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快穿]刷脸日常最新章节!

    “来音谷分攻、守、辅助三大家,家师为清衍真人,主修箫剑,守家谷主为清华真人,主修古琴。”女子简单解释了一下,又道,“我和师兄仍需历练,你可拿着信物进入谷内测试,你如今已是筑基期,若过得测验,应当可入内门,到时便能拜入清华真人门下。”

    江云月取得信物,向她道谢。

    她笑道:“相逢即是有缘,就此别过,望来日再见。”

    她说话的时候,身边的男子一直都含笑倾听,江云月细细一看,才恍然发觉他目不能视。江云月也没提,只顺着对方的话道:“珍重。”

    女子笑笑,抱起琵琶,和男子并肩走远。

    走了一段路,执箫男子才开口:“心情很好?”自家师妹虽然心软,但也不会多管闲事,今天倒是难得。

    女子咬牙,眼中恨意难掩:“这阵法和当初将我家三十六口灭门手法一样。”

    执箫男子知道师妹被师父领回来时是孤儿,未曾想到她有这样的经历,叹了口气,伸手摸摸她头发,没再说什么。

    女子冷笑:“那些魔界中人想杀她,我偏要救他们。”

    另一边,江云月还在思索着这两人的名字,但想了一会也没想出来,就抛到脑后了,她对季霖元说:“我想先去来音谷,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此时慕君年应该已经知晓计划失败,而这里距望春镇也就一天的路程,再准备估计也来不及,所以江云月认为季霖元一个人还是很安全的。

    来音谷名声响亮,自家如有兄妹拜入来音谷也是好事一件,季霖元自然不会反对,不过他还是多问了句:“你回过家了吗?”

    江云月一听就知道季霖元要说什么了,她摇摇头回道:“没有。”

    果然,季霖元皱着眉头道:“你先和我回望春镇,二叔和拾萱找你找了这么久,你也该和他们报句平安,来音谷迟点去也无妨。”

    江云月其实并不想回季家,不说现在季家周围被慕君年布下天罗地网,单是她如今才筑基期的水平就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她随手拨弄琴弦,忽而一笑:“大哥你要不要听我说个故事?”

    季霖元看到她狡猾的笑容就知她不怀好意,琢磨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好。”

    说着,便收回手中的剑,坐了下来。

    江云月到没直接将故事,她先问了个问题:“大哥你认识慕君年吗?”

    季霖元虽不知这人和江云月要讲的故事有什么关联,不过还是回答了她:“认识,当时你不见,拾萱出去找你不小心扭伤脚踝,还是慕兄送他回来,慕兄为人光明磊落,人品才貌上佳,实为好友之选。”

    说到这,季霖元有了好奇:“你认识慕兄?”

    扭伤脚踝。

    江云月冷笑:“自然认识,当初将我打下悬崖的可不就是他。”

    季霖元大吃一惊:“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江云月半眯眼,想到自己最初在崖底下挨过的那一个月,就特想亲手挑断慕君年的手筋。

    他不是想要从季霖元身边下手,取得他信任吗?她偏偏不如他愿。

    江云月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省去空间镯的事,同时也隐瞒下季拾萱和慕君年早就勾搭的事实,只道季拾萱也是被慕君年表面的道貌岸然蒙蔽了。

    季霖元自是不信:“你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江云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今天遇到的这些人是冲谁来的?”

    季霖元也知晓今天的事不可能是简单的杀人抢劫,他本想回去后再找人详细调查一下,未曾想江云月直接挑明,眼里也带了几分思索。

    江云月不再说话,顺手弹了取《春风》。

    之前一战两人均已力竭,《春风》多少能加快体内灵气的恢复。

    一曲毕了,季霖元已经想明白:“你是说,他们的目标是我?”

    江云月摊了摊手:“我身上可没他们想要的东西。”她笑道,“你说,用什么样的方法能最快地得到一个人的信任?”

    不需她说,季霖元也明白慕君年是打着在他精疲力竭时出手救他,从而获得他信任的主意。他轻敲着桌子,回想季家会有什么东西是慕君年觊觎的,想着想着,便想到了父亲曾提到过的《驭兽曲》,叩桌声骤然而止。

    江云月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他已经想到原因,笑着又抛出一句提醒:“有时间,你仔细看看慕君年的修炼。”

    魔道之人的修炼和正道修真不同,魔界多贪婪残忍,吞并他人内丹借此提升实力实在是常事。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慕君年,翻翻手就能覆灭一个季家,但因着两年前他潜入佛门盗取佛门宝物,被佛门弟子重伤,体内打入金刚印,幸得潜入竹林,被季拾萱救走。两年过去,江云月估计他实力最多也才恢复八成,仍需调养修炼,季家便成了一个很好的选择。否则一旦他受伤的消息传开,不止魔道,还有无数正道要来追杀他。

    说到佛门金刚印,江云月就想起佛门大弟子无相。

    无相,佛门“无”字辈,无心无欲,无求无相。据说他年仅十九便已修得至身为虚,开元化明境界,当初打入慕君年体内的金刚印就是他借由师祖真迹,以力打力,从而重伤慕君年,夺回佛门至宝,也莫怪人人都赞他心无高低,形神俱妙,便是他师父也感慨他未来必在自己之上。

    而这人,目前就和他师父暂居来音谷,与来音谷清衍清华真人说道。因此,为了保命,江云月也势必要进入来音谷。

    想通慕君年所求,季霖元也没心思再坐下去。如果江云月说的事都是事实,那么家里恐怕也要乱一阵,她不回来也好,因此季霖元也没强求。

    在季霖元走的时候,江云月最后说了句:“小心里应外合。”看到季霖元紧缩的瞳孔,江云月知他明白自己的言外之意,笑笑便不再说话。

    与季霖元分别,江云月使了些银子,让人将慕君年就是魔尊的消息放了出去。

    嘿,他想要隐姓埋名休养生息,也要问她答不答应。

    至此,江云月身边的银子已经花的一干二净,想想去来音谷的道路,她只觉得前途渺茫,干脆走起山路,召出将军,一人一熊猫在山涧里悠哉地逛了起来,权当历练。幸好筑基期已经可以修习除尘术,否则她得崩溃。

    不过,走山路也有走山路的困难,有些地方地势陡峭,走的时候不仅要小心脚下的道路,还要注意山上的滚石,尤其下雨天就更麻烦了,不过也因此,令她的筑基初期更为巩固。再遇下雨,她也不急着赶路,直接找处山洞,练习第三曲目《高山》。

    与前两首的守成不同,这首曲子是带有攻击性,曲调回环曲折,犹如层层高山险阻,恰迎合她所处高山。这首曲子对右手要求很高,用到的技巧多,又要求精力集中,江云月从一开始练习第一节就灵力耗尽到如今能坚持到一半,实在可喜可贺。

    因着每时每刻都推敲曲谱,江云月走路时一不注意,脚底打滑。她反应极快地护住怀中的古琴,等下滑趋势一止,赶紧爬起来翻检查古琴,在探查到古琴没受损坏后顿松了口气。

    将古琴收回到空间镯里,江云月才感觉到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