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天价婚约,霸道机长请离婚最新章节!

    没有电话,没有房号,只知道他住在哪间酒店。

    慕千雪鼓起勇气找来,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见到想见的人,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宋天杨已是她最后的机会,不可不试。虽然这样做可能会违背自己当初对宋老爷子的承诺,可是,小雨哭得那样伤心,阿宇又要因为自己去牺牲,她真的不可以再这么自私下去。

    不要脸就不要脸吧!

    哪怕见到他的时候,他直接拿起扫帚将自己扫地出门,她也认了。不知道房间号,她在酒店大堂踟蹰了许久,想到以宋天杨高调的个性,应该是会住酒店里的总统套房,于是便直接去了前台,用流利的英语问了一句:“请问,是不是有位宋先生入住这边的总统套房?”

    “对不起!我们不能随便泄露顾客的信息。”

    前台小姐的笑容很甜美,但意思也很明显,慕千雪毕竟是个律师,也明白人家这样做无可厚非,可是,如果连房间号也不知道就冒冒然上楼,万一找错了,岂不是要闹出大笑话?

    很想再问几句试试,可前台小姐看自己的眼光明显有些不耐烦,慕千雪想了想,决定自己冒险一试。毕竟,这间酒店只有一间总统套房,如果宋天杨住在这里,那么十有8九就是他住着。这么想着,她也没再为难那个前台小姐,直接转身进了电梯。

    --------------------------------------------------------------

    本着瞎猫去撞死老鼠的心情,慕千雪敲响了总统套房的门。

    她只敲了三声,便没有勇气再敲下去。忐忑不安地立在那里,慕千雪的双手无意识的相互扭绞着,她知道自己不该来这里,可是,宋天杨如今就像她生命中的最后一根稻草,溺水之中,除了紧紧抓住他以外,已不知还能怎么办。

    等了许久,套房里都没有动静,慕千雪的心一点一点寒凉,一点一点沉落。

    或许,这就是命!

    转身要走,才刚刚挪步便听到‘喀咔’的一声门响,愕然回首,却见宋天杨一身西装笔挺地立在那里,阴骛的眸子猎鹰一般盯着她的脸,如同沙漠中欠渴的恶狼,泛着嗜血的冷光。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直觉想逃,可脚步却如同生了根,定在那里,动也不能动。

    “我………”

    鼓起勇气开口,才说了一个字,却被他毫不留情地打断:“你来干什么?”他的口气漠然,对她的态度,甚至比对一个陌生人还要冷上几分。慕千雪不安的瑟缩着,许久,方才又艰难道:“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你凭什么要我帮你?”

    来此之前,慕千雪已想过最坏的结局,却没想到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愿听自己说完。眼眶微润,狠狠咬牙,她倔强地抬眸:“我要说的也是关于余伊薇的事,你也不想听?”

    闻声,宋天杨英挺的眉宇几不可见的抽动了一下,却只是沉默着不发一语地看着她。

    他素来是个火爆的性子,一旦沉默起来更让人觉得可怕,慕千雪自问了解他的为人,可还是在这样沉默的气氛中觉得手冷脚凉。来之前她是打过腹稿的,可一看到他,却什么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想说的话竟是一句也想不起来。

    手心的汗越来越多,他却仍旧没有让她进门的意思,慕千雪尴尬地站在那里,正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掉头就走,宋天杨却突然转身走向了套房里的沙发处。

    门没有关,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允许自己进去?

    这个想法一旦形成,慕千雪马上快步走了进去,反手关上房门,一幅生怕他反悔的样子。听到门响,宋天杨没有看她,只是自顾地点了一支烟。以往,他知道慕千雪不喜欢烟味,很少在她的面前这么肆无忌惮地抽烟,不过现在不同了,无所顾忌。

    他抽烟的样子略带点痞气,两指间烟雾缭绕,让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这样的漠视比任何一次都伤她的心。可是,自找的不是吗?她自己找上门来的,他怎么对她都得承受。

    想到小雨,想到想想,她不允许自己后退一步。

    她可以失去一切,却绝不放手两个孩子的监护权,也不希望看到杜宏宇为了自己去做那样的事。毕竟,余伊薇的人品那样不靠谱,就算是杜宏宇真的陪她*,她也未必不会反悔。所以,杜宏宇的这个决定太冒险,一点也不值得去试!

    “我想和你谈谈关于我和余小姐的那场官司。”

    “你和她的官司,找我做什么?”又吸了一口手里的烟,还剩下很长一截他便信手掐灭在烟灰缸里,拧着烟丝的那股子狠劲,让慕千雪觉得那灼烫的烟头似是烙在了她的身上,又烫又疼!

    “她是你的未婚妻。”

    闻声,他冷冷一笑,锐利的眸光直视她的脸,用她说过的话,一字一句的抨击道:“你也说了,是未婚妻,等她把那个未字去了再来找我也不迟。”

    他一幅商人的口吻,讨价还价的架式不输以往,甚至用她说过的话来攻击她。仿佛他面对着的不是从前的妻子,只是普通的竞争对手。

    “………”

    无言以对,只觉得他的字字句句都似一记记耳光,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费劲地做着深呼吸,许久,她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弱不可闻地说了一句:“但她现在用这件事要挟阿宇,要求他陪她一晚上,这你也不管?”

    扯了扯唇,他似笑非笑地开口:“大家都是爱玩的人,我连自己都管不住,怎么好意思管她?”

    一丝痛意滑过眸底,慕千雪的声音很轻,却已足以让他听得清楚:“看来你真的很爱她,连这种事也能包容。”

    仿佛一根肉刺扎进了心,拨不拨,都那么疼,宋天杨神情漠然,只是微蹙的眉头,却越拧越深:“我不爱她难道还要去爱你?”

    曾经,她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公主,伤她一根头发丝,他都会疼得要命。彼时,他只想用尽办法折磨到她痛不欲生,从深爱到被背叛,从纵容到分离,如若过去了一个三年的时光,她还是天真的以为他的世界只有她一个慕千雪的话,那她就大错特错了。

    从今以后,他要她的世界,唯剩残忍。

    “………”

    过去的三年里,她曾试着一点一点将他遗忘,可是,她做不到。想要微笑,却仍是红了眼,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慕千雪微牵起嘴角,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你真的不管?”

    “给我一个管的理由。”

    过去的一切已不能够挽回,但,他所承受过的所有痛苦,也定会让她一一品尝。他有多痛,他就要她一起痛,他有多疼,他也要她一起疼………

    “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她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全面爆发,可是,面对着他的时候她总是那样容易激动,只不过以前的时候大多是欢喜,而现在大多是痛苦。

    闲闲落坐,他动作娴熟地又燃起了一支烟,当两指间青白色的清烟袅袅而升,他近乎残忍的话语业已脱口而出:“要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想他陪余伊薇,难道你要陪我?呵!不是很爱他吗?那就牺牲你自己换他一个‘清白之身’如何?”说着,他又冷冷一笑:“反正咱们也不是第一回睡,你没所谓的对不对?”

    “………”

    过于震惊,慕千雪已完全说不出话来,她知道他恨她,却没想到在他的心里自己居然是这样一种形象。抖着唇,她连牙关都开始打颤,苍白的小脸上,原本委屈的泪水也似被怒气蒸干,只剩下恼羞成怒的怨愤,氤氲于眸间。

    “生气了?生气就走啊!没人留你。”

    他刻意加重了语气,在说到‘没人留你’四个字的时候,他用了一种极度刻薄的冰冷口吻,他知道这样会激怒她,可他就是故意的,她越生气,她越痛苦,他就会感觉越‘快乐’,他甚至有些*的觉得,那种感觉无可代替。

    “如果,你觉得侮辱我你会觉得快乐的话………”

    将已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生生逼回眼底,慕千雪挺直了脊梁,望向宋天杨的眸间,有一种望不透的雾气腾腾。看不得她的眼泪,宋天杨心里那只无形的手又狠狠揪着他的心脏,用力摧残。

    侮辱她他会觉得快乐?

    他怎么会快乐?她有多痛,他只会比她痛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