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古穿今之奉你为王最新章节!

    楚昱还以为戚绍川是主动给他开门,心里未及高兴,就冷不丁被一屉包子摔了一脸。灌汤包薄薄的皮儿都摔破了,浇了他一头肉馅儿汤汁。

    又咸又腻的,顺着头发丝滑下来,还挂着馅。

    头发还能多洗洗,他那身上好的定制西装恐怕是彻底毁了。

    摔人一脸包子的事,听起来根本不像是自持优雅的戚绍川会干出的事,他总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得体大方,就算是对那些小情郎们也无一例外。

    偏就在楚昱这儿,气炸了天,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难堪。

    楚昱也是没想到戚绍川会这么不近人情,包子皮和馅都碎了一地,抬脚不小心碾到了才反应过来。他挪挪脚,面皮黏糊糊的粘在脚底,就好像他这份无处安放被碾的稀碎的感情。

    他走上门前,不死心的敲门,好一会,门缝底下塞出一张纸来,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

    虽然不太明白他想干什么,但还是照着这个号码拨过去,电话没响两声就被接起,一个娇滴滴的男声掐着嗓子,问他需要什么服务。

    陪//睡八百,过夜一千二。

    竟是个特殊服务的小电话!他知道戚绍川是故意的,再把纸片翻过来一看,龙飞凤舞的画着硕大的四个字——好走不送!唯恐旁人看不着似的。

    楚昱脸都青了,是有气撒不出,也不敢撒。

    他挥着拳头敲了会门,门里当没听见似的,又或者是干脆当他楚昱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

    他俩的事虽然扯不到穆风的头上来,但终归心里还是向着戚绍川的,他看看楚昱,道:“他不想见你,你就先回去吧。”

    楚昱转头,先瞪了廿七一眼,然后用眼神上上下下的剐着穆风:“你就仗着他喜欢你,光明正大的脚踏两只船?!”

    穆风听得糊涂,转念一想忽然就明白了,笑问:“他这么跟你说的?”

    看来戚绍川是铁了心想跟楚昱划清界限,不然也不至于连他都给套了进去。穆风摇摇头,顺着这思路说下去,当足了一把恶人。

    “我是脚踏两条船,但我对他好啊。倒不比某些人,心情不好就装个十年的死,心情好了再诈个尸……对这种从头到尾就是为了吃顿霸王餐的人,您说可不可恶,楚老板?”

    穆风掏出房卡,在自己房间门口刷了一下,“您也是做生意的人吧,那您说说,有人会吃了一次哑巴亏还想再吃第二次吗?”

    他伸手揽过廿七,打开门悠哉地进去,最后再探个头出来,朝楚昱笑道:“夜短的很,我还很忙,楚老板我就不送你了。”

    忙什么,看廿七腰上盘着的乱摸的手指就知道了。

    咣,门关上,把楚昱一个人留在走廊里,淋着一身的包子汤。

    穆风和戚绍川倒真不愧是十年老友,气人都一色的不留情面,一个半字没说,一个三两句话,就把楚昱怼的差点厥过去。

    楚昱在俩人房间门前踱了小半小时的步子,愣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一转身,迎面对上一名被客房服务叫来的保洁小妹。

    小妹个子矮矮的,推着个保洁车,一眼看到干净地毯上黏糊糊的包子泥,当场就发飙了。一边弯腰处理一边把楚昱喷了个狗血淋头,说他太糟蹋东西。

    楚昱被小妹一掌推到旁边,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了。

    地上的污渍稍微处理了一下,但到底还是留了印子,小妹可惜着又得跟上头报备换一块新地毯,然后捧着看看到底是哪个没素质的,结果一抬头,腿都吓软了。

    嘴皮子一抖,颤巍巍喊了个“楚、楚总……”

    这人那是什么没素质的游客,可不正是那位白手起家,一手创立了这个“青青餐饮集团”的楚总,才能让她这种没什么学历又没什么一技之长的农村姑娘,也能在城市里混口饭吃。

    她虽没见过楚昱本人,但是入职学习企业文化的时候,在大屏幕上见过楚昱的照片。当时她还感叹这位大老板实在是年轻有为,没想到真人比照片还更帅了那么一点。

    一想到她刚才不分好歹的把这位*oss骂了一顿,顿时心虚,也就不觉得楚昱比自己的饭碗能帅到哪里去。

    “楚……总?”

    楚昱回过神来,看了保洁小妹一眼,叹口气也没追究什么,挥挥手让她走了。

    没几步又把她叫停,问:“有没有干净衣服?”

    女孩疑惑,也不敢多嘴,说她那里哪有什么像样的衣服,只有酒店给发的工作服,灰灰蓝蓝的一件。

    楚昱也不嫌弃,跟她到休息间里拿了套男款的保洁制服。跑到厕所间里换上,把自己一身肉包子味的高档西装随便叠了叠,找个干净的空垃圾袋装起来。

    他直接在厕所的水龙头下冲了头发,用洗手液当洗发露,挤了一大坨,跟自己赌气似的猛地在头上搓,直搓的头皮发红有些微微的疼了才住手。

    再抬起头来,镜子里早就不是那个英气勃发的集团楚总了,一身灰不溜秋的制服,袖口因为工作的磨损都起了毛边,衣服宽松根本显不出他的身材来,再加上胸前别一张工号卡,整个活脱脱一个打工仔。

    他想起很多年前,自己在外求学打工的时候,也是这样灰扑扑的,丢在人堆里拿放大镜都找不出来,当时低声下气挨的骂可不比这狠得多。

    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那时候的日子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再提起。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