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天价婚约,霸道机长请离婚最新章节!

    自从父母出事后,慕千雪独自扛起了她和小雨的一切。

    这六年来,除了胃痛以外,她几乎从来没有病过。可这几天,她却因为宋天杨而接连挂了几天的点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依靠,所以身体也知道放松了,病也就来得快了。

    其实,她觉得自己根本就不用住院的,大不了就是吃点药在家休息就好。可宋天杨吩咐过四少,而四少又是个对工作极度‘认真’的人,所以,她被迫留在医院里再观察半天,直到宋天杨下班后来接自己的时候,才能决定要不要她出院。

    很无聊,慕千雪便打算出病房透透气,刚走出病房,迎面走来一个老人,她眼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叶爷爷。”

    老人似乎没有听到,她叫了一声他居然没有反应。慕千雪正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再叫一声,一抬头,却和老人恰好四目相对。

    “小雪?是小雪吧?”

    老人很惊喜地叫着她的名字,慕千雪这下不用犹豫了,马上亲亲热热地又叫了一声:“叶爷爷,是我。”

    “你看到我怎么不喊我呀?”

    “我喊了,您没听到。”

    闻声,聂老爷子老眼眨巴了几下,瞬间了然。刚才他不是没有听到,只是没想起来自己还姓‘叶’罢了。

    “小雪,你生病了?”

    慕千雪一笑,随口道:“有点发烧,现在已经退了。”

    看她不太想说是什么病,聂老爷子也没有多差距,只欣慰道:“是吗?那就好,那就好。”

    “叶爷爷,您也生病了?”

    “老毛病了,年年都要来检查。”聂传民已经八十高龄了,身体上有些病痛也是正常的,他对自己还能活几天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晚辈们总是‘孝顺’的。上一次有这个陪他来检查,下一次就会有那个陪他来检查。

    总之,一个个都太孝顺了,所以他总会‘莫名其妙’地往医院里跑,他都跑厌了,但又不好拂了小辈的意。这不,这一次带他来检查的是聂家老二:聂云帏。

    聂老爷子虽然不再插手公司的大小事务,可心眼都清明得很,CG集团与凌云航空那个案子的结果他自然是知道的,也猜得到这件事多多少少与聂家老二有关。不过,他索性都是个不管公司的老人家了,有些事情,他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人家非要来尽孝他还能拦着?

    原本还以为这一次做身体检查又会和以前一样无聊,没想到居然又遇到慕千雪,老爷子心情顿时爽利不少,整个人都乐呵起来。

    “您是一个人来的吗?”

    “侄子陪我来的,他在那边办手续。”说着,老爷子一笑,又补充道:“我可能要在这儿住两天。”

    “检查身体也要住院的吗?”

    聂老爷子避重就轻,呵呵一笑道:“老了嘛!不中用了,所以检查都要住院了。”

    老人家到了这样的年纪,要说身体没毛病那都是假的,只看是大毛病还是小毛病了。不过,人家不想说她也不会多问,只陪笑道:“叶爷爷您可真会开玩笑。”

    两人正笑着说话,不远处走来一个满身富态的中年人,老爷子手一招:“阿帏,这边,我在这边…………”

    聂云帏个子不高,却长得很胖,远远地跑过来,人就已经气喘吁吁了不过:“大伯,您怎么跑这儿来了,我到处找您呢?”

    CG集团和凌云的官司输了,虽然聂云帏自己的荷包是鼓了,可在公司里的地位却是一落千丈。原本还能与老大聂云帆分庭抗礼,可现在他处处受制,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是讨好讨好大伯聂传民了。但望他死后能多分一点股份给他,这样,他就算是被老大挤出CG集团,也不怕以后咸鱼翻不了身。

    “我要换病房,就换到小雪旁边的一间。”说着,老爷子似又想到了什么,马上又笑米米地问慕千雪:“对了,你住哪一间啊?”

    聂云帏原本还没仔细看慕千雪,一听老爷子这口气,当下便回头看了她一眼。这不看还好,一仔细看了,心都差点跳出来了。这姑娘,怎么这么像倾城妹妹?

    “叶爷爷,不用了吧?”

    “怎么不用,你是不是嫌弃我老头子话多不愿意陪我多说话?”

    慕千雪哪里是这个意思,忙的解释道:“不是,只是………我可能马上就出院了啊!”

    “…………啊!”

    听到慕千雪的回答,老爷子很失望,可比他还失望的人,是站在他身边的聂云帏。

    叶爷爷?这么说老爷子还没告诉这姑娘自己的真实身份?为什么要骗她自己姓叶?

    抬头,看着慕千雪浅笑带盈的小脸,有种手脚无处安放的不安感在聂云帏心头漫延。不笑的时候就很像了,笑的时候那感觉简直是一模一样。

    不会这么巧吧?不会这么巧吧?

    “大伯,这位是……”

    “我认识的一位小朋友。”说着,老爷子眉头一动,叹道:“阿帏你看,她是不是长得很像倾城?”

    聂云帏脸上的汗更多了:“是啊!是很像倾城妹妹。”

    “你怎么流这么多汗?”

    伸手抹了把脸,聂云帏笑得很僵硬:“胖了,跑两步就出汗。”

    上上下下看了侄子一眼,老爷子直言道:“你也是该减减肥了,你这个年纪容易三高啊!你小心点。”

    “是,是,我回去就减!”

    夜路走多了就怕遇见鬼,可在最不想遇见的时候遇见,也是惊出了聂云帏的一身冷汗。

    他是第一次见慕千雪,可一眼望去就再难以镇定,有些事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虽然觉得自己这么担心着实太可笑,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有时候,老天爷就是会这么戏弄人的。他和大哥争了一辈子,也斗了一辈子,为的不都是老爷子手里这点东西么?

    可如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替聂老爷子安排好chuang位,聂云帏悄悄出了病房,摸到个无人的角落便掏出手机打电话,一开口就是:“老婆,出大事了。”

    -----------

    病房内,慕千雪正陪着聂老爷子下五子棋,她对棋类没什么研究,唯一会下的就只有五子棋。好在老爷子太无聊也不嫌弃,一老一少倒也下的不亦乐乎,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下了多少盘慕千雪便输了多少局。

    “唉呀!又输了。”

    “丫头,你是故意让着我的吧?”老爷子心情很好,虽然明知道慕千雪有意在放水让他赢,可他还是很高兴。好久没有人让他这么开心过了,以前他还有倾城,可现在…………

    慕千雪自然不肯承认:“哪有,浑身解数都使上了,就是斗不过您啊!”

    “那当然,姜还是老的辣。”说罢,聂老爷子又哈哈大笑起来,心情畅爽得不得了。

    “那是那是……”

    慕千雪笑得很含蓄,也就在这时候她接到了宋天杨打来的电话,说是还有十分钟就过来接她出院。医院这种地方她自然不想多呆,于是便起身要跟老爷子告辞。

    “叶爷爷,他来接我出院了。”

    “他?你老公啊?”聂老爷子想到宋天杨,嘴角一勾,也欣慰地笑了。虽然看出来慕千雪和宋天杨感情还不太稳定,不过,那小子主动接人的时候并不多,能这么对慕千雪,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嗯!”老爷子这一声老公说得极其自然,慕千雪却羞赧地红了脸。

    老公啊!真是她老公了。

    聂老爷子是不舍得这么快放慕千雪走的,可是,又不是他什么人,又有什么理由留人家?所以,虽然心里不愿意,但老爷子还是微笑着挥了挥手,和蔼道:“去吧去吧!”

    老爷子深信,如果有缘,以后自然还有机会见面。

    不必强求!

    ----------------

    出了病房,慕千雪一路轻快。

    想到宋天杨马上就来接她,嘴角便忍不住向上翘。脑子里只想着那个人,脸上的表情也不自觉地变得美好。那样的投入,竟也忽视了周遭的一切。直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冽,她才下意识地住了脚。

    “小姐,请留步。”

    转身,一个浑身散发着冷漠气息的男人正背光而立。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凤眼,高蜓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这样的外貌和神情,第一眼就让人觉得这个男人太过锋利,有一种涉世已久的尖锐和锋芒。

    可那样的感觉只在瞬间。

    一眨眼,所有的感觉都在瞬间收敛,男人缓步而来,周身的气质儒雅超卓,除了一双深眸还凛凛泛着寒意,他整个人都给人一种超凡脱俗之感。

    这个人身上的气质太复杂,一时冷,一时柔,一时硬,一时温。而且达样的气质都可以在瞬息时随时转换,那样的快,快到让慕千雪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她是个律师,观察力一向不弱,看到这种人,她便知道一定不简单,至少,他绝不是目前表面上看着的这般温和无害。

    “您叫我吗?”

    她答得很自如,丝毫没有扭捏之意,也并不怯懦,仿佛只是很随意地遇到一个人,又很随意应了他的话。

    “你叫慕千雪,是吗?”

    男人看上去并不年轻,至少四十开外,但保养得不错,所以外形上仍旧看不出年纪。他的声音很好听,男中音一般略略暗沉,却又带着些低低的磁性,很让人着迷。

    “我是,请问您是……”

    这么优秀的男人,如果她见过,一定会有印象。可是,慕千雪确定自己不认识他,可对方偏偏知道自己的名字,这就让她不得不好奇了。

    “我是老爷子的女婿,夏波清。”

    夏波清,还真是人如其名。这个男人除却一开始刻意流露出来的那种凛冽,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和他的名字一般儒雅。他有着商人一样的眼眸,却有着艺术家一样的外表,这种男人,其实是很吸引女人的目光的。但,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慕千雪心里却涌动着另外的一种奇怪的感觉。

    仿佛,很熟悉!

    没来由的熟悉,似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感觉,她说不清,就是有种这人很值得亲近的感觉。

    “喔!是您啊!”

    男人已走近她的跟前,一身的卓然气质笼罩着她,起初看她的眼神只是准,渐渐的,又变得温柔了许多:“你知道我?”

    “叶爷爷提起过,说您很孝顺他。”

    慕千雪长得像老爷子的女儿,所以,在她的面前,老爷子便总是会不小心提到女儿,提到女儿,自然也会提到女婿,虽然老爷子并没有提到他女婿的名字,但慕千雪也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且,对老爷子很好。

    “你今年多大了?”

    “啊?”

    这人看上去挺绅士的,怎么一开口就直接问女士的年纪?这不是绅士的大忌么?不过,慕千雪毕竟还年轻,对这种问题并不十分敏感,虽然还是觉得对方有些唐突,可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二十四岁。”

    闻声,男人的眸色更沉。

    良久,他突然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我岳父很喜欢你。”

    “我和叶爷爷比较投缘。”

    男人勾起的唇角扯出一丝嘲讽的弧度,语气中的尖锐尤为明显:“仅仅是这样?”

    听出来不对劲,慕千雪抬头看他,黑白分明的大眼清澈如水,不带丝毫的杂质:“不然呢?您觉得还有什么?”

    “为什么叫叶爷爷?”

    慕千雪拧眉:“难道不该叫叶爷爷?”

    男人似是被问住,一顿,眸光又锐利地扫过她的脸,看清她眼中那一抹倔强的坦然自若,男人的目光一松,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那就继续叫叶爷爷吧!”

    说罢,男人转身就走,很快进了老爷子的病房。

    “…………”

    神精病有没有?

    慕千雪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奇怪的人,一开始咄咄逼人,突然又收得没影没踪,还那就继续叫叶爷爷吧?不然呢?该叫什么?慕千雪被气得不轻,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人家跟你吵了一半的架,突然就不吵了。

    可你的气还没有顺,该爆发出来的怒火还没有消,突然就被灭火器给压下来了。

    那感觉,憋人。

    可你憋不憋人家都走了,不理你,不甩你,甚至也不解释。慕千雪怄的不行,但她又不是那种遇事就非得拉着人撕逼的个性。

    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终于压下心头那股子沉甸甸的浊气,也同样自傲地转身,昂首阔步地朝自己的病房走去。

    ------------

    慕千雪刚走,夏波清就来了。

    老爷子这一次进医院也没告诉他,自然没想到他会来。可老人的心思都差不多,怕寂寞,有人来看哪里会不高兴?顿时心情又大好了:“你怎么来了?”

    夏波清表情淡淡的,不过笑得很真诚:“您都病了,我还能不来?”

    “什么病了,年年不都这样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