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 网游动漫 > 敛财人生[综]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1394.烟火人间(28)三合一

推荐阅读:网游之冥界至尊医道超神机械师绿洲中的领主敛财人生[综]主神崛起暗影神座网游之大盗贼

一秒记住【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烟火人间(28)

    “跟踪?”四爷将照片扔在桌子上,“不用那么麻烦。我去了哪里, 跟谁去的, 我还能不知道?只怕跟我去见的人有点关系。”

    林雨桐一愣, 要是这么说的话, 似乎有些道理。

    可四爷这是去见谁了?

    外面的很多事情, 都是四爷处理的。每天林雨桐都知道他去干什么的,但具体的见了什么人,都说了些什么话, 这些不是重点的问题,林雨桐也不会过问,四爷也不会回家啰嗦的太详细。因此, 她倒是没往这边想过。

    照四爷这么说,这是外面惹回来的麻烦。

    四爷看了看酒店那张照片:“这是一个月之前,我去清江酒店, 见姜有为的时候被人拍的。”然后又看那张在小区里的:“这是我去拜访姜有为在D校的一位老师的时候被人拍的。”

    在酒店里见姜有为,必是姜有为还约了要紧的人给四爷引荐。这姜有为的老师, 如今不在D校,而是在政|协,林雨桐也知道,这位虽然不算是一二把手吧, 但也是个不小的领导。

    在酒店就不说了, 这是姜有为主动邀请的。而见姜有为的老师, 很显然, 四爷是带有目的性的。

    自己若只是一般见识的女人, 看到这样的照片,那是要闹的。那是不是有人就会躲在背后趁机将事情闹的不可收拾。

    可这东西,却是最没法解释的东西。尤其是这两张背景,细细查的话自然知道这都是哪里。

    而要是说的没错的话,这两次见面,都是不能拿到桌面上来说的。

    这里面不是男女的事,也不是商场上的那点事,而是牵扯到官场。

    再重新看那照片,如果说照片上的女人跟四爷有关系的话,换个角度去讲,以四爷跟姜有为的关系,四爷若是否认这女人跟她有关,那‘这么亲密’的关系,这女人还可能跟谁有关?

    姜有为?亦或者是他的那位老师?

    作为一个商人,跟官场上的人保持那么好的关系,如果没有金钱交易,那么会有什么交易呢?XING贿赂吗?是不是会不由的想偏了。

    可这样的事,最是怕流言。

    闹不能闹,想摊开了说也不能摊开了说。

    林雨桐之前还想着,实在不行,把自己P在照片里。比如自己坐在车里,在酒店或是那个单元楼下。有自己在场,总不能说四爷跟这女人有关系了吧?只能说这些人居心叵测,照相的时候故意没有把自己照进去。可若真这么干了,可就把姜有为和他的那个老师坑到坑里去了。

    所以,这事不能这么干。

    背后整人的人是谁,这事只有去问姜有为了。

    可姜有为也一筹莫展!这事不能过夜,当天晚上,时间已经不早了,但两人还是换了衣服,去见姜有为。

    也没上姜有为的家,只把车停在他们家楼下,他下来直接上了车。见了照片他就明白了四爷的意思,他也知道这上面的地方是哪里,更知道四爷是他邀请他介绍过去的,这种场合,对方哪怕是有情人,也不可能带着情人前去的。

    所以,这一定是假的。再往深了想,这真的只是对着对方去的吗?

    不是吧!这么费尽心机,对方又第一时间找到自己告诉自己这事:“你是说,这是针对我来的?”

    “总不能是针对姚主任吧。”他在政|协里的那个位子还犯不上叫人下这样的套。

    而姜有为不同啊!姜有为在纺织厂的重组上处置是相对得当的,如今市里一位常务副市空缺,姜有为这段时间正为这个位子争取着呢。

    如果是因为这事来的,“那会是谁呢?”

    姜有为看看照片:“这手段未免太下作!”

    是啊!

    他拿着照片又端详,然后看向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林雨桐:“林总,我敢跟你保证,因瑱绝对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林雨桐就笑:“我知道。所以我一接到这照片,就觉得有问题。还以为是商场上哪位朋友瞧我们过的太舒心了,过来添堵的。却没想到您这里。”

    姜有为将照片递给四爷:“这事该怎么办?咱们该商量出一个章程出来。”

    这事不能瞒着,越是瞒着越是会坏事:“这次是对我……可若是见针对我没有效果,下次未尝就不会是你。”

    姜有为深吸一口气,这种下作的手段,叫人防不胜防。可偏偏却有效的很。要不是怕直接拍自己有特意针对的嫌疑,那么这次拍的就不是因瑱,而是自己了。他沉吟了片刻,“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

    四爷和林雨桐第二天,就直接去报警了。

    “我怀疑被跟踪了。”四爷跟人家说:“我当时在去厂里的半路上,接到姜有为姜处长的电话……”这是真话,当天的通话记录可以查的。虽然通话时间一分钟也不到,但这一分钟时间足够说叫四爷改变行程的话了,“姜处长是为我们企业牵线搭桥的,他想问问我们想要承包农场做绿色无公害无污染农产品的事。约的见面地点,就是清江酒店。我当是进门的时候,可以确定,我的周围两米之内是没人的,这个女人是哪里来的?她要是在,她距离我的距离应该也在两米之外,没有人会对跟自己贴的这么近的女人没有印象,况且是孕妇,要真是遇上了,应该主动避让的,要是不小心撞到人家怎么办?所以,在我肯定不认识这个人的前提下,我可以确认,这张照片是处理过的。我也找人专门问过,如果借位借的好的摄影师,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这若只是偶然也就罢了,可偏偏不是偶然,照片竟然寄给了我爱人。那我们就有理由相信,这绝对是有预谋的。当然了,若只是有人想搞恶作剧,我也不会这兴师动众的过来报警了……”说着,就说第二张照片,“您再看第二张照片,同一个女人,同一个办法,对方是怎么找到机会拍到这张照片的,除非跟踪!我们看到的是两张,这是因为这两张的效果也许是最好的。可能还有偷拍的其他照片,只是借位没借好,没拍到需要的效果,所以没寄给我爱人罢了。如果是这样,那我肯定是被人跟踪了不短的时间了。这张照片是我拜访政协的姚主任的时候被人偷拍的。您也看见了,我就拿了两样水果,十来块钱的东西,说不上贿|赂。拜访的原因,也不怕查。姚主任的儿子,是咱们省灵五市平通县的副县,主管招商引资工作。而姚主任曾是姜处长在D校的一位老师,平通县是产粮大县,县里光是农垦农场便有十八个,牵扯到下岗职工三万多人,刚好我们需要承包成规模的农场,就这么着,才有了这次拜访。这次拜访也是临时决定的,因为得赶在姚县长回来的时候我才能过去,那天便是姚县长的老丈人住院手术的日子,他从医院出来,直接给我电话,叫我上家里等。他的时间紧张,晚上还得赶回县里去。我不好空手,就在小区门口买了两样水果……”

    记录的民警就明白了,这样的情况下都被拍了,这不是跟踪是什么?

    这是蓄谋已久的。

    这里面牵扯到一位政协主任,一位处长,一位副县,案子看起来不大,但却也不敢等闲视之。

    等人走了,赶紧就汇报。

    这事是直接找到市公安局的,一层一层的报上去,这位局长很快便明白,这里面的事情不简单。他直撮牙花子,这事怎么了啊?

    这一闹出来,照片上这女人和拍照的,只怕早跑了,上哪找去?

    可明知道找不找,还非找不可。

    林雨桐也知道:“压根不可能找到的。”

    “也没指着找到。”四爷轻笑一声,“这么一动,也叫姜有为看看,到底是谁动的手。”

    可林雨桐却觉得:“做出这样事的,未必见得有多高明。”

    “所以,姜有为那里只要有怀疑的人,就好办了。”四爷轻笑,“看看谁家养了二世祖,那便是谁了。”

    对了!没错!像是三四十岁这些人,宁愿用灌醉了安排个女人进屋里去叫人说不清,也不会用这样的法子。借位这事,这么大年纪的人没几个能懂那是啥玩意。

    结果很快就找出来了,是一位不入常委的副市家的公子,叫查欢。

    查欢从美国留学回来没多久,学的正好是导演专业。如今弄了什么模特公司,聚集了一帮人,在外面混着呢。

    再往深了查,却查到了一个人,他叫罗加索,跟查欢是同学。

    不是大学同学,只是中学同学,不过两人都在美国呆了几年,轨迹有重合的地方。

    而罗加索正是罗胜兰的儿子。

    怪不得这么离奇曲折的先奔着自家来了这么一出呢。

    两人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结果门铃被摁响了,老太太给开的门,“是加索啊,你这孩子,过来就过来,拿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罗加索的声音爽利的很:“奶奶,我找因叔和林姨有事,我是来道歉的。”

    得!人家直接找来了。

    四爷和林雨桐两人都收敛了表情出去,罗加索站在客厅里,见了两人就鞠躬:“叔叔阿姨对不起。”

    老太太在家,客厅没法说话,四爷也没有叫人进卧室的习惯,便指了指外面:“跟我把萝卜出了吧。”

    “啊?”罗加索愣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利索的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仍在沙发上,将袖子撸起来跟了出去。

    蹲在院子里一边干活,罗加索一边低声道:“我跟查欢在国外的时候常一块玩,回国之后他给我接风……那天他跟我说姜处长的事,难免就提到了叔叔阿姨,我就多了一句嘴,说是人家夫妻恩爱的很……”其实当时还说了一些类似自家妹妹出国跟这两口子有关之类的话,但这话却不能对这边说,他怕妹妹出国的原因这边并不清楚,叫自己给捅破了,只会更尴尬。当时查欢便说,我替你出气。那天也是实在喝多了,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只是自己看到照片的时候,那照片已经寄出去了。“但这事,事先我真不知道。要是知道,绝对会阻止的。便是阻止不了,也会过来跟叔叔阿姨说一声的。等出了这事了,我想上门,可这上门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况且,那照片,我当是也不知道是假的。就怕这一来,再叫叔叔阿姨有了更深的误会。如今看着风平浪静了,反倒是查欢那边,被他爸扇了一巴掌不叫进家门了,我才知道事情过去了。原本想着查欢好歹是市里的衙内,说不定对我妈做生意有些帮助。可要是知道他是这么一个深坑的话,我是说什么也不会跟他来往的。其实这事,要不是我多嘴,就压根不会牵扯上叔叔阿姨的。这就是查欢他爸也想进常委,跟那位姜处长较劲……查欢就是想拿姜处长的把柄……”结果反倒是叫人家给拿住了把柄。

    这些坑货啊!

    孩子教育不好,这得添多少麻说!

    四爷就说:“生意做大,不是只靠拉关系就行的。你是本末倒置了!得先是你把生意做大了,关系自然就来了。”

    “是!”罗加索一屁股坐在边上,也不嫌弃沾了一身的土,见四爷不像是生气,便问道“因叔,您现在也算是企业家了,钱对您来说都不是问题了。您在外面就真的没有……”

    “有什么?”四爷看他,顺手将手里的萝卜递过去,“把缨子都掰下来。”

    罗加索把萝卜缨子摆弄的整整齐齐的堆在一边,“就是有女人啊!”他哼笑一声,“我爸那人,没钱都找女人呢。当然了,在那个女人眼里,我爸就是有钱的男人!所以我不信有钱的男人不在外面找女人。”他自嘲的笑了笑,随即又带着几分钦佩的看四爷:“您是怎么瞒过我林姨的。”

    四爷就看他,“你看不起你父亲?”

    罗加索没有说话,但那表情说明一切。

    “那就别叫人说……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四爷便道:“你父亲不是天,他谁也代表不了。在你眼里,他窝囊,没担当,花心对家庭不负责任,你也要跟你父亲一样吗?你也是有钱的公子哥,走你父亲的老路要比他走的顺当。”

    罗加索看着四爷,眼里就了些许的怒气。自己说自己的父亲可以,可是别人说的时候,为什么心里那么不得劲呢。他起身,进去拿了自己的外套,什么也不说了拉着脸就往外走。

    心里却想着,我绝对不是一个窝囊的,没担当的男人,我更不会是一个花心的,对家庭不负责任的男人。

    林雨桐见他要走,就问呢:“不留下来吃饭了?”

    罗加索对着林雨桐鞠了一躬:“对不起林姨,这次的事是我交友不慎。”说着,直起身子,临走又叮嘱林雨桐,“对男人,有时候还是得防着的。信任,得是有限度的。您是个好人,我才对您说这话的。”

    闹了半天,还是不信四爷在外面没有女人。

    等人走了,林雨桐才出去把萝卜缨子都放在外面这个水龙头下面的水桶里,回身问四爷:“你说人家孩子了?”

    “就是欠教训。”四爷说着也笑,“罗家这小子比闺女倒是好些。”

    错了便是错了,有胆子上门认错,这便还有救。

    牵扯到罗家的孩子这是没有想到的,四爷和林雨桐不打算往深的掺和了。官场上的事,作为商人搅和到人家的争斗中,那是最愚蠢的做法。

    两人更是借口农场的事,跑到灵五市考察去了。算是躲了!

    可有些是非,根本不是想躲开就能躲开的,两人出来不过一周时间,出事了。

    清江酒店里出了人命案子了。

    最近市里可是热闹,先是查市ZHANG被人摁在被窝里给捉|奸了。女方是市电视台的一位新闻主持。而麻烦的是,女方已婚,她丈夫在部队上,还是个军官。她丈夫的弟弟在市里开了几家KTV,本身就有涉黑的嫌疑。这次是做弟弟的抓了嫂子的奸,然后部队上来人。

    这就牵扯到破坏军婚,性质是相当恶劣的。

    不得不说姜有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可这下起手来也是稳准狠的。一下子就命中了要害!

    可紧跟着,这位女主持人死了,就死在清江酒店。死的时候全身赤|裸,边上有遗书,坚决否认跟查某人有不正当的关系,言称是自己的小叔子一直想欺辱她,却一直不能得手,这才设局害了他。

    然后,因为这个嫌疑,这位小叔子被请进了局子调查。

    可这位一进去,就有可能什么都撂出来。若是姜有为跟这位的交易留下了把柄,虽然姓查的跌进去了,可姜有为也同样失去这次的机会。

    官场原就比商场更加凶险。

    如今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第三方的手段。

    不过四爷估计:“肯定有的。有人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姜有为这次,太急切了!”

    自家本来就躲着这事,而且这事也不该参与的,可自家跟姜有为绑的太紧了。这里面还牵扯到那位SHENG|ZHANG的面子,打电话来的是这位SHENG|ZHANG的现任秘书。

    如果前任秘书出事,对这位还是代SHENZGHANG的省长,影响就太坏了。如今要紧的是去掉SHENGZHANG前面的‘代’字。

    偏偏的是这个时候出事了,这真的只是针对姜有为吗?

    谁都忍不住会多想。

    如今打发秘书把电话打过来了,就是叫四爷去办这件事。摘出姜有为,就是摘出了这一系的人马。不叫官场上的人动,便是怕有人过度的解读,将事态扩大化。

    于是,四爷和林雨桐这就直接回来了。林雨桐先回家,四爷连家都没回,得去见姜有为,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有为是可能被牵扯,但还不到那份上。不过是流言甚嚣尘上,他越发的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异动。谁也不敢去见,谁也不能去求,得比平时更本分才行。

    四爷过来,是直接到办公室的,打着正事的幌子,走的是正常途径。问的是市里关于新源药厂的处置问题。企业改革,姜有为还是管理这一块的处长,这是公事。

    这边提交了申请,姜有为随手翻了翻就叫人把四爷请了进去。

    等门关上,姜有为才道:“我并没有找甘小泉。”

    甘小泉是那位死了的女主持人俞红的小叔子。他没有找甘小泉,是说他没有叫人抓|奸。但能知道甘小泉的名字,显然,背后他也没少做功课。

    四爷看他:“做了什么,没做什么,现在说清楚,真有什么处理不干净的手脚,如今补救还来得及……是SHENZGHANG叫秘书打电话,叫我过来的。”

    姜有为深深的看了四爷一眼,指了指会客区的沙发,“坐吧。”见四爷坐下,他也在对面坐下,本来不抽烟的人,这会子也不由的抽出一支点燃:“我虽然没有找甘小泉,但是俞红死的那天晚上,我在清江酒店。”

    四爷就看他:“开了房间?”

    若只是见人,包间就可以。这开了房间,是个什么意思?

    四爷不动声色:“原因呢?”

    姜有为笑了一下:“我说我外面没女人,你这会子也不信吧。”

    “你说没有我就信。”四爷看他,“咱们之间是有信任基础的,我是个什么人你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清楚。钱财你不缺,嫂子娘家是你的助力。你跟嫂子是大学时候恋爱结婚的,你们有很好的婚姻基础。孩子也健康懂事,你要走的更远,就会爱惜羽毛,女人这事,你不沾。”

    姜有为的眼神温和了起来:“还好……你信我。”他低声道,“那天在清江酒店开房间,房间里也确实是个女人,但我们之间并没有那种关系。她是一个老同学了,如今在京城报社工作,是她主动联系的我……”

    四爷明白了,他没找甘小泉,却刚好有在报社的同学联系了他,他是想通过媒体爆料一些事。这样的事是机密的事,法不传六耳,可就这么巧,那一晚,便出事了。他不由的皱眉:“你那个同学有问题?”

    姜有为点头:“我给定的房间是三零六,她临时通知我,房间的卫生间不能用,换到了三零九。”

    三零九便是俞红死的那个房间。

    四爷的眉头皱的越发深了:“你进了房间?”

    “进去的时候俞红已经死了。”姜有为狠狠的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我当时若是报警……”

    “你那个同学呢?”四爷问道。

    “找不见了。”姜有为将手机放在茶几上:“自从出事,我每天都给打,不停的给打,可惜……一直是盲音……”

    这便是没有证人了!

    四爷就起身:“每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剩下的事情我处理。”

    姜有为起身一把拉住四爷:“拜托了。这件事的水深的很,想牵扯的不光是我……”说着,他有些欲言又止。

    四爷皱眉:“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姜有为低声道:“有些事,你大概不清楚。老领导如今的夫人,不是原配。WENGE 的时候,老领导被整过。那时候他还是大学里的年轻教授,因为被打倒了,所以,跟原配就离婚了。真离还是假离,我也说不清楚。只是后来平反了,很多夫妻都复婚了,但是老领导没有,他娶了当年被下放到农村时候照顾过他的农村姑娘……只是我跟在老领导身边以后,被他叮嘱过私下里关照一个人,这个人恰好就是我的这个同学……当年选我做秘书,其实很大程度上的原因,都是……因为我这个同学。”

    四爷听明白了,这个找不到的女同学,便是领导的闺女。是领导跟原配生下的孩子。

    那个年月里,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这不能说是谁的过错。但如果当年的孩子记恨父亲,反而被人家利用了,那这件事怎么处理才能叫领导满意。

    找这个女同学?然后呢?然后把她牵扯进来,再把当年领导的伤疤给揭开?

    这件事不能这么办!

    可要是不着这个女同学,姜有为的事情就说不清楚。把姜有为陷进去,难道不会牵扯到一手提拔他的老领导?

    这便是如今姜有为为难的地方。

    当时他不是没想到马上报警,他是怕牵扯到不能牵扯的人,他在保护那个一手提拔起他的恩人。

    四爷的眼神就越发温和起来了:“我来办!你安心便是。”

    姜有为这才松开拉着四爷的手:“如果事有不可为……就不要为难。千万不要牵扯老领导进来,他不容易……若是知道这里面有郝宁的事,会受不了的……”他于自己有知遇之恩,做人不能忘恩负义的。

    代省ZHANG叫郝安邦,他的闺女叫郝宁。

    四爷表示记下了,这才出来。见了姜有为就先直接回家了,跟林雨桐把事情一说,林雨桐才意识到这件事复杂在哪里了。

    但这件事虽然棘手,可要是处理好了,益处却多了。

    总得给自家搭一条梯子出来。

    可从哪里下手呢?

    指靠自家的力量那是啥也别想的,肯定不行。

    四爷给郝安邦的秘书胡海打了电话,“……事情很复杂,最好能面谈。这件事先不要叫领导知道。”

    胡海皱眉,觉得这个因瑱说的很没有分寸,自己是秘书,叫自己瞒着领导……正要说呢,那边就道:“牵扯到领导的前妻。”

    嗯?

    胡海是接替姜有为跟在郝安邦身边的,姜有为知道的事,胡海也是清楚的。他没再多说,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今天领导准点下班,六点半半日茶楼见。”

    “半日茶楼?”林雨桐看着一栋仿古建筑,脸上露出几分古怪的笑意:“这是什么名字?”

    偷的浮生半日闲吗?

    胡海说六点半到,四爷和林雨桐六点就到了。里面大厅里是没有茶座的,只设有一个个的单间。里面也古香古色的,但这种‘古’其实看在四爷和林雨桐眼里,是有些不伦不类的。这地方等闲人人家都不招待,都是会员制的。而且会员不是花钱就能办卡,得有两个会员介绍,才有资格的。四爷的卡是姜有为跟一位银行的行长介绍,才有的。而林雨桐的卡,是四爷和罗胜兰介绍才有的。四爷帮着给办的,林雨桐却从没来过。

    如今出示了两人的卡,才被安排进了卡座。告诉前台,自己在哪一间,要是应约来的,直接回被带过来。

    叫了茶和茶点,就只有等着了。

    茶是好茶,只这茶点,却是定做了自家宫廷御品的果点,要知道,自家这东西,想在外面买,是买不到的。只进来能吃到这点心,就会叫人觉得来这里来的不亏。

    而自家接的是谁家的订单自家很清楚,绝对没有半日茶楼的。只能说着半日茶楼背后的东家来历不一般。

    到了六点半,准点的,胡海推门进来了:“因老兄,叫你久等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见面却很客气。见林雨桐也在,就忙笑道:“嫂夫人也在啊!”又忙伸手跟林雨桐握手。

    平时四爷和林雨桐都是各忙各的一摊事,并不会捆绑在一起。所以,见到四爷带着林雨桐,不免有些惊讶。

    几句客气话说完,很快就进入正题。

    四爷将事情简单的跟胡海说了:“这件事需要有人在官面上照应。”

    胡海这才知道事情复杂在哪里了,这是冲着领导来的,左右都是死局一般。他二话不说就打出一个电话:“关厅,有些日子没见了,怪想的。我现在在半日茶楼,知道你爱上这儿来,这不是,问问您在不在?”

    大秘书都这么说了,能说没空吗?

    那边应的很利索,胡海这才挂了电话。

    “关厅ZHANG是自己人。他是刑侦出身……”胡海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林雨桐就明白了,竟然动用了这样的关系。

    这位关厅年纪在四十五往上,身上带着很明显的军人的痕迹,哪怕是穿着夹克,一行一动之间,也叫人觉得铿锵的很。

    他跟四爷和林雨桐点点头,就看胡海,胡海示意四爷来说。

    四爷把事情说了,这位的眉头就皱起来了,“要走正常渠道,必然是要牵扯出郝宁的。”

    真要牵扯出来,这乐子可就大了。

    可要是不走正常的渠道,又该如何呢?

    他这人也是一直反对走非正常渠道的,便道:“领导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事若是知道了,心理必然是不好接受,但……”

    “若是牵扯的深了怎么办?”胡海直接问一句:“因为针对亲生父亲,从而被送进监狱。她若是真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我绝对没有偏袒的意思。但是在有这个结论前,还请你考虑一下作为父亲的心情。”

    关厅往椅背上一靠:“可她偏偏是里面最重要的一环!避开谁都避不开她。想避开她,姜有为怎么办?若是因此而绝了姜有为的仕途,就是领导想看到的?”

    胡海也说不出这样的话。

    领导也不是那种置下属于不顾的人,要不然,他不用这么为领导考虑,姜有为也不会陷入如今这个局里。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从哪里破局呢?

    四爷便道:“阳历年这说到也快到了,往年这个时候,不是都有治安整顿吗?关厅,不知道今年还搞不搞?”

    关厅心里一动,不由的看向四爷,然后眯眼:“你想搅乱一池水。”

    那要不然呢?

    这治安整顿有深有浅,要是浅了,抬抬手就过了。要是深了,深挖一些地方,这还不知道要牵扯多少人进去呢。

    黄|赌|毒,沾的人可不少呢。

    关键是,可以趁机查查那位甘小泉涉黑的事。如今的甘小泉是因为命案被带走了,可若是他这边出了问题,出了大问题,自己是有权要求甘小泉配合调查的。

    在命案没有结案之前,甘小泉关押在哪里看似没有多大区别,可其实区别大了。关在自己手里,至少不怕人趁机审问一些‘私货’,从而引到姜有为的身上。

    这就算是争取了缓冲的时间。有了这些时间,很多事情安排起来就能从容一些。

    这个主意,倒是个好主意。

    关厅一笑:“自然是要搞的!不光要搞,还得大搞特搞……”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才好。

    三人简单的说了几句,如今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

    私下里,四爷肯定是还要找郝宁的。

    郝宁的资料,他从胡海那里要了过来,然后给了常平,叫常平想办法找人。

    姜有为给安排了房间,那便是确认过郝宁确实来了。

    来了省城到底有没有去过清江酒店?

    常平安排人找了前台的服务员,可案发当日的服务员被辞退了。费劲从保洁员嘴里知道这位服务员在城里的落脚地点,花了一千块钱敲开了对方的嘴,郝宁确实去过,不过没呆一个小时,便因为卫生间漏水的问题,提着行李离开了。离开的时候门外已经有车等着了,那辆车的车牌很好记,这姑娘还真给记住了:“……末尾是7474……”当时那女人阴沉着脸,保洁员刚拖完地,她穿着高跟鞋差点滑倒,嘴里骂了一句什么,就急匆匆出去了,然后车也不是停在停车场等着的,而是刚开到旋转门的门口,她就下来了。紧跟着就上车去了,当时的保洁员被骂了,等人走了她就回骂了一句:“7474,去死去死!”她记得非常清楚。

    “什么牌子什么颜色的车,记得吗?”四爷问了一句。

    “桑塔纳,黑色的!”常平笃定的道。

    黑色的桑塔纳,末尾是7474。

    他给关厅打了电话,想来有这些信息,足够找到这辆车了。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史莱姆进化史神宠饲养员狂狮少帅冠军之光网游之逆天戒指贵族纹章神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