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穿越之闲人修仙GL最新章节!

    “阿爸!他还活着!”韩衣凝一惊非同小可,止不住双手发抖,去抓他衣袖,秀美的眉目露出喜悦的泪光道:“沐大哥快告诉我,阿爸现下在哪里?我要去找到他,你是不是已经见过他了……阿爸他果真还活着……”

    她自百年前已经很少这样方寸大乱,秀雅的双眸流出泪水,心中只被亲人的消息占据,浑然忘记其他。沐阳见她激动,不由也有些发抖,咳的更加凶猛,捂着胸口的伤痕,忍着疼痛,嘴巴张开道:“就在……此地不远……他被人族锁在天竺山核心处的镇妖塔中……”

    “什么!你,你如何得知!”韩衣凝吓的面色苍白,怎料到是这结果,颇有不信。

    “我……”沐阳再要说话,伤势太重,口鼻伸出鲜血,再也撑不住,身子向后倒了下去,韩衣凝伸手扶住他急的呼喊,沐阳却无法转醒,她连忙撤了结界,外间三人感觉有异这才奔进房间,见到沐阳浑身是伤,一些伤口隐隐散发妖毒的黑气时,司马让大家散开些,以深厚灵力帮他镇住了伤势。

    叶季晨掏出一大堆丹药给翠羽道:“先疗毒。”

    翠羽去给沐阳塞了半天,不见几分起色,韩衣凝才擦了眼角眼泪道:“沐大哥体质特殊,丹药便是再好他的吸收都有限,补的太厉害反而他需要更多时间来消化……这伤怕是没几天时间,他难以清醒……”

    司马静楠观她模样,瞧是哭过,便起身心疼的将她搂进怀里,给她拭泪道:“没事儿的,我已经帮他稳住了灵根,他虽没有多少灵力,但贵在身体强壮,这些伤养上数月自当痊愈。”顿了顿,开口道:“他怎么会有伤?他跟你说了原委吗?”

    韩衣凝摇了摇头,想和盘托出,又怕是一场误会,沐阳清醒以前她不好妄下论断,只是淡淡道:“我二人刚刚叙旧,沐大哥待要细说他所经历的事,但一时伤重便昏迷过去,我还没来及问出什么。”

    “不要紧,你也别急,我们总会有答案。”司马对她都温柔备至,韩衣凝在她怀中头一次心怀愧疚不敢看她眼眸。

    叶季晨在一旁思索道:“他灵根杂乱,法力低微,非修仙之人,便是夺了人阳气,又有何用?既不能像妖修魔修那样修炼,又不能炼出天材地宝……便是补伤,那些阳气他也消化不了……实在奇怪。”

    “你别说了,大哥哥都伤成这样了,等他醒了再问吧。”翠羽见她还追着不放,抢白她几句。叶季晨不想跟鸟丫头计较,见韩衣凝体虚伤神,又拿出些丹药给司马,让她照顾好韩衣凝,瞧人家一家子不论是好是坏总归是团聚一堂,便不好再待,只请辞回家先歇着,待过几日这劳什子长老儿子醒来再说。

    她一路出了结界,御剑飞回小峰的院子,自家那几位师弟师妹最近老见她忙进忙出,总是不见人影,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头又闷进房间。

    天玲少不了叨叨她几句,但叶季晨最近体内灵力不断增长,身上的剑气也越来越强,想是和司马以及青筠待久了,确实练的更厉害,大师姐专心修行,诸人倒也不敢打扰。

    叶季晨不是不想管这几个小娃,只是事情太多,总有个主次之分,师弟师妹虽然需要教导但不急于一时,现下她自己都是个半吊子,教不好人的。只有刻苦先把自己的等级提升,才好带小娃去刷怪不是。

    不过练了几天,着实是累。好容易偷闲回家,她还是闷头先睡了一觉。梦中前世今生交杂不断,都是她和青筠在一起,醒来时,天色渐渐晚了,不过又是空梦。她思念师妹,幻化出木狐狸式神去寻她。

    但式神去了良久也没有回音。

    叶季晨不由有些担忧起来,那丹药成败与否都不知道,青筠万一有事该当如何?又或者她师父闹出什么幺蛾子,青筠挨不住怎么办?她心中千愁万怨,只是希望得到师妹的一点回应。

    要么,偷偷去瞧一眼?不惊动她,只远远看她一眼?

    想来师妹不会怪罪吧。

    叶季晨越想心里越痒,越痒越想,这世上,司马有韩姑娘,师弟师妹们是一家人,她总归是个天外来客,唯独小师妹和自己一样孤零零的,既是两个孤零零的人遇见了,那么又为何要忍受这些分离?

    近在咫尺又不得相见,比远在天边更加难捱。许是这几日涨了些本事,或又是好了被师伯打的疤,忘了疼。叶季晨眼瞧日暮黄昏,便走出房门,刚想出去被师兄弟们缠上,叶季晨最近着实冷落这几个小的,一时不方便走,就去给他们几个当了回老妈子,做了些可口饭菜,堵了几人的嘴。

    喂饱了几个小的,叶季晨在家搜刮半天,找出了之前炼药的时候,尝试炼制的隐身丸,借口去思过崖修行,偷偷化出木剑绕着山峰飞了几遭,趁着月色浮云,吃下消除气息的药物,又不放心施展了隐身结界悄悄往青筠的竹屋去了,她这一手倒也不是防着筠儿,主要是大半夜跑去怕师伯抓住毒打。

    她打定主意只是远远瞧瞧,刚刚飞到竹林前就收了灵气,借了月光明亮,往竹屋潜去。青筠这儿向来清净,她穿在竹林中,只瞧见竹屋里烛火飘摇,不知怎么心中就似乎被点燃了一站灯般,嘴角露出笑来。

    筠儿她在家。

    叶季晨慢慢走过去,再加一层隐身咒,生恐惊扰了这里的一草一木,她如今功力渐长,层层隐身咒加身只要不离的太近,闹出大动静,一般也不易察觉。

    再往前走一点,矮了身子爬青筠家的篱笆,头一个撞见的,却是青筠家的那个傻鹿阿七。

    大半夜,这跟爬墙的野男人被狗抓了似得,叶季晨有苦难言,第一次爬墙来看妹子,结果刚跳进篱笆,迎头就撞见那头鹿,瞪着圆圆的眼睛直直瞧她。

    我去。叶季晨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过,就怕它叫起来,宰鹿的心都有了。

    还好还好,阿七只是天冷打了个喷嚏,摇了尾巴走开了。想来是隐身咒有用,阿七不是灵兽看不见自己。

    长吐出口气。谁家瞧自己媳妇需要跟做贼一样?叶季晨做贼做的颇为痛苦,青筠家虽不算太大,但竹屋修的颇为典雅精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叶季晨蹿了半天,慢慢接近亮着灯的那间房子,猫着腰慢慢摸到窗户口,淡淡往里瞧了一眼。

    但见半空中一个旋转的丹炉仍然发着淡淡的光晕,房间内却空无一人。叶季晨叹口气,想来丹炉的药还没练成,筠儿还没有服用那颗仙丹。大晚上,她没有在此守着仙炉,是不是睡了?或者在别处修行。

    叶季晨跑了一趟,人也没见着,不免有点失落。要不再找找?反正只要不被她师父发现,就算是青筠抓了她,总不至于把她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