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快穿]刷脸日常最新章节!

    这一缠,就被缠上了。

    江云月觉得这人心真宽,前一秒还怒目而视,转个眼就对你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和顾诚丰他们道别后,江云月本来打算回家练琴,奈何身后有个跟屁虫,喋喋不休地在问:“你要是不想说就别说,听我说就好了。你今天出来买东西是不是为钟玥的生日买礼物,我看到你买的胸针价格了,钟玥那么对你你居然还对她那么好,你是不是傻啊。”

    “我跟你说,我看钟晨涛也不怎么样,他明知钟玥不喜欢你,还让你参加钟玥的生日晚会,安得什么心啊。我估计他就是想向你炫耀一下他们家财力,当然了,你模样周正,他也可以带着你向他朋友炫耀一下。嘿嘿,我看我们班还没人知道你是顾家大小姐,否则什么钟玥陈未晞都得退到一边,想想她们两人被打脸的场景,那叫一个舒爽啊。”

    “对了,以前顾家举行宴会,我怎么都没看过你,你哥哥说你有参加的呀。”

    江云月侧耳含笑倾听。

    赵佳妮说着说着,便触及到对方温柔的视线,不觉脸一红,结结巴巴道:“你、你看着我干嘛?”

    江云月真诚地道:“谢谢。”

    她知道对方是把自己当做朋友,所以才会一心向着自己,想把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自己,不想让她受到伤害欺骗。有这样一心为自己着想的朋友,江云月觉得心尖暖暖的,目光更加柔和。

    赵佳妮的脸色更红了。

    她一直都知道对方很漂亮,是那种张扬艳丽的美,她以前也嫉妒过对方,又因着对方孤僻的性格不屑与她交朋友,未曾想,当真正与对方接触,才发现她温柔又有耐心。尤其当对方专注的看着你时,眉眼弯弯,含笑倾听,如同静静盛开的水莲花,不胜寒风的娇羞。

    #救命!女票漂亮又温柔,要弯了肿么破!在线等,非常急!#

    江云月看对方脸色红红的,只觉得这小姑娘可真容易害羞,果然平常趾高气扬都是用来唬人的。她眼里笑意更浓:“我要回家了,你还有事吗?”

    “我跟你一起!”赵佳妮雀雀欲试,“我还没去过同学家呢!”

    江云月哭笑不得,如果此时能看见对方的好感度,一定已经飞涨到友好了。

    赵佳妮见江云月不答应,撒娇装无辜样样试来,还威胁江云月:“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和我哥哭诉,说你不喜欢我,又要一个人封闭了。”

    江云月只得将她带了回去。

    刚开门,赵佳妮就蹿了进去,每个房间看了眼:“嗷嗷好羡慕,我也想一个人住在外面,但我妈就是不同意。”

    江云月则进厨房烧了壶开水。

    赵佳妮逛完一圈回到客厅,欢快地蹦向江云月,脸色因为兴奋而红红的:“居然还有专门的钢琴房!好棒!”

    江云月摸摸她头,将倒好的开水递给她:“小心烫。”

    好贴心!赵佳妮笑弯了眼:“嗯。”

    江云月也给自己倒了杯水,又切了盘水果:“我要去练会钢琴,你无聊可以看看书吃吃水果,储藏室有零食,想吃什么可以自己拿,电脑在客房,玩游戏的话双开三开都很顺畅。”

    赵佳妮不假思索地道:“我和你一起去琴房吧!”

    “好。”江云月非常满意收获一枚免费的劳力。她一个人练琴总有差错,有个人听听提提意见也是好的。

    江云月一开始弹得是练了一上午的《欢乐颂》,这首曲子她已经熟记于心,弹起来也发挥自如,一曲终了,赵佳妮非常捧场的鼓掌,她也是从小就学习钢琴的,自然清楚江云月这一手的水平:“切换自然流畅,很不错。”

    《欢乐颂》之后,江云月开始练习《悲怆》,练习了那么多天,这首曲子流畅的弹奏下来已经不成问题,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还是赵佳妮给了她意见:“我觉得你这首也很不错,但是……我以前学这首曲子的时候,老师就和我说过,这首曲子的情感不能只是悲怆愤懑,它应该还有挣扎。”

    挣扎,对命运的不屈。

    “唉,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古典主义的作品,太严苛了,每一处细节都要处理完美,没学过钢琴的人谁听得出你完不完美,他们更喜欢看人炫技,什么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李斯特《唐璜的回忆》《钟声大幻想曲》,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之类的。”赵佳妮忍不住抱怨,“去年我爸还想让我在晚宴上弹《彼得鲁斯卡》,我学的手抽筋还是没学会,最后放弃了。”

    江云月一开始也是打算在这几首曲子里挑选的,但毕竟这些对她来说难度太大,即使有身体本能和种族天赋加持,她也很难协调好手指,只能退而求其次选了贝多芬的《悲怆》。

    赵佳妮好奇地问:“你怎么开始练这首了,是打算后天钟玥生日宴会上弹给她听吗?这也太狠了吧,我都能想象到钟玥难看的脸色了哈哈哈哈。”

    生日晚会弹《悲怆》,估计要被主人赶出来。

    笑完之后,赵佳妮又道:“钟玥这人爱炫耀又小心眼,我估计她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而且还有句话她没说,只怕钟玥看到盛装出席的江云月,很有可能连门都不愿让她进,哪有宴会主人愿意自己的风头被一贯瞧不起的人抢走的。

    江云月自然不可能告诉赵佳妮这首曲子她打算在a大演奏,因此只笑道:“不管到时候弹不弹,接受了对方的邀请,我总要有所准备。”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