吸了。

    后悔的感觉像是长了眼的手,不停地抓挠着他的心。都是他的错,他不该带她过来这里的。都是他的错,他不该放她一个人在车里的。都是他的错,他应该时时刻刻都陪着她的。可他,怎么能放任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事?

    慕千雪,慕千雪,慕千雪………

    在心底一遍遍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可他却完全发不出正常的音节,手脚发冷,后脊梁泛寒。宋天杨的世界仿佛在崩塌,只剩下一阵一阵的抽痛,提醒着他自己还活着的这个事实。

    突然惊醒了一般,他发足狂奔,慌乱的声音已失了往日的冷静,只剩下对她的紧张与担心,伴随着他阵阵抽搐的心跳,呯呯呯地回荡在他的胸膛。

    “慕千雪,你在哪里?”

    “慕千雪,回答我。”

    “慕千雪,慕千雪………”

    “………”

    ------------------------

    “我在这里………”

    不知道跑了多远,宋天杨终于听见她微弱的回应,那一刻,心头的狂喜已不足以用言语来形容,他飞快地冲向声音传来的地点,然后,狠狠地将她纤瘦的身体压进了自己的怀中。

    想起她不会游泳,上一次落水时差一点死在法国,宋天杨的脸色便难看到了极点,动了动唇,可说出来的声音都在抖:“没事吧?没事吧?没事吧?”

    他一连问了三声没事吧!慕千雪心头一柔,声音也弱弱娇娇的:“我没事。”

    听到这一句回答,宋天杨提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可是一松下来,他心里那股子拧巴着的火便直接从里烧到到了外:“伤哪里了没有?”

    拉过人就上上下下地检查着,也不管身边也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慕千雪原本也不打算反抗的,可他的检查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出格,她就没办法再淡定了。

    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手,她红着小脸低嚷:“我真的没事,就是掉沟里了,衣服都湿了。”

    靠!他想看看她有没有伤着,她居然还敢躲?

    还有,让她不要瞎跑的偏偏在瞎跑,这下好了,掉沟里了,还吓得他差点断气。宋三少气红了眼,对着她就是劈头盖脸一通吼:“不会游泳你还往水边跑?找死啊?”

    “我想浇菜水,结果你又打电话过来,我一紧张,脚上就滑了一下………”

    自己的旧手机让宋天杨给踩烂了,现在用的这个是宋天杨以前用过的旧机。说是旧机,也不过是他用过了新鲜劲儿就不想再用的手机,性能和看相都比她那旧的要好很多。刚才,她就是担心手机会掉水里才滑了一脚。

    结果,她和手机一起掉水里了,幸好浇菜水的是一条小小的沟,要不然她可真没本事爬起来,只不过那个手机又报废了。

    “让你到处跑?不是让在车里等我吗?”

    “你去了那么久,我无聊啊!”原本是要去老爷爷家里坐坐的,可后来慕千雪还是觉得应该有安全意识,所以,临时改主意让老爷爷带她在附近转转。她转到这片菜地时,看到有人在浇菜水,想到小时候自己跟在妈妈的身后拿着小碗也是这么浇的,心思一动就起了意。

    没想到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来,她要早知道会这样,哪里还敢到处跑?

    “无聊就出来浇菜水?慕千雪,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从他过来开始,没有一句是好听的话,不是吼,就是骂。

    慕千雪原本就有些懊恼自己掉进水里了,他不安慰就算了,还一个劲儿的骂自己,而且,还当着外人的面骂。她也生气了,红着眼便反喷了回去:“是,我脑子就是进水在,在法国那次就进水了,你不知道吗?”

    “………”

    提到法国那一次,轮到宋三少不吭气儿了。

    可是,这个小女人自己犯了错还脾气这么大,真是无法无天了啊!宋三少觉得很生气,可看到她红着眼眶,身体还在瑟瑟发抖,那满肚子的埋怨也都发不出来了,甚至还觉得有些心疼。

    心疼她的小模样儿,觉得自己又特么开始混蛋了。

    可是,他什么也没做啊!怎么就又混蛋了?

    郁闷!

    “好了好了,小雪都这样了,你还骂她做什么?”

    骂不得这个小女人,还骂不得别人了?听到有人不识相地出声来劝,宋天杨当即调转炮头:“我哪里骂她了,我是关心………”

    聂传民?他怎么在这儿?

    宋天杨认识聂传民,聂传民自然也认识宋天杨,看他脸色一变就要说穿自己的身份,聂传民当即开口道:“你这个年轻人,脾气怎么这样差?不过是小雪的朋友,你有什么资格骂她?”

    “朋友?我是她………”

    看他刚才那么凶慕千雪,聂传民对他也没了好口气:“客户是吧!小雪已经跟我说了,你是她的朋友,还是客户,大客户。”

    聂传民一边说话,一边挤眉弄眼地跟宋天杨使眼色,看慕千雪还是一脸懵懂的样子,他当即明白这老爷子肯定没跟慕千雪说实话。要不然,以慕千雪对工作的认真劲儿,知道眼前就着着CG银行的慕后大老板,怎么也不可能还有心情浇菜水的。

    不过,老爷子这态度也很明确了,不让他说实话。宋天杨眸一低,盯着怀中的小女人口气不善:“我是你的客户?嗯?”

    “我………”

    好吧!这一点是她不对,可是,她说是他朋友也是为了他好,他要还不领情,她也没办法了。

    老爷子也是有见识的人,一看眼前这两人的态度就知道有猫腻,不过,比起研究他们之间有关系,他更担心慕千雪的身体,于是紧张道:“好了好了,别大眼瞪小眼了,先带小雪去我家换衣服吧!”

    慕千雪不知道聂传民的身份,所以也没留心他与宋天杨的眼神交流,只尴尬道:“叶爷爷,我还是回去再换吧!”

    “开回市区要一个多小时,你这样全身都湿着撑回去就会感冒,听爷爷的话,赶紧跟我回屋换衣服去。”

    慕千雪看了聂传民一眼,为难道:“可是,您那儿有我能穿的衣服么?”

    闻声,老爷子虎目微沉,良久,方才缓声道:“我女儿的衣服,你应该可以穿。”

    ----------------------

    聂传民这几年没有管CG集团的事,就在高新区买了块菜地种起了菜,种出来的菜他也不卖,每天都让公司食堂来收一些,再送一些到京市各区的福利院,养老院等等地方,只当是做善事。

    他在这边已经住了两年了,每日的生活也很规律。

    原以为之前遇到慕千雪只是一时眼花,可没想到,今天在他们家门口附近,他又看到了慕千雪了。

    老爷子已经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每天都在等着明天醒不过来,一路归西。可是,看到满身朝气的慕千雪,他突然生出了一种想再多活两年的感觉。可惜女儿聂倾城走的时候,把外孙女儿也带着一并去了,如若不然,外孙女儿的年纪,应该也和慕千雪差不多大小。

    那个孩子长得和倾城那么像,老爷子想着想着,心思便又沉重了下来。

    “聂老。”

    “叫我叶爷爷。”

    闻声,宋天杨好看的眉头高高吊起,那眼神儿,要多鄙夷便有多鄙夷:“叶爷爷?您什么时候改姓儿了?”

    “咱祖上也就是姓叶的,那一年打了官船犯了事儿,才改了姓聂,老头子我也没有骗人。”聂老爷子和宋老爷子是旧识,宋天杨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两人间说话的亲昵程度不亚于宋天杨对宋老爷子。

    聂老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年轻的时候因为难产去世了。所以,从那以后,聂老爷子就非常喜欢孩子,当初宋老爷子带着四个孙子来看他的时候,可把他给羡慕的。

    那时候,他就开玩笑说要从宋家的四个小子里借一个回去当孙子。当时聂老爷子随手一抓,抓到的那个小子就是宋天杨。所以,自那以后,聂老爷子对宋天杨就多了一分特别的疼爱。前几年凌云和CG银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聂老爷子原本一句话就可以解决,可他却不闻不问。

    不是因为他不关心宋天杨了,而是,他想看看自己有没有看走眼,想试试这小子的实力。这两年,他虽不问世事,但有些该知道的东西他可一点也不糊涂。

    只有一件事,在他意料之外,那就是慕千雪居然是和宋天杨一起来的。他只见过慕千雪两次,但却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丫头,要是她和宋天杨刚好是一对,这倒也是聂老爷子喜闻乐见的。不过,刚才看他们相处的方式么………他觉得还得再磨合磨合。

    “聂老,您这还不叫骗人?”

    老爷子脖子一梗,理直气壮:“当然不叫了。”

    闻声,宋天杨失笑般摇头:“那我应该怎么叫您?”

    “叶爷爷。”十分肯定地说出这三个字,说完聂老爷子还强调道:“你小子不许拆穿我,我老头子好容易找到个谈得来的小朋友。”

    听聂老这口气,宋天杨就知道他是打心眼里喜欢慕千雪,不过,那丫头脾气那么差,又满身是刺的有什么好?这老头子怎么能这么喜欢好?

    “聂………好吧好吧!叶爷爷,您怎么会认识慕千雪的?”

    老爷子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鼻孔里哼出一口气道:“就许你跟她做朋友,就不许我跟她交朋友了?”

    提到这个‘朋友’,宋天杨心里又酸了,那个女人还真是不让他省心啊!他还没对外宣称她什么也不是,她居然敢说他只是她的朋友。朋友?说他是她老公能丢她的人不成?居然还不屑成这样子。

    “她可不是我朋友,她是………”

    聂老爷子不给面子地打断他的话,故意强调道:“我知道,大客户嘛!”

    老爷子是何等精明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宋天杨和慕千雪关系不一般?但宋天杨这几年的花边新闻也实在是太多,所以老爷子一时也不能判断慕千雪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所以,他就专捡宋天杨不喜欢的听,怎么刺激怎么说。

    听到这一声大客户,宋天杨果然又气的不轻,突然一拍桌子大叫道:“谁说我是她客户了?我是她老公。”

    老公?

    聂老爷子这回真的震惊了:“真的吗?这丫头眼光这么差啊?”

    不错啊!这小子总眼光正常了一回,果然没有错看他。

    宋天杨脸都青了,咬着牙,一字一顿:“叶-爷-爷。”

    “这丫头的年纪配天霖还差不多啊!怎么就配给你了,真是暴殄天物。”

    倒抽一口冷气,宋天杨心脏不好般肿着脸:“您老人家是有多不待见我?配我怎么就暴殄天物了?”

    “就你刚才那态度,像老公么?”

    “刚才………”宋天杨虽然性子冷,但实则外冷内热是个爆脾气,被聂老爷子数落的时候,他原本还要争几句,可话含在嘴里,又咽了回去。

    他不服,又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