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第二卷 起锚,诗与远方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主核心水晶的性质

推荐阅读:网游之冥界至尊医道超神机械师绿洲中的领主敛财人生[综]主神崛起暗影神座网游之大盗贼

一秒记住【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崔宇轻轻放下手中的作品,吹了一口气,抚去上面的金属灰尘,但抬头看去,赛场上除了暗影王座的选手之外,其他人皆早已经完成了作品。

    走下赛场,方鸻向他伸出手来。崔宇愣了一下,看看对方,才迟疑着伸手与之碰了一下拳头。“发挥得不错。”方鸻微微一笑,鼓励了一句。

    崔宇听了不发一言,回头看去,计分板上已经亮起各个队伍的成绩。

    第一轮比赛的积分,就充分展示出各个队伍之间的差距。

    Ragnarok,得分89.5分,总积分89.5分;

    戈蓝德工匠总工会,得分92分,总积分92分;

    古塔工匠总会,得分93.1分,总积分93.1分;

    暗影王座,得分80.1分,总积分80.1分;

    艾尔芬多议会,得分91.3分,总积分91.3分。

    两支预选队伍一对上真正的正赛选手,成绩明显有些不尽人意。但要说的话,还是暗影王座惨不忍睹一些,以差一点不足八十分的计分排在垫底的位置上。

    在比赛的第一轮,各参赛队伍便明显分出三个上中下层次。

    上层第一线的队伍是戈蓝德工匠总会、古塔工匠总会与艾尔芬多议会,三者积分皆在90分以上,而第二层次则是紧随其后的Ragnarok,最后才是暗影王座,差距与上一名多达九分,远远地吊在末尾。

    比赛成绩一出,广场上嘤嘤嗡嗡的声音明显大了起来。人们早听说这一届古塔人的选手异常出色,因此在第一轮比赛当中夺得头筹也并不出乎预料。

    而艾尔芬多议会的分数也还差强人意,91.3分,至少在第一梯队之中。人们皆知道另两支队伍是正赛的参赛队伍,因此对于这个成绩还算认可。

    反而是有不熟悉南境炼金术士同盟的观众,还在流浪马儿的直播间内问了一句:这艾尔芬多议会是何方神圣,居然还有些水平?

    马儿一边解释,一边扫了一眼这分数。他关心的Ragnarok的分数一开始便落于下风,虽然落后得不多,只有四分不到。但他看了看Ragnarok剩下三个选手,崔宇显然不是其中的短板,Ragnarok的四个选手之中那个琉璃月才是最薄弱的环节。

    要是第二轮失分太多的话,对于Ragnarok后面的比赛会相当不利。

    他不由有些担忧地看了看正站在一旁的方鸻,由于赛方给出的视角比较远,他其实看不清方鸻此刻脸上神色,只隐约觉得对方似乎十分镇定。

    这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第一轮最大的冷门显然是暗影王座的成绩,快十五分的分差令所有人都不小地吃了一惊:预选赛两个分组实力相差这么大?人们心中忍不住如此去想。

    但第二轮成绩一出,便一片哗然——

    第二轮是水晶制作,主核心水晶是当代炼金术的三大王冠之一——另两大是龙骑士与飞空艇,虽然主水晶有门门类类,但任中一种也并不简单。

    方鸻也只能对琉璃月说:“尽力而为吧。”

    他们没有擅长此道的人,对方上去几乎也是当炮灰的,这让他略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琉璃月倒是一声不吭便走了上去。

    比赛大约用时十分钟,同样是暗影王座的选手最后一个交卷,在工作人员检查无误之后,计分板上便再一次显示出成绩来:

    Ragnarok,得分85分,总积分174.5分;

    戈蓝德工匠总工会,得分93.5分,总积分185.5;

    古塔工匠总会,得分93.5分,总积分186.6分;

    暗影王座,得分84分,总积分164.1分;

    艾尔芬多议会,得分91.7分,总积分183分。

    显而易见,古塔工匠总会仍旧是以微弱优势领先,只是艾尔芬多议会非但没有被拉开距离,甚至还隐隐追上来了一些。方鸻不由向那个方向远眺了一眼。

    古塔那边主将Vikki与那个眼镜小哥还没上场,两人显然才是这支队伍的主力,因此应当是选择在后两轮发力。而戈蓝德工匠总会这边不温不火,想来基本是与冠军无缘了,如果艾尔芬多议会不出什么幺蛾子的话,他们应当是想力保第二。

    毕竟戈蓝德工匠总会还未建队完毕,队伍中应当还有好些人的空缺。

    但方鸻心中明镜似的——艾尔芬多议会几乎一定会出意外,下一轮那个林恩便身手不凡,是个去过千门之厅的原住民工匠,更不用说之后的罗林。

    简单的说,艾尔芬多议会正在控分——西林-丝碧卡伯爵是想把对方打造成最后一个上场,力挽狂澜的形象。这样的形象的确更讨普通人喜爱,但在方鸻看来未免有些太过刻意了一些。

    不过眼下人们讨论得更多的还是暗影王座的积分。

    两轮积164.1分,不要说与正赛队伍相比,就是比同为预选赛队伍的Ragnarok相比,也落后整整十分,名副其实的吊车尾。

    以这个水平,暗影王座几乎不可能淘汰蔷薇十字军,观众们也不傻,一些关于假赛的声音在讨论之中出现。不过让场外天蓝看了大为火光的是,人们的怀疑对象居然是同为预选赛队伍的Ragnarok。

    没办法,因为若赛制不改的话,Ragnarok显然才是暗影王座假赛的最大受益者。更不用说,超竞技联盟与Ragnarok的合作,让人不由自主想到这里面是否会有黑幕。

    超竞技联盟眼下在普通观众心中的名声,自圣约山之后,可好不到哪里去。

    天蓝出言为Ragnarok辩解了几句,结果给喷得一头包,气得她张牙舞爪,用力给了身畔洛羽一脚。

    洛羽十分无辜地看了她一眼。

    方鸻倒是镇定。

    他看琉璃月下来一言不发,一个人往角落一坐,木蓝见状想要上去安慰一下,但被方鸻拉了一把:“别去,让他一个人。”他对木蓝摇了摇头。

    开玩笑,他可不认为琉璃月正在自艾自怜,多半是出于大发雷霆的前奏。

    他再拍了一下Dill的肩膀,示意她上场。

    小姑娘虽不爱说话,但还是认真对他点了点头。

    第三轮是魔药学,这是由他们选的项目,自然是主要拿分点。而Dill也不负众望,直接拿了一个97分的成绩,然后十分平静地下了场。

    不过Ragnarok上一轮便表演过这一套,因此人们也不奇怪。只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古塔工匠总会这一轮也同样拿了一个97分的成绩,连方鸻都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个眯眯眼的眼镜小哥一眼。

    厉害啊,这个人,假以时日成绩只怕不在Vikki之下,甚至说不定更高一些。

    方鸻心想。

    而第三轮一过,各队总积分也分别发生了一些变化——其中古塔工匠总会仍旧以283.6的积分一骑绝尘,其后分别是戈蓝德工匠总会的279.1分与艾尔芬多议会的280.5分。

    那个名为林恩的选手没有出乎方鸻的预料,以一个干净利落的97.5分斩所有队伍于马下,甚至让艾尔芬多议会的积分反超了戈蓝德工匠总会一分。

    对方下场之时,方鸻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就是去过千门之厅的工匠的水平,就是临时学了精灵炼金术的Dill竟然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而三轮比赛一过,几个队伍之间的差距基本已经明了。

    至少在普通人看来,冠军会在古塔人与艾尔芬多议会的选手之间产生,虽然戈蓝德工匠总会的差距也不大,但要看看最后两轮主将赛的参赛选手。

    一方是古塔人那个传奇少女Vikki,一方是艾尔芬多人的屠龙勇士罗林,至于戈蓝德工匠总会那个来自于银林之矛的选手,与两人一比也能说是平庸而已。

    何况人们还听说,在之前的训练当中,银林之矛的工匠也远不是古塔人的对手。

    这就是所有有能力争夺冠军的三支队伍——

    除此之外,当然没人会看好Ragnarok。Ragnarok三轮过后积分270.5分,不要说与第一名相提并论,就是与戈蓝德工匠总会相比也差距接近十分。

    无论是广场上还是直播间内的观众,只要还拥有正常人的思考能力,就不会相信Ragnarok可以后来居上。

    当然最惨的还是暗影王座,积分还没到二百六十五分,已经没人去关注这支队伍了。

    不过方鸻这会儿已完全明白,对于西林-丝碧卡伯爵来说,暗影王座已经‘光荣’履行了他的‘历史使命’,只是现场很少有人看清这一点而已——

    Dill走下场来,才小声对众人说了一句:“对不起。”

    在她看来,自己本来可以拿一个更高的分数,她从方鸻那里学习了精灵的炼金术,结果连这一轮的最高分也没拿下来。基本上她拿不下最高分,就宣告他们这一场比赛已经走远了。

    她看了看方鸻,低着头。

    他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拖着他们三个人前行。尤其是在正赛之中,人与人之间或有差距,但顶尖工匠之间的差异往往是有限的。

    不过方鸻摇了摇头,只轻轻拍了一下少女有些单薄的肩膀。

    “没关系。”

    少年温言答道。

    Dill与一旁的崔宇闻言皆抬起头来看着他。

    而方鸻则看着赛场之上,举起手来,左手轻轻向前一推,‘咔’一声轻响将孤王之傲的输出模式调整到工匠模式之上。

    然后他才放下按在少女肩上的手,一言不发,只与后者错身而过。

    炼金术士的风衣轻轻一扬,不过留给两人一道衣角的剪影。

    只是很少有人看向这个方向——

    因为比赛场上正掀起一阵低呼,Vikki与罗林同样正在入场。

    而五支队伍的五名主将,此刻皆分开人群走上台去。

    此刻人们关心更多的,永远是那些选手之中的明星——譬如来自于古塔的天才少女,以及艾尔芬多自己的屠龙英雄——广场上与直播间内千万道目光,皆聚集于两人身上。

    接下来或许会是一场龙争虎斗。

    人们心想。

    天空似乎有些变暗。

    一道熟悉的光罩正从艾尔多芬的尖塔之上升起——那是城市防御结界,它正缓缓垂下,笼罩向北方的天际——那里是梵里克的港口区方向。

    不过没多少人在意这一幕。

    艾尔芬多尖塔是这座城市的无敌的守护,只要炼金术士们还在这里,一切皆会安然无恙。

    而此时此刻,广场上的人们几乎全身心将注意力集中于这最后两场比赛之上——甚至也有可能是最后一场,因为主将赛的积分,是以最低分来计算。

    广场上安静得落针可闻。

    天蓝握紧了拳头,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而人群之中,苏长风看着挤到自己身旁的小矮怪,他笑了一下,也不说话,只拿出一张纸条放到对方手上,然后指了指赛场上。后者比划着手势,拍了拍胸脯。

    苏长风颔首。

    它这才握紧纸条,一转身便又钻回了人群之间,消失不见。

    苏长风抬头来,远远地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苏菲正在与茜低声交谈,也不知说了一些什么,后者听了,只轻轻点点头。

    而流浪的马儿,显然注意不到这些赛场之上的细节——他的目光只在方鸻身上,他似乎也有些紧张,直播间内的发言扰得他有些心烦意乱。

    他闭上眼睛,轻轻吸了一口气,又重新睁开来,思索了片刻,才缓缓伸手在屏幕之上一点——第一次关闭了直播间内的弹幕。

    而包厢之内,来自于艾尔芬多的工匠们仍旧在窃窃私语:

    “Ragnarok的那个小姑娘又用了古代炼金术。”

    “但另一个选手则没有。”

    “你们没有发现她的作品和上一次是一样的,那个崔宇则不然。”

    “你是说他们只会做那一件东西,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

    但工匠们的讨论,忽然被广场上一阵低笑声打断了。

    所有人皆回过头去。

    引人发笑的正是暗影王座的队伍。

    那个主将有点脸红地杵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也不动。

    显然,他完全不懂得两用魔导炉应当怎么制作。这也并不奇怪,毕竟大型魔导器,在这个阶段本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触的领域。

    另一边戈蓝德的队伍要稍微好一些,那位银林之矛的工匠已经搭出了一个架子,但同样进展缓慢。

    甚至连古塔人的天才少女,Vikki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她正紧皱着眉头,一点点尝试着复原印象之中的那些技术。与其他人不同,她学过一些大型魔导器的制作经验。

    只是并不熟练而已。

    汗水很快沿着她脸颊落了下来。

    五个赛场呈环形分布,拱卫于广场中央的安吉那雕像之下,暗影王座、戈蓝德与古塔工匠总会分别位于广场的东北,正北与西北方向上。

    只是五个赛场面向艾尔芬多尖塔的一面,东边的广场上此刻气氛却有些诡异,一片鸦雀无声。

    那里是艾尔芬多议会的赛场。

    吸气声正此起彼伏。

    而视野更广一些的直播间内,也是一片震惊之声:

    “卧槽!”

    “这开外挂吧?”

    “速度这么快!?”

    “这家伙难道是船匠?”

    看台之上,伯爵大人正平静地看着一件又一件成品部件,如流水线一般从自己得意的学生手上一一生成。

    纵使稍有复杂的地方,对方也只是略一思索,然后便开始制作。他用的是一种与其他人大相径庭的手法,令在场的工匠们看了皆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个手法……”

    “等等,这真是古塔学派。”

    “古塔学派可是好古早的学派,不是已经失传了?”

    “我记得古塔学派可是有其擅长于大型魔导器的。”

    “难怪他会用龙击枪。”

    所有人皆不由看向一旁的西林-丝碧卡伯爵。

    而后者不过是微微眯起眼睛,满意一笑而已,他选择的学生,又岂是等闲?

    识货的人显然不止有看台上的大工匠们,广场上的交头接耳的声音正越来越大——以至于Vikki也隐隐听到了下面的讨论。她怔了一下,抬起头来——也不擦额头上晶莹的汗水,只默默看着那个方向下意识咬了咬嘴唇。

    做到这个程度,几乎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而‘古塔学派’这四个字,更是深深地刺痛了她——作为一个古塔出身的选召者,她当然听说过这个学派。在一百多年前,那可是古塔人的骄傲。

    要不是龙魔女之灾。

    或许古塔人今天的炼金术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再低下头,仍由汗水顺着自己脸颊滑下。

    但她低头的那一刹那,目光忽然在一个方向凝固了——

    那是广场的西南方。

    Vikki像是触了电一样差点让手中的作品落在地上。

    她怔怔地看着那张脸孔:

    “……怎么会是他?”

    Vikki宛若看到了一个梦魇。

    直播间内——

    流浪的马儿的目光也同时凝固了。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从一开始便只关注了方鸻与艾尔多芬的罗林而已,但看到罗林的动作时,他还只是小小吃了一惊——只是等到方鸻开始制作。

    他的目光便已经完全呆滞。

    与其他人不同,方鸻第一件制作的便是魔导炉的主核心水晶。

    它的原材料是一块相当巨大的钴蓝方解石。

    不过方鸻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让工作人员来把方解石置入魔力熔炉之内。

    他甚至也没像罗林一样先在方解石上刻阵。

    事实上对方只是走到方解石面前,然后左右看了看,随手在方解石上一按而已——下一刻,七道浅浅的银光,刹那之间在方解石之上闪烁而出。

    七重并行。

    方鸻在心中计算了一下,也应当够用了,他还要省一些计算力来修饰水晶的结构。关于船用魔导炉,他在千门之厅,在安德那里都学习了不少相关的知识。

    而更关键的是,他非常了解水晶——

    在这个等级,恐怕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主核心水晶的性质。

    ……

    “卧槽?”

    片刻,也不知是谁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流浪的马儿也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东南边的广场上,许多有工匠基础的观众,此刻已经从后面挤到了最前面。一片骚动的人群之中,许多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正在上演的这一幕。

    赛场之上,崔宇、木蓝、Dill甚至是灵魂指纹几乎同时从自己位置上站了起来。只有鹰嘴豆稍慢片刻,起身时撞翻了自己的椅子。

    他张大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方鸻手上的动作:

    “这这这……?”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木蓝像是过了电一样,一下打开自己的选召者系统:“等等,这是……”

    “多重并行……”灵魂指纹低声答了一句。

    “啊,我记起来了!”木蓝声音都有些颤抖:“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眼熟了,之前我们真的看过艾德的比赛……”

    “他是……”

    人群之中。

    艾尔帕欣的工匠们正兴奋得一蹦三丈高,手舞足蹈。

    “真的是他!”

    而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苏长风不过摇摇头。他收起了自己的通讯水晶,将双手插入口袋内,抄着手淡淡地看着。

    眼中似乎有一种从容的淡然。

    广场上逐渐扩散开来的异动,甚至引起了看台之上众炼金术士们的注意。艾尔芬多议会的大工匠们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个方向,一时间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而直到片刻之后,一个工作人员像是见了鬼一样跑过来。

    “那边……”

    “那边是……”

    工作人员张大嘴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描述。

    嘈杂的声音,也终于引起了赛场之上罗林的注意。不过这年轻人只是用视线余光一瞥,随即便收回目光,两用魔导炉的大致结构他已经制作完成。

    眼下只需要再把主核心水晶处理好,那么这件作品便算是大功告成了。

    他在心中评价了一下,估计可以给自己打了个97分。

    完美。

    不过这点成绩,已不放在他心中。他正准备轻轻摇一下桌上的铃铛,以示意工作人员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可正是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一个有些平静的声音,正从赛场另一边传来:

    “裁判,我完成了。”

    那声音不高,但吐词清晰。

    它从东南面的赛场上传过来。

    罗林连手都差点抖了一下。

    ……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史莱姆进化史神宠饲养员狂狮少帅冠军之光网游之逆天戒指贵族纹章神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