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我的杀马特男友最新章节!

    许诚走在路过外面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房间里面好像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是他的错觉吗?

    “叩叩。”许诚敲了敲房门,口气有些严厉,“许轼铭,你在里面做什么?”

    许轼铭魂都吓没了,一身冷汗,手忙脚乱的将视频关掉,随便点开一个网页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许诚推门而进,目光在许轼铭的电脑上面扫了一眼:“你刚刚在干什么?”

    “网页弹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许轼铭不耐烦,“没事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注重一下*行不行。”

    刚刚自己听的确实是一个男人的叫声没错,作为一个经常接触过这方面的人来说,许诚对这种声音熟悉的很。但是自己一向是比较小心翼翼的,他的儿子许轼铭并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按理说的话,平时也是不会接触同性之间的事情,所以网页弹窗也是很正常的。

    “不要玩的太晚。”许诚冷冷的说完,关上门就走了。

    其实在一般情况下,许轼铭家的隔音是非常不粗的,但是因为他非常嚣张的在自己的卧室里装了两个超级大的音响,以前在家没事的时候就是开着音响听歌看电影,效果堪比电影院音乐会现场。但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韩润今天会给他发这种东西,导致他没有一点点防备,亚美爹就这样通过大音响传了出来。

    恰巧的是,现场偏偏这个节骨眼回来,正好路过他的门前。听得清清楚楚。许轼铭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平时对这方面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兴趣,才没有让人怀疑,不然以许诚的心性,估计自己现在很有可能被打断了腿。

    许轼铭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但是很快他又怒气冲冲的给韩润发过去一个愤怒的表情。

    【私聊】

    许轼铭:出来!!!!!!!!!!!

    韩润:怎么样,效果非常直观吧

    许轼铭:[愤怒/表情]

    韩润:[尴尬/表情]怎么了

    许轼铭:你发给我的是什么鬼!

    韩润:这可都是我的私藏,你知道我多少次苦求种子才求来的吗?

    许轼铭:你不会……

    韩润:不用在意细节,总之,你看了吗?

    许轼铭:看了一眼,吓得我关了。

    韩润:咳咳……开始都是这样,但是后来久了就好了。

    许轼铭:你到底为什么要给我发这个,你不知道我现在还只是一个纯洁的高中生吗?

    韩润:我这不是为了帮助你了解同性之间的事情吗。

    许轼铭:……那你可以温和一点,一上来就是这么激烈的,我简直是没有一丝丝防备……

    韩润:咳咳,这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我认真反思一下,那我先给你发点其他的东西,你看看再说。

    韩润:[文件]

    许轼铭:你又来!

    韩润:只是基本小说,你先看看……要是觉得不适就千万止步,别再继续喜欢你老师了。

    许轼铭:哦,那我先看一下吧,不过好像懂很多的样子。

    韩润:我还有事我先走!

    许轼铭把文件下载下来以后,打开发现原来是一个小说合集,他平时没事的时候也会看一些小说,比如什么《黑道公子和霸道校花的倾世绝恋》,《坏小子的恋恋公主》等等,每次许轼铭看的时候都擦了好几把眼泪,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杀马特啊,向他这种千年难遇的至尊级别贵族杀马特,他深深的觉得自己应该扯大旗重新开帮立派,一定要将苏幽雪那个小贱/人除名。

    文件很快就复制到了手机里面,许轼铭是准备等会躺在床上看的,他习惯在手机上看小说。

    许轼铭钻进被窝里,点开了一个小说,看着看着,他的脸忽然红了起来,咬牙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但是过了一会,又有点贼眉鼠眼的把手机捡了回来接着看。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古川发现许轼铭的眼神奇奇怪怪的。

    上课总是走神就算了,还一直盯着自己。古川手执教鞭,在黑板上敲了敲:“不要看我,抬头看黑板。”

    许轼铭依旧神情恍惚,他昨天熬夜看到了凌晨五点才将那合集看完,那些小说短的只有几千字,多的也就是几万字,但是每本小说的内容都粗俗不堪,导致他觉得他现在有点气血不稳,看着古川就想起了小说里面的内容。

    古川盯着许轼铭,这孩子怎么回事,之前自己还以为对方是真的想好好的学习,没想到今天就开始故态复萌,又开始走神不认真学习了。

    “啪啪!”古川的教鞭敲上了许轼铭的头。

    许轼铭一脸茫然的回神:“怎么了,老班。”

    “好好上课,不要走神。”古川黑着脸。

    许轼铭心里一个激灵,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到对方的嘴唇上,然后吞了口口水:“好好。”

    古川不太满意许轼铭的反应,对方看起来呆呆愣愣的,又奇奇怪怪的,但是还是回头讲课。

    下课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余纤灵抬头说:“古老师,刚刚宋主任来办公室找你来着。”

    “他找我何事?”古川放下手中的课本。

    余纤灵也是被这个何事酸的浑身发麻,但是还是说:“不知道,宋主任只是道办公室转了一圈,问了声你是不是在上课就走了。”

    古川微微皱眉,说起来,宋主任最近自己确实是很少见到,除了之前自己打电话找他帮忙送许轼铭到医院,前前后后已经是有几天没怎么见到了,正好自己现在有点事情找他,索性就去他办公室找他一趟。

    “宋主任。”古川敲了敲门,“我有些事情找你说说。”

    宋聚华正毫无形象的趴在桌子上玩着手机,一听见古川的声音吓得刷的一下抬起头,手中的手机一个没拿稳,直接甩了出去,咻咻的摔到古川的脚边,屏幕在地上划过,宋聚华露出肉痛的表情。

    古川顿身,准备将手机捡起来。

    “别捡!!!”宋聚华站起来大喝一声,一个箭步冲上来一脚踩到自己的手机上。

    古川:…………

    “宋主任这是何意?”

    “这个……这个……手机太破了,我正准备换一个手机,而且古老师一来我就将手机扔出去,我只是害怕你会认为我这是让你捡肥皂。”

    说完宋聚华就想打自己一耳光,这他么还不如不说呢,可是不说又怎么解释呢,万一真的被古川捡起来自己手机屏幕上那张自己偷拍的对方的照片怎么讲?!

    “何物为捡肥皂?”古川不解。

    宋聚华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这古川不知道捡肥皂是什么意思,不然自己现在还真是不好解释了。

    “捡肥皂啊,就是弯腰鞠躬的意思,你看你对我鞠躬,表示我是你的长辈,这不就是占你便宜吗?”宋聚华胡乱解释一通,又扯开话题问,“古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古川皱了皱眉头,与宋聚华一同坐了下来:“是这样的,宋主任,之前想必班中发生的事情你也是略知一二吧,王创同隔壁班的男生打架。”

    “嗯。”宋聚华点头,“那时候我有点事没能及时赶到,不过我听说不是已经给了处分了吗?”

    “是这样没错。”

    宋聚华看着他,等着古川的下文。

    古川没说话。

    “嗯……所以你想说什么?”

    “我是在想,这件事情我还好,但是王创只是一个学生,势单力薄,赵校长锱铢必较的性格在校内又是人人皆知,我怕此事会给王创带来不好的影响。”

    宋聚华说:“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实话跟你说吧,赵校长已经联系了好几个他认识的人,准备给你小鞋穿,上头或许也要寻寻你的错处,过几天期中考试的时候你最好是注意一点,我觉得他会在这件事情上动点手脚。”

    “怎么讲?”

    “到时候你一定要仔细监考,一点错误都别犯,不过他可能会到时候随便指一个学生抄袭而你放水,从而会影响你的事业。”宋聚华猜测。

    古川推了推有点下滑的眼镜,虽然他知道赵校长小肚鸡肠,但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对方小气成这样,昨天还好,今天一来办公室感觉自己的任务好像就多了许多。

    一会是这个班的班主任过来满脸笑容的拜托他翻译一下这篇古献文,一会是另一个语文老师过来拜托他帮忙批改一下卷子,不用说都是赵副校长授意的,虽然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确实是会增加他的工作量。

    但是现在担心也是无用,古川起身准备离开,宋聚华也立马起身,谁知他随手塞进口袋里的手机没装好,咕噜噜滚了下来,还在地上翻了几个身,最后正面朝上又停在了古川的脚边。

    古川看了看地下被摔的屏幕亮起来的手机,又看看宋聚华。

    宋聚华:……

    “这是……”古川弯腰将手机捡了起来,壁纸是一个人侧面的照片,看样子大概是在学校里,旁边的背景里还有学生在做操。古川辨认了一下,看校服是自己学校的学生,但是壁纸上面的这个人,这个中分头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

    古川默默的将手机还给宋聚华,还目光深长的看了一眼他。

    宋聚华觉得自己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这下看来真是完了,自己啥心思都要被发现了吧。

    “宋主任,下次拍学生的时候不要把我拍进去了。”古川严肃的开口。

    宋聚华:……

    所以说他红着脸告白都准备好了到底是脑袋里装了什么啊摔!

    下午回家吃饭的古川还是有些不解,他手中端着古妈妈盛好的米饭,喝了一口果汁。

    “哥,晨远。”古川皱眉。

    古羡忙着和晨远抢瘦肉,然后夹到古川碗里,闻言两个不约而同的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他,异口同声:“怎么了,川川?”

    “我要让你们捡肥皂。”古川说。

    “噗——”两个人大惊,一口口水喷出老远,“咳咳,咳咳……你说什么?”

    “怎么,只是有些占便宜,你们为何反应这般大?”古川问。

    晨远还是咳嗽不已,幸好古羡年纪大控制力比较好,他忍住咳嗽小心翼翼的问:“川川你是不是不知道捡肥皂是什么意思呀?”

    “还有几个意思?不是弯腰鞠躬敬我是长辈的意思么?”

    “胡闹。”古妈妈用筷子在古川头上敲了一下,“你哥哥才是你长辈。”

    “其实捡肥皂……”古羡见古妈妈回厨房盛饭这才小声说,“就是同性之间性邀请的一个意思。”

    古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川川,这是谁跟你说这个的?”古羡装作若无其事的问。

    这是宋主任随口说出来的,古川也没当真,就说:“我在网上看的。”

    “现在这网络啊。”古羡挥着筷子义愤填膺,“尽是一些不好的东西,不知道容易教坏别人吗!”

    沈晨远戳戳古羡:“羡羡哥,现在互联网都整治很久了。”

    古羡说:“那就表示力度不大嘛!”

    古妈妈揪着古羡的耳朵:“我看就先整治一下你好了,天天吃饭的时候说话,还没完没了,信不信下次让你在门口吃完再回来!”

    古羡委屈的塞了口饭到嘴里。

    期中考试来势汹汹,大家都在紧张的复习,许轼铭除了夜晚偷偷躲在被窝里面看一些小黄文之外,也不得不拿起课本认真学习起来。

    古川的《古汉语常用字字典》被许轼铭带在身边,日日夜夜钻研,还真让他不用度娘就磕磕巴巴的翻译出来了一次课文,也是破天荒在课堂上第一次受到古川的表扬。

    【群聊】

    卢凯:我似乎感受到了威胁。

    胡*:卢凯在老师心中一宝的地位俨然不保,许轼铭这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宋学博:许轼铭最近学习的劲头很足啊

    吴柳青:怎么,不许我家小光头学习吗?!

    卢凯: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郭天星:天天下课嘘寒问暖,相信过不了过久就是她家的了。

    吴柳青:老娘碍着你了!

    许轼铭:我不想当一个男颜祸水,大家别再为我吵了。

    卢凯:……

    胡*:……

    吴柳青:……

    吴柳青:我不认识他。

    卢凯:咳咳,那是许轼铭,我问你,你最近怎么学习这么的认真?

    许轼铭:因为我想抢你在老班心目中一宝的地位。

    胡*:……目标很远大,少年加油。

    许轼铭:我现在已经是五宝了。

    宋学博:前面的四宝是谁?

    许轼铭:卢凯,胡*,王创,王婉月。

    王婉月:作为一个低调的学霸,我只想默默的当一个安静的美女子,不要打扰我做完手上这十七套卷子。

    王婉月是十班一大霸,学霸颜霸胸霸,凭借自身三大优势,笑傲整个年级毫无压力,众人在她面前是不敢造次的,所以王婉月说完话群里也就自然而然的冷场了。

    期中考试的时候考场里是不准带手机的,老师有金属探测仪,只要在学生身上扫一下基本上就可以将口袋里的手机搜出来,再加上考场里也有信号屏蔽器,前后两个老师监考,就算是有作弊的工具,也是拿不出来的。

    晚上的时候许轼铭和韩润在一起咕噜噜商量了半天,敲定了注意。

    现在韩润已经是许轼铭的狗头军师了,许轼铭做事情都要和韩润讨论一下的,对方看起来也是一副经验十足的样子,虽然每次只要提起这件事情韩润就气急败坏,但是不得不说韩润的方法还是挺奏效的。

    接到电话的时候古川正脱了衣服准备去洗澡,浴袍已经穿戴好了,却听见手机响了起来。

    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点,古川接通了电话:“许轼铭?”

    “恩恩,是我是我。”许轼铭点头。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题不会做?”

    “不是,是另外的事情。”许轼铭的声音可怜兮兮,“明天就要考试了,我有点紧张。”

    “这么多年都考过来了,还怕这次?”

    许轼铭说:“老班,你知道我学习不好,我怕我没考好拉低了班集体的平均分。”

    “其实就算你们成绩出色,排名靠前,我也并不能得多少奖金。”古川笑笑,“所以你并不用有过大压力。”

    “哦。”

    古川问:“还有什么事吗?”

    许轼铭想了想:“没有事了,得到老班的安慰我心里好很多啦。”

    “嗯,既然如此,我先挂了。”古川随口说,“我还要去洗澡。”

    洗澡……

    洗澡……

    洗澡……

    许轼铭抱着手机荡漾了。

    所以现在在浴室里,水汽蒸发,镜子里模糊的人影,完完全全脱掉衣服的老班显出劲瘦的腰肢,笔直有力的双腿……

    许轼铭捂住了鼻子。

    【私聊】

    许轼铭:都怪你!

    韩润:我怎么了?

    许轼铭:都怪你给我看的那些肉/文!我现在脑补根本停不下来!

    韩润:…………

    许轼铭: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一想到老班说他在洗澡我就……

    韩润:等等!!!你还未成年,你们的进展不能这么快的!!!

    许轼铭:我就随便想想,我还在自己家。

    韩润:咳咳,总之未成年之前乱想可以,千万别付出行动!

    许轼铭:0.0大学我离开这里了怎么办?

    韩润:……那是你的事。

    许轼铭陷入了深深的忧郁之中。

    总之第二天考试的时候古川只看见许轼铭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副看起来就是没有睡好的样子,半眯着眼睛往考场去。

    古川和许轼铭不在一个考场,所以现在遇见也是纯属巧合,但是许轼铭低着头踢踢踏踏的,没有看见古川。

    “许轼铭。”古川走过去,“是否因为今日期中所以昨晚没有睡好?”

    许轼铭现在一看见古川就想起了自己昨晚意/淫的事情,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老老老老班。”

    “结巴什么?”古川疑惑。

    许轼铭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感觉自己的睡意一下子飞了:“没没没有结巴啊。”

    “今天精神不佳如何考试?”古川严肃脸。

    许轼铭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