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恶女重生纪事最新章节!

    高以泽将楚寻抱回家里时,她一动也不动,头埋在他的胸口处,缩成与她本身高度不成比例的小小一团。

    她是这般的轻,这般的安静,若不是她嘴里吐出的热气让他感觉到她还活着,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着了什么魔,带回了奇怪的东西。

    进屋,锁门,将她轻柔的放在沙发上,高以泽俯身看她。她仍旧那般胆怯又迷茫的将自己团团抱住,看上去可怜又无助。

    “阿寻?”高以泽越来越不敢确定了。

    这是他记忆中的阿寻吗?那个活的矛盾又假装坚强却又时不时流露出孤独寂寞的阿寻?

    或许是高以泽靠的太近了,楚寻感觉到了不舒服,她伸出手朝他的脸突然推了下,高以泽就这么措不及防的跌坐在地上。

    不经意间他看到了她腕上戴的那条链子,那条他曾经亲手帮她带上,他再熟悉不过的手链。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虽然不知道阿寻是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取下,但无论怎样都让他产生了微妙的心里变化。

    她是阿寻没错!

    他常年面无表情的脸竟慢慢凝上了温柔的笑,这样的变化,连高以泽自己都没察觉。

    俩人都是*的,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感冒,高以泽分析了现下的情况,决定先洗澡睡觉,无论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话还是等休息好了再说也不迟。

    “阿寻,要不你先去洗个热水澡,不管遇到了什么事,等明天天亮了,你再告诉我,好吗?”既然决定了,高以泽不再犹豫,他说完话后见阿寻仍旧一脸的茫然没什么反应,索性站起身抱住她,亦如他之前在雨中不由分说的将她抱进车里一样。

    他一直都是这般冷静理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做出他自认为最正确的判断,而后摈弃杂念坚定不移的执行。

    高以泽放好了洗澡水,回身看楚寻正站在浴室的门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虽然眸色仍旧的迷茫,但好歹有了反应,在高以泽的示意下,她愣愣的走向浴缸,弯下腰将手伸进了水里。

    高以泽听到她微不可查舒服的叹息,嘴角情不自禁的弯起,看来他的决定是对的。

    “阿寻,洗完澡好好睡一觉,放心,一切有我……”高以泽在雾气蒙蒙中说着安慰的话,岂料他尚未走开,楚寻竟旁若无人的站起身脱起了湿哒哒的衣服。

    高以泽一惊,耳根子瞬间烧红。

    阿寻虽然穿着睡衣,可或许是初春的缘故,睡衣很厚,即使淋湿了显出婀娜的轮廓,但睡衣并不透。可此时她撩起衣裙,衣摆划过她的小腿,大腿,直到腿根,高以泽陡然转身,千年不变的镇定面容终于皲裂了,“你,你,我先出去了。”

    高以泽走出浴室后,小心翼翼的带上了门。微微垂眸,蹙起了眉头,阿寻,你到底是怎么了?

    高以泽心绪难平,折身去了自己的卧室,找出了一套全新的棉质套头睡衣,

    再次走进次卧室,浴室内传出哗啦啦的水声,高以泽敲了敲浴室的门,“阿寻,睡衣我就放床上了,放心,我待会就不进来了。你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我们再聊好吗?”

    高以泽等了会,里面仍旧只传来水声,并无半分回应。他更深的拧紧了眉头,虽然七年前在阿寻刚离开高家时,他去找过她。但那会儿她看上去就像个没心没肺的陌生人,甚至把他气的够呛。他那会儿甚至还在心里暗自发过誓,往后再也不管她的死活。

    可虽然这么说,他还是时不时的留意她的消息。知道她签约了模特经纪公司,知道她是公司大捧的艺人,知道她和她的经纪人关系暧昧,知道她事业发展的风生水起,知道她过的很好,至少比在高家仰人鼻息要好过千百倍。

    这样,他便放心了。

    看来,世上孤独的人,又只剩他一人了而已。

    高以泽在自己的卧室冲完澡后,心中千头万绪想了很多,他实在不明白阿寻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遭遇了什么不幸的事?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人是好好的,这世上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他会帮她,不管她需不需要,他都会站在她身边。

    高以泽从卧室出来后,看了眼次卧室,房间门还是他出来时的微合状态,高以泽停在门口,有些担心,他想了想走向厨房冲了杯牛奶。

    手中握着牛奶,高以泽微微攥了攥掌心,才抬手敲了敲房门,“阿寻,你洗好澡了吗?”

    “……”

    “还是睡了?”

    “……”

    “要不喝杯牛奶再睡吧,有助睡眠,呃……你不出声我就进来了……”高以泽说完话后在房门口又站了会才轻手轻脚的推开门。

    浴室的灯仍旧开着,高以泽绕开通往卧室的隔断,这才看清床上已然鼓起了一块。

    高以泽眨了眨眼,离的近了才听到楚寻平缓的呼吸声。

    看样子已经睡着了?但是头发还是湿漉漉的,那是一头长达臀部的浓密长发。高以泽摇了摇头,他从来就没见过活的这么糙的女人,从她还是女孩开始,他就觉得她简直不是一般的糙。

    高以泽将牛奶放在床头柜,走进浴室取了电吹风,浴室有些杂乱,洗澡水没放掉,换掉的睡衣以及洗澡用的毛巾都随意的扔在地上,湿哒哒的。

    高以泽面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了下,这样不负责任的事情,除了楚寻还有谁能做的出来。

    他皱着眉头将浴室简单收拾了下才拿着电吹风走了出来,通上电,温热的暖风吹在她的脸上,带着风声震动的声响,她竟睡的香甜。

    待高以泽吹干了楚寻的长发,他不免在心头感慨,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啊?明明一副遭受了巨大苦难的模样,怎么一沾上枕头就睡的这么死啊。

    高以泽怔怔的盯着楚寻的侧脸看了好一会,直到他恍然察觉自己正在做一件蠢事时才匆匆站起身,收了电吹风,又顺手拿走了牛奶杯,倒掉已经凉透的牛奶,洗净杯子,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可是,他却没有楚寻那般好眠了,双手枕在脑后,脑子里过电影般的全是十七八岁那年的种种。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