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天价婚约,霸道机长请离婚最新章节!

    “我不会感激你的,就算你为我瞒下了一切,我也不会……”

    杜宏宇说话的时候,口气很淡,是那种看淡了生死,将一切置之度外的坦然,与他阳光的外表截然相反。余伊薇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可看清他的眼神的那一刻,她却恍然以为看到了恶魔。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啊?

    除了痛苦,除了怨恨,除了憎恶,没有一点点的阳光能照得进去。她被他吓得说不出话来,就好像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还是个陌生到可怕的人。

    无视于她的惶然,他突然笑了。

    那笑容依然帅气,只是让她觉得身前似刮着一阵一阵的冷风,她听到他又问她:“想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不查一查关于我的一切?”

    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在牵引着她,余伊薇忽然觉得杜宏宇很可怜很可怜,那一种感觉无以言表,但有一句话她一定要让他知道:“我不怪你!”

    他继续笑,只是眼底的冷锋渐渐残忍:“你这么说是愿意再被我利用一次的意思?”

    她僵了一下,还是坚持道:“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我是。”

    或许他从前真的不是那种人,可现在他是…………

    那些不择手段的办法,他会一个一个学会利用,那些不顾一切的手段,也会一个一个加以掌握,他要的不多,只是毁掉整个孟家,让他们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为什么你是?”

    “想知道答案?”收了笑,他勾着眉头看她:“那就好好振作起来,自己去找。”

    说罢,杜宏宇悄然转身,只是不想面对她无辜的眼神。可惊怕之作产的余伊薇还以为他要走,马上伸出双臂抱紧了他:“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别再靠近我,否则,你会比现在更后悔!”

    “我已经后悔了,已经后悔了,所以还有什么所谓?”她在他身后摇头,眼泪一点点染湿了他的背:“杜宏宇,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就算你讨厌我,恨我也没关系,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会帮你做任何事。”

    “任何事么?”

    咀嚼着这几个字,他轻哼着笑了一声。

    “嗯!”

    背后的小脑瓜不停地点头,他却在那样的麻痒的感觉下轻笑着问了一句最残忍的话:“包括毁了你和你现在拥有的一切?”

    “…………”

    闻声,余伊薇彻底傻眼了,她以为…………

    可现在他在说什么,毁了她和她现在拥有的一切?

    他到底想干什么?

    -----------------

    可怜天下父母心,孟芳华不是个成功的母亲,可她对余伊薇的爱却是无私的。

    那种宁可自己伤十分也不愿孩子伤一分的心情,和普天之下所有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她的女儿,自己捧在手心里疼了二十年,如今却被别人如此凌辱,那一口恶气她如何咽得下?

    她素来就行事嚣张,这时候就更难得有个好口气了:“你们最好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兹事体大,余伊薇的身份又特殊,赵文轩也知道这一次的蒌子捅得有点大。

    但当务之急不是质问谁的责任,而是赶紧把整件事情都处理好,所以他才会找到夏波涛一起商量。

    岂料,两人的处理结论还未得出,孟芳华便过来了。对于孟芳华此人,大家都知道惹不起,所以就算她气焰嚣张,赵文轩也只能堆着一脸的笑来讨好:“余太太,这件事我会处理。”

    “处理,怎么处理?你们是能把那姓吴的给剁了还是给阉了?”吴洪明的身份虽不及孟老,但也不是赵夏两家能惹得起的。这一点单从出事后吴洪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去向来看,已经很明显了。

    孟芳华这样的身份,也不是不能理解赵文轩这样做的动机,可是,她的女儿出了事,这要她怎么忍?

    况且,她根本就不打算忍。

    “这………”

    赵文轩语塞,一时不知如何应对这位铁娘子,正尴尬间,孟芳华又劈着盖脸地吼了一句:“不能还放什么屁?”

    这话一出,赵文轩的脸色马上变了。

    怎么说他也是个有头有脑的人物,还在亲家的面前被一个女人这样骂,他也实在是有些挂不住脸了:“这是意外。”

    “意外到把那个老不死的和我女儿安排在一间?呵!这个意外还真是巧!”不知道这些也就罢了,知道了后她如何还能淡定?

    “我可告诉你们,今儿个不把那老混帐交出来,我可跟你们没完。”

    这么一大船的人,他赵家要是招呼不过来就不要摆这么大的谱,出事后就想推说是意外?

    别说这不是意外,就算真是意外,她要一个交待他也得给。而现在她要的交待,就是马上把那个老不死的吴洪明找出来,挠他一脸的血。

    她可不管他是不是什么首长,就算他是首长的首长,她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原是不打算出声的,可孟芳华这样不顾后果地叫嚣,夏波涛也实在听不下去了:“余太太,您小点声儿,万一让人听见………”

    “怎么?我们余家的脸丢光了,你们还要想脸?”

    说着,阵芳华冷冷一哼:“让我小声点,我偏不小声,我倒要看看谁的嘴那么长,敢说我女儿的闲话。”

    一句话,连威带慑!

    孟芳华知道有人在看她,可非但没有小声,反而故意越叫越嚣张。

    不是她不要脸,而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压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