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万事如易最新章节!

    转眼到了十月中,秋高气爽…余舒一行人来到安陵城已有一个月了。

    余舒现在秋桂坊上摆卦摊谋生计,因为种种原因,生意惨淡,有时候一天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反观这街上其他易客,生意差的一天也有一二两进项。

    余舒倒是有恒心,来一个客人是一个客人,都给认真地算过,可惜大抵上都是问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显不出她什么本事,这么一来,那算不准不收钱的噱头,反而成了客人不再回头的缘故,这七八天下来,竟没见一个回头客来说她算得准,封红包的。

    渐渐余舒有些坐不住了,不是因为没了耐性,而是因为手头上的钱不多了,前头买房子落户,添置家具,huā去有百来两,又支付景尘药钱,去了四五十两纹银,所剩的二三十两,要养活四口人,京城物价贵,一天伙食费都要一二百文,这还是在家里生火做饭,不是到外头去吃。

    钱不够huā,就要想法子赚,不然照这么下去,再过一个月就该吃糠咽菜了。秋桂坊上不是没有赌易的地方,来钱是快,但余舒不敢轻易尝试,只怕赌着赌着就赌习惯了,还是做点正经的营生。

    夏明明打那天给余舒惹了麻烦,就再没同她一起去过秋桂坊,见余舒一天到晚赚不到什么钱,还反过来劝她:“你这糕不行,还是同我一起准备考大衍试吧,到时候只要能进个百元,拿到司天监的易师名帖,随便找一家易馆谋事,人都得对你客客气气的,哪用得着在街上风吹日晒的受罪。”余舒半点不为所动:“现在才九月,哪等得到那时候,我不去赚钱,你们都等着去喝西北风吧。”

    说罢她第二天还是照常早起出去摆摊,余小修想要跟着,被余舒令在家中看书,前一晚出了数学题给他做,另一个原因是留他在家里给景尘做饭,为此还特意教他煮面条,有时候她起的早会先烧两道菜,中午再让他们热着吃。

    若说夏明明是属于那种白吃白住,还没半点羞耻自觉,时不时给余舒添个乱。那景尘就是太有自知之明了,固然他身体不能劳累,但能自己做的事,就绝不会去麻烦余舒和余小修,饭后还会帮着收拾碗筷。

    前段时间余舒夸过他画儿好看,讨去贴在屋内他就记下了,每日都要画上一幅送她,或是淘气的金宝,或是学习的余小修,或是屋檐上停留的一只鸟儿,每日都不一样,是让在外面疲惫一天的余舒回到家中,能够乐得笑一笑。

    余舒习惯每天晚上睡前给自己推上一两卦,防止“惹祸”昨晚上有一卦破财之象,第二天早上她便只带了饭钱出门,没有拿钱袋子,等到了上午,卦摊子前头来了几个地痞混混,她才知道这破财不是指的丢钱和被偷。

    “小子,谁让你在这里摆摊算卦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秋桂坊,街上的路面都要算租金的,管着这片地盘的就是咱们城南的长青帮,哥几个前头没留意,让你占了好几天地方,你说罢,该怎么办。”这几个流氓说话很不客气,为首的那个穿着一件短衫,手臂粗壮,领口开到了胸前,露出几撮胸毛,说话还带一些酒气。

    余舒知道这是来收保护费的,她独身一人,没傻到和地痞作对,就站起尊,客气地拱手道:“1小弟是初来乍到,不懂街上规矩,几位大哥包涵,敢问这地方上租金是多少,我这就给补上。”

    那地痞头子见她识相,态度稍好一些,介绍起业务来:“咱们是每个月初二收租,论地面不同,租价也不一样,这里是街中,人来人往的好地方,一个月得十两银子,今儿是十五,你且交上五两银子吧。”余舒暗自皱眉,心道这群人还真敢要,一个月十两,一年下来百来两银子,都够买一处房子了。她转动目光,看看街道两旁,见没人奇怪她这边动静,都是习以为常的样子,看来这秋桂坊上的地头蛇就是那长青帮了。

    余舒伸手去掏钱袋,摸了个空,才想起来早上为了避过,身上只带了饭钱,遂又拱手道:“真是对不住,今儿早上起晚了,出来急躁忘记拿钱,你看我明天来了再给补上好吗?”怎想一句话过,那地痞头子立即就变了脸“等明天?等明天你跑了不来呢,不是白叫你占了几天地方。、,

    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城南不只秋桂坊一处易地,少说也有十几处,出了这秋桂坊就不归他们管了,常就有些出来混饭吃的易客不想交保护费,隔几日换一个地方。

    但余舒不清楚这些,陪着笑脸道:“怎么会呢,我又不是出来骗人的,能跑到哪里去,你们尽管放心。,五两银子是吧,明天一早我就带钱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