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 网游动漫 > 敛财人生[综]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1433.江湖有你(5)三合一

推荐阅读:网游之冥界至尊医道超神机械师绿洲中的领主网游之神级土豪敛财人生[综]主神崛起暗影神座

一秒记住【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湖有你(5)

    林雨桐本想问四爷一句:你还好吗?

    可见四爷面色复杂了一瞬之后, 转眼又恢复正常。不得不说,他的接受能力挺强的。她想着, 既然是跟不想有关系的人有了关系, 那这尹东山想走,就叫他走算了。正要说话, 就见四爷坐过去,还给对方倒了水:“老哥如今只一人,唯一的亲人便是侄儿,怎么还舍他出了家?”

    尹东山面色有些红, 带上了几分愧色:“水患之后是时疫,一家子老少, 就活了我们爷俩。我哥哥嫂子去之后,我那侄儿又年幼。彼时我又只是跟着师傅学徒的……那时候真是无力养侄儿……”

    “生活不易,这也是不得已。”四爷跟着叹气,“如此, 倒是不知道多少人死后没有了供奉,也是可怜可叹。”

    尹东山一愣, 自己都三十的人了。这以后能不能娶妻生子还俩说……将来这尹家只剩下侄儿这一条根了。他的脸上露出几分痛苦和挣扎之色来,很有些犹豫不定的样子。

    林雨桐看四爷,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

    四爷想干嘛?他现在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了,原想着,那尹志PING在正史上也是得道之人, 品行是很过的去的。然如今他也不敢坚信说人家就能按照正史走。

    怎么办呢?

    不就是未来可能会办下恶事的一个小子吗?这个好办!

    回来当厨子好了!学什么武功学武功, 学武功有给你家传宗接代要紧吗?那时候是逼不得已去当道士, 如今嘛……不至于活不下去吧。

    就在尹东山犹豫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四爷又给加了砝码,说了:“如今那全真七子,掌教丹阳子马钰马道长,跟那位清净散人孙不二孙仙姑,原本是夫妻吧?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两人是育有三子之后才被点化出家的……”

    啊?

    别说尹东山了,便是林雨桐也懵了:马钰跟孙不二曾经是夫妻?然后双双出家了?

    我怎么不知道?!

    她看向四爷,四爷微微点头。林雨桐就一副梦游的神情:正史上一定是这样的。这一点也应该不会错的。原来马钰和孙不二是夫妻,两人还有三个儿子,以年岁算的话,人家早已经儿孙满堂了。

    四爷又说:“好像这长真子谭处瑞出家的时候都四十多岁了……”

    啊?

    三十岁的尹东山都觉得自己已经步入中老年了,都不敢想以后有儿子的事。这长真子四十多了出家……要不是日子穷的过不下去,肯定是早就娶妻生子了。

    于是,尹东山就问了:“长真子道长出身贫寒?”

    “不!”四爷摇头:“他自幼读书……”

    能供养的起读书人的人家,没道理娶不起媳妇的。所以,这又是一位都算是步入老年之后才修道的人。

    尹东山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四爷作揖:“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小人迷障了。是该接了侄儿出来,给他娶妻生子……等他能安身立命了,小人哪怕舍身侍奉道君,也无不可……”

    四爷就一副‘惊诧’的样子,很是为难,沉吟了好半晌才道:“这次多劳老哥哥帮忙,既然老哥哥改了主意,我就少不得多说两句。贸然叫老哥哥留下,只怕你也不能安心。不如叫人给你侄儿捎信一封,先叫他回来再说。回来在家呆上三个月半年的,你若觉得咱们还能庇护你,你就留下帮忙。若是觉得不可……再带着你侄儿去钟南山也是一样。”

    尹东山又犹豫:“如此,怕是对道君不恭。”

    四爷就一副你怎么迷障的样子:“只说叫你侄儿回来探亲,先不提还俗的事,想来重阳宫必是肯的。再则,你这一个人上路,路上多有不便……”

    尹东山点头,总不能真跟着那几个乞丐风餐露宿吧。他们是不离本地的,肯定会将自己不停的交托到其他乞丐手里,自己这把老骨头,真未必撑得住。可叫侄儿受这样的苦……他也心有不忍。

    四爷就又说:“重阳宫布教,常有教众来往……跟着他们教里的长辈出门,一则不怕人欺,二则路上有人照看,再是妥当不过的事。人回来了,叔侄俩也好商量……有这时间,老大哥也看看咱们的能为和品行,再决定不迟……”

    或是留下,或是再跟着侄儿一路安全的去钟南山,都可。

    这是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尹东山哪里有不应的道理?“我这就出去,找那几个传信的……”

    林雨桐给了十两的银子,“拿去给人家,消息也能传的快一些。这么大老远的专程找来,也挺辛苦,请他们路上吃口热乎的。”

    尹东山惶恐的不敢拿,如今一条人命也不值这么多。

    林雨桐塞过去了:“今儿多谢老哥哥援手,若是如此,老哥哥可太见外了。我这正缺人,不管以后老哥哥作何决定,这段时间还请千万帮我。只当是工钱吧。”

    尹东山也怕那赖三在外面还有别的人,再打击报复他。他也不敢一个人呆着,正好抱团取暖。于是,就这么应下了。

    等人走了,林雨桐就看四爷,低声道:“这招可是够损的。”

    按照年纪算,尹志PING应该比杨康和郭靖年长一岁。他去蒙古给江南七怪送信,试了郭靖的武功,那时候,他说杨康是他的师兄,虽然他比杨康年长一岁,但入门晚。所以,他如今正是青春年少的小道士一枚。三十多的时候都心生歪心思,那么如今这个年纪,心里不定怎么长草了。别怕他不就范,给找个漂亮姑娘,他叔叔把大道理压下来,他哪有不就范的道理?

    四爷只笑笑,暂时不发表意见。既然这见鬼的世界怎么都逃不开,他就想先牵动一根绳子试试,看看接下来会有什么变化。

    这事先放下不提,眼前有更要紧的事。那边穆念慈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林雨桐本身也没搬下多少东西来。拾掇了拾掇,全都装到船上,先运到寨子里再说。

    一行还是两艘船,一艘坐人,一艘载着东西,在天擦黑的时候,悄悄的离开了这边的宅子,走了。

    至于马车和马匹,都暂时留到当时吃饭的那个小店,叫他们帮着照管,给了银钱。知道这伙子人厉害,而且,看起来没几个人,但好像暗处的人还不少。至少带着尹东山的那两个小伙子,他们谁都不曾注意到。这会子想来后怕的很,谁知道人家背后藏了多少人呢。这里面有出卖过他们消息的人,不由的都担惊受怕起来。这会子拜托点小事,还给了银子,那自然是不敢马虎的。

    到了寨子的时候,天都黑了。远远的,看见码头上有火把闪烁,是杨铁心带着几个人举着火把等在边上呢。

    林雨桐就先问:“没出什么事?”

    杨铁心扶四爷下船:“没事!没人有异动。”

    那就好!

    晚上先不见这些人了,直接奔着那栋木头房子,叫所谓的聚义厅而去。

    那些人住过的地方林雨桐不想住,就先在正厅里安顿吧。两边的侧厅都已经打扫出来了,那些死了的也都埋了。这会子里面到处清爽干净,草席子铺在地上,就能对付一晚。

    林雨桐跟杨铁心道:“麻烦大叔跟那些人住一块对付一晚,告诉他们别怕。不想在这里呆的,等明天,咱们派人送他们走。今晚就消停的歇着吧!”

    杨铁心应了一声,拿着火把带着那五个本就是通缉犯的转身出去了。

    林雨桐这才叫穆念慈:“准备火把,咱们到地窖去看看。”

    地窖在哪?地窖就在这木屋的下面。

    挪开破旧的香案,将木板揭下来,就露出地窖的入口。修着台阶通往下面,下面空间着实不小,用石头砌起来,这不是这伙子人修的。很可能是原本的梁山上就有的。他们只是在上面加盖了木屋而已。

    里面除了粮食,还有几袋子食盐。另外箱子里有些黄金!

    穆念慈道:“还在几个当家的屋里找到些散碎银子,得有二三百两。”

    “那银子你收着。”林雨桐就说:“正好过几天,想叫你们帮着跑一趟。”

    这边她跟穆念慈说话,那边四爷却解开盐袋子,看里面已经潮湿的水拉拉的食盐。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伸过去捻起一些,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又叫林雨桐看:“你觉得呢?”

    林雨桐用舌头舔了舔,有些惊讶:“海盐?”

    四爷点头,就是海盐。这么说,这些人有路子能弄到海盐,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今晚上睡在这里就比较安稳了,正厅的正中间点着火堆,撒了药也不见蚊虫。便是只有铺的没有盖的,晚上睡的也不冷。孩子睡在两人中间,肉嘟嘟的四肢摊开来,睡的呼呼呼的香。林雨桐就着火光看孩子:“你说这么大点的孩子,睡在古墓里……”身下石头硬邦邦的,所谓的师傅和仆从,都是没生过孩子没养过孩子的人,弄一孩子回去……还不定孩子受了多大的委屈呢。可委屈着委屈着就长大了,除了练武生命里再没有其他的……真是怪可怜的。

    四爷翻身过来给孩子把肚子盖住,睁着眼睛看屋顶,“这地方想收拾利索,得小半年。”

    差不多!

    林雨桐低声道:“明儿开始,我带着人布阵……你给我画点符箓呗。这东西应该是有点用的。”

    四爷却扭脸看林雨桐:“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你也会?”

    会!

    但是几乎是没用的。

    当年苏星河能隐藏门派,靠的是什么?

    自己不用加入太多的东西,哪怕原套的照搬过来,都是可行的。

    不敢说别的,只怕要比桃花岛更高明。桃花岛再如何,它孤悬海外一孤岛,人迹罕至。可当年苏星河隐藏门派的地方,可正是中原腹地。这得何等的能为才能做到?

    林雨桐见四爷的眼睛闪亮,就低声道:“回头给你书!”

    慢慢研究吧!

    四爷是不挑的,以前这种东西他也不是说全不信,但至少是不全信的。但如今到了这里,那只能当全信的去做。

    接下来的日子就忙了。尹东山被留在继续当厨子,但是采买这些还得他负责。有时候忙不过来,就直接叫周围的乡邻给这边送。什么时下的菜啊,蛋啊肉的,只要有的,只管往过送,这边给结账结的特别利索。

    林雨桐把那最早占着这个寨子的五个通缉犯叫过来,才知道他们是因为抗税打了收税官。这种事,说大也大,也小也小。往大的说,殴打官员抗税,这都能说成是谋反。所以,这五人也只有落草这一条路可走了。

    四爷先问他们叫什么,五人说了姓名,但面色更苦。

    这名字,其实是不能再用了。

    四爷就给赐姓为‘赵’,以金木水火土为名。这是收家臣的意思!

    也是!无人可用,这样笼络来的人至少暂时是能用的。那几十号人,总得有人来约束。

    接下来的得有两个月的时间,啥也不能干,全员出动,把附近的三个山头连城一体,布上了阵法。而四爷呢,又在其中提意见:“哪里改留下位置放置一些防御兵器,你提前要预留好……”

    是说光是能迷惑人还不行,还得具有攻击性。

    里面用的很多机关之类的东西,都是冯默风做的。他是全程参与了布阵的过程,但是他却不敢说他能肚子闯关进来。里面有很多的东西,他是没看明白的。而且这其中变化的多样,也应该比桃花岛要多一些。

    这两个月,他的左脚已经能挨着地了,扔了拐杖走路还是会一瘸一拐,但这却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他现在是越发的想弄清楚这女人是谁,跟师傅的师门又有什么关系。

    晚上的时候,别人不知道,但是她是知道的。这个女人每晚都会出来练功,她的步法精妙,身形犹如舞蹈,翩然如烟如雾。这也就是内力不及师傅,否则……

    这天晚上,他又在老地方看这女人练功,他知道对方知道他在看。但对方没阻止,他也没避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师承的缘故,对方不怕他偷师。事实上,他看了这么些日子,也没偷师成而已。

    今晚上,这女人不是一个人出来的,她怀里抱着孩子,身边跟着男人。看着他们朝演武场去了,只一眨眼的工夫,好像是演武场边上的木桩换了方向,他这个位置就再也看不见演武场了。

    冯默风转身回房,不管人家是干什么去的,既然不叫看,那便不看就是了。

    今晚林雨桐带四爷出来,就是练武的。

    这套步法学起来并不困难,尤其是在四爷对八卦易经有一定的了解之后,学起来就更快。这玩意跟内功还不一样,它讲究的是熟练度。只要勤练,练熟了就行。也就是说,只要下功夫,肯定有成效。

    她就跟四爷说内功:“……这有资质和机缘在里面的。”北冥神功能练,但得自己能找到气感才行。林雨桐自己熟门熟路,一个月才找到点感觉。半年了才感觉像是一条线。而四爷得自己摸索,时间是多久?这个谁也不知道。要先保命就得做到万无一失,四爷身上的小|弩暗器,配合这步法,绝对有跟江湖三流人物周旋的余地。

    暂时的话,这就行了。其他的,不急,也急不来。

    她也跟四爷说:“这一行,在在于一个‘专’字!心无旁骛,不要想别的,咱们今年内什么也不干,只练的咱们自身有自保的能力。”

    四爷对这个倒是看的开。如果把这个世界当成真实的看,有些人就注定是宠儿。比如段誉,人家就是能练成六脉神剑。而那个一灯大师,一阳指练成了,却依然不会六脉神剑。那么高深的武学,便是剑谱被烧了,可段誉是当过皇帝的,这么要紧的传承不往下传吗?默写一份很难吗?那为什么一灯大师却不会呢?只怕不是因为丢失了传承,而是跟当年的枯荣大师一样,压根就没练出来。

    这上哪说理去?!

    为了可成或不可成的东西,放弃伸手就能攥到手里的,那是愚蠢。

    桐桐给的这个步法很好,刚开始对照着口诀,一步一步慢慢的往过踩,等熟练了,走的慢慢就快了起来。再熟悉了,感觉走起来跟别人跑步的速度差不多。

    大约到了凌晨四点,四爷估摸着走路的速度能赶得上一般慢跑的速度。这也才练了四个小时。

    不是不想继续练,是本身这体质还是有些跟不上。

    “循序渐进,慢慢来。”林雨桐回去就给他摁腿针灸,疏通身上的经络。练武是个苦差事,刚开始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想想不锻炼的人猛的开始锻炼,那种感觉抬腿迈步都疼。

    四爷躺在那里,桐桐施诊他也没管。只看着房顶愣神。

    林雨桐就说:“疼你就叫出来。”就咱俩,孩子还小,又不会笑话你。干嘛忍着!说完见他不说话,还想着是不是为了练功的事着急,她就说:“回头我想办法,重新淬炼一些丹药来。”

    四爷不是不觉得疼,是这会子又走神了,被林雨桐拉回思绪的时候还有些怔愣,他问说:“……你说,这万千世界是谁在主宰?”

    啊?

    林雨桐的手一抖,差点给扎错了穴位。

    四爷抬起头来:“这事我琢磨了不是一年两年了,以前还不明显。可如今,你不觉得奇怪?咱们不管怎么折腾,都走不出原来的圈子。为什么?它就跟一个能自愈的系统似的,总能将一些事给串起来。要是咱们不来这宅子,这尹东山是不是就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然后发生个意外或是如何,消息没送到他侄儿手里,而他说不定怎么着就死了。”

    是谁,发现了有了自己和桐桐两个bug之后,将系统修复了,且很快的将这个BUG人物融到这个世界。要是没有主宰的话,是不是有些太巧。

    林雨桐捏着针,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这会子还在担心他练功的事,他满脑子都琢磨着这个终极问题。

    这个问题……它就是个终极问题。

    林雨桐自己能力有限,觉得想了也是无用。可她却从来不反对四爷去琢磨。他这人,脑子里要是一天不琢磨事,那都不是他。

    行吧!这么高难度的问题,保证他往后的很多年都不会觉得无聊和无所事事。人得有目标的对吧?!

    喜欢琢磨就琢磨吧,虽然这真的很耽搁练功啦。

    早说了,要专心嘛!要心无旁骛嘛!

    所以,林雨桐就发现,四爷像是要做实验一样。武功很有用,四爷不否认。想有很高的武功吗?想!但这很重要吗?

    对于林雨桐来说,觉得这个很重要。

    但对于四爷来说,他像是找到了新玩具。他得试着看这世上是不是真有一种超脱于万千世界的主宰之神。

    于是,之前早就想好的,叫杨铁心和穆念慈去给那些旧臣送信的事,该提上日程了。

    此时,天气已经凉爽了下来,路上也能舒服一些。林雨桐给两人准备了银两,又带了一些干粮,临走的时候又特意交代了穆念慈半晚上的话,这才看着两人离开了。

    四爷站在高处看着远走的船只,眼里带着几分兴味。林雨桐猜,他是想看看他们还能不能跟一些命定要遇上的人遇上。

    走了俩人,日子还得照过。不管四爷心里想验证什么,但在他看来,伸手想揽月跟脚踏实地没矛盾,人到底还是得活在当下的。

    天凉了,指挥着几十个人,修葺房屋,盘火炕,准备过冬的柴火。又把地窖里的金子搬出来,找了尹东山,拜托他在村子里扎点,收购粮食。可着这金子的收,收多少当天就运回多少。

    林雨桐呢?买了猪仔羊羔,还专门买了抱窝的母鸡和种蛋,这些人里有两个年龄教大的老人,叫他们伺候这些东西就行了。

    再有富裕的劳力,开垦荒地种点菜也行啊!反正就是忙碌!

    秋风一起,秋雨一落,这便更冷了。寨子里最近倒是收容了七八个女人。年龄不小了,四五十岁的有,三四十岁的也有。各有各的苦和难,知道寨子里的人不是恶人,自从在这里安营扎寨之后,没见祸害过谁。也没见收过什么费用。反倒是家里有事求上门的,多半没有拒绝的。人家也甚少靠岸来。打交道最多的是大家都认识的尹东山,尹东山如今算是寨子里的后勤总管。

    有了几个妇人,后勤全一股脑的塞过去,林雨桐基本是不用操心了。

    给四爷将经络梳理了两遍,再下来才是真正痛苦的开始。

    叫尹东山跑了三个县城,搜罗了半车的药材回来。这些药材都是能用的!

    寨子里要是没有冯默风的话,随便弄点药材糊弄人,自己另外拿好药材替换就行了,别人也不能知道。但是冯默风这人,作为黄药师的徒弟,医术如何不知道,但对药材基本是认识的。凭空拿出药材不合适。

    搜罗了两月,这才把药材找齐全。然后配药,熬煮,半个寨子都是浓浓的药味。

    这回不光是要给四爷泡,还得给孩子泡。

    因着孩子小,稀释的有那么一点药劲就行了。孩子泡在里面最多是觉得身上暖洋洋的。但对于四爷来说,这就比较痛苦了。

    火烧火燎的不说,好似连骨头缝都是疼的。

    林雨桐心疼的不行:“练武是个苦差事……”但这苦却不是非得受的。她叫四爷喊出来,四爷却只咬着毛巾包起来的软木,到底是一声也没吭。

    如此,日子就在孩子牙牙学语中一天天过了。

    四爷白天带着冯默风打造一些东西,能设置在阵法里,叫这个阵法具有一定程度的攻击性。然后天一黑就去演武场,到了子时就回来,在药汤里泡上一个时辰,浑身就基本是动不了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疼晕过去的,还是累的太狠睡过去了。

    等第一场雪来的时候,四爷那套步法练的差不多了。不敢说多好吧,三流的轻功肯定比不上他快。

    唯一的不好就是:“遇上墙挡路就得完蛋。”

    对的!这步法如今他只能走横轴,不能走纵轴。。

    两人正说着话,龙儿哼哼哼的踢着小短腿要下去。如今能走路的,四爷就说:“去把小绣球取来给你娘。”

    那是做给孩子的玩具,平时一抛一捡的玩,总好过外面的野风吹着好。

    屋子里平整的很,她又常在里面玩,跑动一点事也没有。放下孩子,林雨桐就说给四爷诊脉:“要是差不多那汤药就停了吧!太受罪了!”

    手拉着四爷的手腕,还没诊脉呢,就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道:“娘……给……”

    林雨桐和四爷不由的就先看孩子,结果就见三头身的小东西用手指揪着绣球上的流苏,站在面前。两人不由的对视一眼,眼里都露出几分愕然来。

    四爷笑着将绣球接过来,拿着绣球走到厅里的那一头,逗孩子说:“在爹这里,龙儿来,给你娘取绣球喽……”

    这孩子咯咯咯就笑,眨眼到了四爷跟前,伸着手要绣球。四爷不由的递给她,然后不错眼的盯着她看,就见小身子蹭蹭蹭的往前移动,两个呼吸的工夫,到了桐桐的跟前:“娘……给……”

    林雨桐蹲下来接过去,认真的打量这丫头。

    刚才这孩子用的就是四爷平时练的步法,她会走,哪怕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快,但还是不得不承认,她学会了,而且这速度比成人跑起来也不慢。

    她不懂什么方位,她就是靠着脑子记,记住怎么走,她也模仿大人那么走,然后这就会了。

    四爷差不多用了半月的时间才练到这种程度,可在这个才会走路的孩子,只是模仿大人的举动,她就能无师自通。该是说天赋高呢,还是该说……主角光环呢。

    两人把孩子抱起来,仿若捧着珍宝。

    于是,四爷就越发对改变这原有的世界执拗起来。这么好的孩子,将来的人生应该璀璨的没有任何阴霾,可却遭受了那样不公平的对待。

    凭什么?

    就在四爷心里正不爽的时候,一个一身青袍,眉清目秀的道士风尘仆仆的踏上了通往寨子的小船,船儿悠悠,犹如他此刻的心情。

    他接到叔父信的时候,师父还不在山上。他无奈,只得禀报了师叔,这才快马加鞭的奔着老家而来。到了地方,坐在小店里打听叔父的去向,倒是被人打趣:原来是尹家的小子回来了,你叔父可是盼着呢……盼着你回来娶妻生子……

    娶妻生子?

    这话先是叫人羞恼,可不知怎的,脑子里不由的想起了在路上碰到的一群白衣‘少年’,初开始他以为是少年,可后来他知道那不是,那些明明就是姑娘。

    他们同路了很长时间,饿了,就拿了干粮吃。渴了,就饮山泉水喝。乏了,也去掬一捧山泉水洗把脸。那些姑娘坐在山泉边的山石上,然后松开领口,露出白皙的皮肤来,用帕子蘸水轻轻的擦拭。

    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便口干舌燥起来。

    她们朝他笑,还叫他:“小道士,没见过女人吧!想看就看!”

    他不敢看,但从来没觉得噎人的干粮,在那一刻噎了起来。口里越来越干,这叫他心生惶恐又多了几分向往。

    从那之后,就再不敢跟那些姑娘一道走了,宁肯绕远一点,也要避开。

    如今说到媳妇,他不由的又想起那些白衣少女里领头的那个姑娘,他只看见她的锁骨,再往下,也没瞧见,也不敢瞧……那是不是……娶了她,便能……

    这么一想,浑身都热了起来。

    直到到了寨子前,上了岸,被人拦住,通报了姓名,被人带着七绕八绕的直到绕到里面。

    远处跑来的汉子,怕是自己的叔父吧。

    尹东山看见侄儿那是又哭又笑,眨眼间,侄儿这都一十八岁了:“这些年……你受苦了!”

    尹志PING跪下就给叔叔磕头:“看见叔父好好的,侄儿就放心了。”

    尹东山一愣,忙咳嗽几声:“你可别说要走,我这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就是再忙,也办完了我的身后事再走。”

    尹志PING无奈,自己的医术还过得去。叔父有病没病的,他看的出来。但到底是没有叫破,又说要拜见贵人。

    贵人?

    什么贵人?

    尹东山一头雾水。

    尹志PING就道:“这寨子的主人便是贵人。师叔叫带了一封书信来,侄儿得亲手转交才行。”

    尹东山‘哦哦哦’的应着,心想,来了总得去见礼,那就去吧。

    一听说是谁来了,林雨桐抱着孩子就呆在内间没出去,只四爷在外面应酬。

    尹志PING知道这两人是贵人,女眷当然不是说见就能见的。他给四爷见礼,又奉上了书信。四爷直接打开信看了,心里皱眉,却面上不显。请了对方坐下,才道:“道长们真是太客气了,我在这里的日子过的也还尚可,劳动他们记挂,真是过意不去。”

    “您太客气才是。”尹志PING 又拱手:“师叔之前有过交代,说贵人若是有不方面出面办的事,尽管交给在下就是。全真教在外面总还是有几个得用之人的!”

    四爷露出几分沉吟之色来:“我自己倒是没什么事……不过是接手这个寨子的时候才知道,附近好些人家的姑娘媳妇都丢了,也不知道去向,我这是有心无力。既然贵教很有几个得力的人……我又知道几位道长最是侠肝义胆,要是不麻烦的话,还请全真教施以援手!”

    “‘请’字不敢当,本就是理所应当的。遇到这样的事,我辈之人不管,以后还有何面目在江湖上立足?”尹志PING 说的斩钉截铁,“这事不能耽搁,在下就不在寨子里盘亘了,这就告辞……”

    四爷又夸了几句,叫赵木帮着送客。

    林雨桐在对方走了之后就出来,低声跟四爷道:“我今晚出去一趟,天亮前回来。”

    四爷看了看外面的天,拉着她回房:“你就是闲的!大冷的天凑什么热闹。”暖和的被窝里不呆着,跟着人家盯梢,什么爱好这是。说了桐桐,又喊冯默风,“你跟着他……”

    外面没有应答声,但冯默风肯定是跟过去了。

    丢失了那么多的女人,这事林雨桐一直在心上放着呢。也叫尹东山不要心疼银子,该打探的就继续打探去。之前就听说,有人到庆云客栈去找那对黑心的店家了,说是生意来了。这人大概喝醉了,敲门不见开门,就在外面喊,喊的人都知道了,还是没见店家的人,这才气哼哼的走了。

    后来林雨桐叫人查了,此人是珲县娇云阁的龟|公……那这能是什么买卖?

    如今尹志PING去娇云阁,林雨桐就是想趁机做点什么的,但四爷现在不叫去,那么接下来,只看尹志PING会怎么选择了。

    四爷手里拿着棋子,等着桐桐落子。桐桐纠结了半天,下了一步,还是忍不住问道:“揪着这条线,你到底想验证什么?”

    一朝一夕哪里就能验证出什么了?他随手放下一子,只道:“不过是想看看,到底是造物主神奇,还是另有一双大手……”

    拿咱们当棋子!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史莱姆进化史神宠饲养员狂狮少帅冠军之光网游之逆天戒指贵族纹章神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