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天价婚约,霸道机长请离婚最新章节!

    因为那一声晶晶大美人,她还是跟着杜宏宇走了。

    原是只打算跟杜宏宇吃个饭就算了,可吃完之后,杜宏宇又邀请她去看电影。看电影这种事儿路晶晶觉得自己已经几百年没有试过了,原本也是不想去的,可最后撞上杜宏宇的眼神,她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电影之后,必然又是要吃宵夜的。

    吃完宵夜,按言情肥皂剧的走向,杜宏宇是该开车送路晶晶回家的,可不幸的是,他喝了太多的啤酒,不能开车。所以,最后的最后,路晶晶姐姐只能开着杜宏宇弟弟的车,把他送回了他的家里。

    可是,当杜宏宇迷迷糊糊地报出自家的地址,路晶晶却不小地吃了一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杜宏宇的‘家’,与她家仅仅一街之隔。

    她不是个喜欢多想的女孩子,可是,如果杜宏宇这房子是新买的,那要用什么理由这么做呢?他又不喜欢自己,他喜欢的是慕千雪,没理由在慕千雪嫁人后再跑到这里来买房子吧?无数个念头转过,路晶晶心中基本已有了答案。

    路晶晶长得娇小,杜宏宇却阳光高大,她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勉强把他弄上楼。到了门口,路晶晶喘得像狗,一抬头看到门牌号,心里又是一刺。

    呵!真巧,和对门她家是同一层。

    估计站在阳台上朝外一看,就能看到她家的阳台。对了,她家的主卧原来是慕千雪和小雨住的,所以,只要房间里开了灯,从这边看过去,应该是一看一个准。

    心塞塞的。

    路晶晶扛着身上的男人,恨不得直接将他扔地上。狠了狠心,最后还是稳稳地扛着,找钥匙开门的时候,她喂喂喂地叫着杜宏宇,他醉得很沉,含糊地说在裤袋子里。路晶晶扛着他的人哪里还腾得出手来拿钥匙?叫他叫不动,骂他不醒,她没有办法只能把人按到门上,用后背顶着才反手去摸他裤袋里的钥匙。

    姿势不好,她摸了半天都找不到。

    一发狠手又朝下伸了一些,男人的手,这时却从裤袋外狠狠按住了她:“不要乱摸。”

    靠!谁要摸他来着?她是在找钥匙。

    路晶晶脸都烧了起来,虽然背着身子他看不见自己的表情,而且,就算看见了,他那种醉态估计也分不出来是他眼花还是自己脸红,可路晶晶还是囧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一撒气便把手抽了出来,路晶晶不满地哼道:“自己拿出来,钥匙。”

    杜宏宇听着她的话,倒也没有闹腾,真的乖乖地把钥匙拿了出来。路晶晶气哼哼地反身开了门,结果,门一开,两人重心朝后,杜宏宇站不稳直接朝后倒,路晶晶靠在他身上自然也刹不住脚。

    于是,人仰马翻,两人一起跌进了屋。

    杜宏宇醉的不轻,倒下去后哼哼了两声后就再没有反应,路晶晶有人肉垫子也不觉得疼,只是,从他怀里爬出来的时候,还是恼得狠狠又踢了他一脚才解恨:“混蛋,醉死得了。”

    上楼就够吃力了,她还扛着个一米八多的醉汉上楼,路晶晶很热,头发丝儿都粘在脸上。可地上那混蛋根本就没有意识的感觉,她一时心软,又连拖带抱地将人弄进了屋。

    把人扔在沙发上,路晶晶也不管他舒服不舒服,自己先跑到冰箱那里拎了瓶水出来咕噜咕噜大灌起来。喝够了,她才仔细地打量起他屋里的摆设。打量完,自己心里的答案也很快被证实,杜宏宇家里的家俱没有一样像是新买的,所以,他买下这里,应该不是一年两年了。

    这个认知很伤人,但毕竟在意料之中,路晶晶虽然难过,倒也没有矫情地掉眼泪。

    和慕千雪在一起久了,她觉得自己也慢慢坚强了起来,喜欢的男人不要她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她一直觉得那些甩了她的男人很没有眼光。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她却不觉得杜宏宇没眼光,她是知道慕千雪有多好的,输给她,虽然不算是心服口服,但至少没有那么打击。

    不过,不心痛是假的。

    男神啊!男神啊!为什么男神全都不喜欢她?

    她有那么差吗?

    -----------

    人也送到了,气也受够了。

    路晶晶瞟了一眼沙发上醉熏熏的男人,原打算马上走人,可看他睡得扭曲的姿势,她又开始母性泛滥。叹一口气,她又自甘犯贱地将人朝房间拖。

    一脚踹开【房】门,又拖行了几米,chuang有些高,她需要死死抱住他的腰才能将他弄上chuang,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把人弄上去了,路晶晶又出了一身的汗,累瘫在他的身上狗一般地大喘气儿 。喘够了,她撑着他的胸膛要起来,男人的手却突然缠住了她的手腕,死死拖着不肯放。

    “水,喝水。”

    听到这话,路晶晶在心里怒靠一声,特么的,他这是把她当丫鬟使啊?他妹的!谁有义务侍候他不成?他又不是她的谁。

    想撇下这死男人不管,可还是没能狠下那个心。就着自己刚才喝过的水,她拎过来递给他。杜宏宇躺在chuang上不好喝,路晶晶只能又体贴地过来扶了的头,他闭着眼喝了两口,一边喝还一边用无意识地舔瓶嘴,一看那画面,路晶晶脑子便抽麻了。

    那是她喝过的,他还舔?

    虽然他不知道那是她喝过的,可是她知道啊!

    靠!这个死男人不这么*她会死吗?

    怕自己经不起YOU惑直接拉着他酒后乱XING,路晶晶姐姐咬了咬下唇,决定马上离开这里,反正下楼过马路就是自己家,她回去冲个澡这邪恶的想法或者就压下去了。这么想着,路晶晶姐姐深吸了一口气,将水瓶朝他chuang头柜上一放,扭身就要走。

    人还没走到房门口,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清脆的高跟鞋声。

    路晶晶反应快,二话不说便撤了回来。

    可是,那声音越走越近,很明显是冲着卧室来的。路晶晶傻眼了,敢情这小子在暗恋慕千雪的时候,还有个*女友?银牙咬碎,恨得心肝都在疼,可当务之急是不能让他的*女友发现家里多了个女人。

    她路晶晶虽然是个剩女,可剩女也是有底限的,绝不做小三,也绝不能让别人当成小三给抓歼在chuang。房间里没有地方可以躲,路晶晶一咬牙便钻到了chuang底下,人才刚刚藏好,卧室的门便被人‘砰’地一声重踹开来…………

    呃!可怜的房门,第二次被虐了。

    ---------------

    杜玲宇盛怒之中而来,下脚也十分的重。

    门被踹开的同时,她自己的脚踹都开始疼,可那样的疼哪及心里的十分之一?她噔噔噔地上前,二话不说便掀了杜宏宇身上的被子:“起来。”

    一股子微酸的酒气冲鼻,杜玲宇皱了皱眉头,直接噼噼啪啪地拍着弟弟的脸,下手还挺重,那声音听得*底下的路晶晶姐姐小心肝都颤了起来。心说:这是野蛮女友啊!好重口。

    “混小子你给我起来。”

    用力踢了两脚他还是不动,杜玲宇也没有客气,直接扭身去了浴室,用个小盆装了盆水便直接泼到了弟弟的脸上。瞬间,连人带*,一起湿了。

    *下的路姐姐傻眼了,双手不停地划着十字架。

    艾玛!这么凶残呢!

    幸好自己躲起来了,要不然让这女的捉歼在CHUANG的话,她还不得被活剐了,阿门!阿门!

    路姐姐在chuang底下不停地划着十字架,*上的杜宏宇也在冷水的刺激之下,醒了过来:“唔!什么东西…………”

    挥舞着双手,他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睡得正香,却被一盆冷水生生泼醒的感觉不好受,杜宏宇头还很疼,可勉强拉开的双眼里是姐姐盛怒的娇容。他素来对他这个姐姐犯怵,原本还有几分醉意的,给她这么一瞪,也吓醒了不少。

    “姐,你发什么疯啊?”

    听清这一声,Chuang下还拼命划着十字的路姐姐手指一颤,划不下去了,姐姐?杜宏宇的姐姐,凌云航空的杜总监?呃!吓死她了呀!还以为是…………

    “我发疯?我还要问你发什么疯呢?”杜玲宇气的不轻,根本就没办法好好说话,一直是用吼的,一边吼还一边用手指戳着弟弟的头:“说,这几天你死去哪儿了?”

    她怎么能不气呢?这几天因为大少和那个聂屏婉的事,她与CG集团的聂云帆闹翻了。忙着与那老家伙周旋,她也没时间管弟弟在做什么,可他居然几天都不去公司。

    现在宋天杨出了车祸在医院里躺着,宋家也只派了一个二少过来走走过场,这么好的机会,杜宏宇更应该趁机把大权握在手里,可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如此自报自弃,杜玲宇觉得自己不活活抽死他就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

    可是,弟弟是自己的亲弟弟,她不拉他谁拉他?所以,纵然气得头顶都冒青烟了,可她还是压着脾气过了他的家里找他,没想到他居然还酗酒………

    “吃饭,看电影,吃宵夜,然后…………回来睡觉。”

    杜宏宇脑子懵懵的,也没听清楚姐姐说的什么,直接把今天的行程都报了出来,报到最后,他自己又迷糊了,他怎么回来的?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在这之前呢?”

    杜宏宇喝得有些多,心里本来就觉得不舒服,听姐姐这么咄咄逼人的便烦得不行,口气也不由自主地冲了起来:“姐,小雪伤成那样,我去看看还不行吗?”

    闻声,杜玲宇一愣,小雪?他又去看那女人了?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看看当然行,可你真的只是想看看?”

    “姐,我是个成年人了,你不要什么都管着我好不好?”

    杜宏宇觉得烦透了,他已经二十六岁了,不是十六岁,姐姐总是这样他也很有压力。那几年在国外 ,虽然心中有愧,可他却觉得无拘无束的很快乐。越长大,就越觉得一个男人应该要承担起自己该承担的责任,为了家族,为了父亲,也为了姐姐,他放弃了自由重新回到凌云航空。

    可他真的还需要时间来适应,他不想和宋天杨去争,去抢,那毕竟是自己叫了二十多年三哥的男人,可现在,谁都在逼他,他真的觉得这样生活着很痛苦,那种痛苦无法解脱,如同缠在他心上的铁索,勒着他,连心跳都没了自由…………

    “我不管你,我再不管你公司就要姓宋了。”

    “公司本来就姓宋。”

    又是这句话,杜宏宇也火了。

    当初是宋家出的钱,父亲不过是用自己的经验替他们经营着。后来,宋家依照诺言给了杜家一半的股权,杜家也渐渐变成了上流社会的一份子,这还不够吗?为什么非要去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一切?他真的很讨厌这样的莫名其妙的‘战争’,更不想自己也‘不要脸’地掺一脚进去。

    他已经够对不起三少了,不能再这么没良心。

    “你………”

    知道自己这个姐姐厉来是个不饶人的,杜宏宇缠不过她,便开始扮虚弱:“姐,我头很痛,你能不能等我睡醒了再骂我?”

    “不行。”

    “疼!真的疼!我要先睡了。”

    说着,杜宏宇便倒到自己的*上,也不管那*上有多少水,直接就闭上了眼。杜玲宇原本是一时气大才做了那样的事,现在看弟弟宿醉后居然直接倒水里睡,又担心他生病,赶紧上前扯他:“不许睡。”

    杜宏宇以为姐姐不依不饶,也怒了:“姐,你到底发什么神经啊?你不能因为大少和那个聂屏婉搞在一起了,就把气撒在我头上吧?”

    只一句话,杜玲宇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你说什么?”

    对杜玲宇来说,提什么都好,就是不能提大少宋天烨。那是她心上的一道痕,谁都知道她喜欢大少,包括大少自己也清楚,可他就是装做什么也不知道,工作的时候握手,吃饭的时候微笑,一切都是那么礼貌,绅士,只是不肯给她靠近他的机会。

    杜玲宇隐隐觉得,大少的心里住着一个女人,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谁也不能窥视的女人。也因为那个女人,他把自己守得固若金汤,不给任何人机会。她并不真的相信聂屏婉能搞定大少,如果大少是那么好搞的人,她不会遗憾到现在。可是,最让她觉得难过的是,就连聂屏婉那样的机会,大少也不曾给过自己。

    是知道自己经不起他一星半点的you惑才会如此的吧?

    他就是什么都要算的死死的,不给自己一点点幻想的余地。杜玲宇想提到大少,又怕提到大少,因为谁都可以用大少来攻击自己,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弟弟也会这样伤自己的心。

    很想发火,很想大吼大叫,可又觉得那样自己就真的成了疯婆子。深呼吸,她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灼灼的目光逼视着自己的亲弟弟,那么幽暗的光线下,她的眼睛仍旧亮得惊人、

    酒醉后杜宏宇的警觉性明显低了许多,就连杜玲宇的异样也没有明显地感觉出来,甚至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