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穿越之闲人修仙GL最新章节!

    重回现实世界,叶季晨恨不得马上就飞去天竺山救青筠,但是韩衣凝闯入她灵海脱力昏迷,司马扶着爱人为她输送半天真气,才勉强缓了过来,醒时狭长的眼眸又多打量了叶季晨几眼,眉间一丝犹豫却终把魂魄寄居的事瞒着司马,只是对叶季晨道:“天竺是囚妖之地,我们上次已然大闹一场,如今再去恐怕保卫更严,想要见到青筠并不容易,至于要救我阿爸更需慢慢打听。”

    叶季晨对天竺所知不多,但上次硬闯还心有余悸,适才听翠羽说了几日情况,头疼不已,眼前青筠师父正要飞升,若事情闹大打扰到师叔飞升,青筠便是出来也会一生愧疚悔恨,左思右想道:“也不知那几个地仙是何实力。”

    司马久在灵虚,倒耳闻颇多:“天竺的土地公公是当初祖师爷爷所召,实力非同小可,当年有恶龙脱困,几位地仙一应出击,徒手束缚恶龙每位实力皆是不俗……”顿了顿,还是想到了法子:“可素闻几位地仙年纪大后嗜酒如命,只是身负重任,门中不再供酒,馋了千年,上回承肆放了酒,几人还是没忍住。”

    翠羽回忆起来,一笑拍手道:“是了是了,那几个小老儿喝的脸红脖子粗,连我们去了都没发现。可是这神仙倒要好几种仙果酿造,我们去哪儿找仙果?”

    叶季晨还没说话,她手上的戒指感应到问题似的,忽忽悠悠生出枝条,挂出几枚红彤彤的鲜果,一股异香扑鼻而来,光闻着就有一股酸甜酒味,韩衣凝见多识广不由在司马怀中笑起来道:“树姥姥曾经请我喝过一种神仙佳酿,和这果子味道倒很是相似,想来这是它珍藏的酿酒佳品。”顿了顿,看着叶季晨道:“你这宝贝倒要好好珍惜。”

    叶季晨见万像树种乖觉,也不枉费自己那么多灵力都喂了它,赶紧动手把果实都摘下来,司马又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一个大的药葫芦,原是珍宝宗制药练酒的多宝芦,几人七手八脚把大葫芦塞了个满,不出半晌,那葫芦摇摇晃晃有了半瓶水声。

    司马知这法宝厉害,拔开塞子但觉一股冲人的酒香扑鼻而来,那香味与兰麝不同,异常勾人,差点连几人也把持不住想要仰头喝干这葫芦里的甘露,翠羽光闻着酒香已从人形蜕变为小青鸟,挥着翅膀摇摇晃晃落在葫芦嘴旁边,差点一头醉倒进大葫芦,司马赶紧把她捏在手心。

    叶季晨忍着嘴馋盖好了盖子,满屋的酒香里众人尤有一丝醉熏,备齐这宝贝还有点担忧,摇晃着葫芦道:“那些地仙上过一次当,如何肯上这第二回?便是酒香醉人,他们也是有些戒备,我贸然前去献酒只怕他们不会喝。”

    门中正是紧张时候,想来天竺山看管颇严。众人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司马只是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叶季晨见她似有话要说:“静楠姐可是有什么主意吗?”

    司马皱着眉头道:“本是有条可行计谋,只是……”

    “若是有还不说说,救人如救火,姐姐快说吧。”叶季晨是等不及了。

    司马只得道:“兰儿与她哥哥常常来往天竺,她自幼和那几个地仙老头极为熟稔,老头照顾她长大,若兰儿献酒,老儿们必是肯喝。”顿了顿,看着叶季晨一脸尴尬道:“可……”

    “可什么啊?既然她能帮忙,算我求她出手,顶多我欠她个人情。我为她顶过雷罚,她为我不能陪地仙喝酒吗?也不是很难的差事啊。”叶季晨无知无觉。

    司马不好开口,却听那小翠鸟心直口快道:“你真是贵人忘事,这几天还和人家……”待要开口,韩衣凝呵斥一声不得无礼,翠羽扑闪翅膀飞去司马头上,不满的啾啾了几声,叶季晨一脸茫然:“我和她怎么了?”

    韩衣凝才撑起些身子,把叶季晨拉到一边淡淡道:“你命魂散入灵海边缘,七魄误以为天枫的记忆是真……”看了叶季晨一眼,说的颇是尴尬:“我听静楠所说,似乎天枫对承兰颇是关心,那几日你昏迷,承兰日夜照顾……天枫对她爱护,她似乎对你是动了情……”

    “啊!?”叶季晨张大嘴巴,咽口唾沫,脸都青了,急了道:“那……那不是我啊……”

    韩衣凝见她这么大反应,赶紧做了嘘的手势,生恐家里人听见,叶季晨头都是大的,看着她道:“姐姐你知道的,那真的不是我……我的心都在小师妹身上,看上谁也不会看上她啊……我看起来是爱自虐的人吗?”

    “你莫再说了。”韩衣凝也觉得一团乱麻,低声道:“你命轮入了天枫的轨,该是由此一劫。既是不喜欢她,莫再与她有瓜葛便是……只是现下有求于她,你先别和她闹翻,待她引地仙喝了酒,我会给你一道咒印,使用后你会让她忘记所发生的事……”

    叶季晨听说还有这门法术,激动的赶紧点头:“这样最好,千万让她忘了,一次不行我逮着她,你多下几道法。”还是妖精办法多。

    韩衣凝见她形貌果真还是那个风趣些的天枫,不由又为承兰惋惜,念着青筠一事,心道,不管她是谁,她对阮妹妹的心可是真,少卿待我好,可也是这般。叹口气,便道:“此印叫忘情,授印会忘记心中最执着的情。”这印……本是为少卿准备,自己乃妖族之身,恐为她召来祸患,若真到万不得已生离死别之境,宁可少卿忘尽前缘独自保命,也好过少卿为自己殉难……

    她想着心事,手指刻印了几道金光,叶季晨张开手心,韩衣凝便把手中结印放入她掌心,金光没入掌心只空余一朵莲花纹样。韩衣凝警示道:“此咒是天仙咒,通灵主神乃是西王母,一旦用了没有回头路,今生与那人也是命轮红线即刻了断,永无续约,便是三世情缘也毁于一旦。除非你强过西王母,可以逆天改命,否则再挽不回那人的心。”

    “我也不肯能去挽回承兰的心啊。”叶季晨掌心还有点发凉,这王母娘娘在地球那边是情侣去死去死团团长,拆了一对又一对,看来在这边也成不多让,居然还发明出这么牛逼的咒印,不过看在是为自己结出烦恼的份上,也就谢过王母。

    救青筠要紧,叶季晨和司马即刻商议千万金峰去找承兰,韩衣凝和翠羽则均吃下抑妖丹恢复鸟形,扮作司马的灵兽尾随。叶季晨路过自在峰,想着好久没看师弟师妹未免他们担心,还是回去稍稍露了脸,天玲在家等了老半天,以为司马把她带去珍宝宗别院闭关,见她恢复,高兴了抱着她差点哭了。

    叶季晨吩咐了师弟们一些事,便说去金峰炼药养伤,司马带着她去了,师姐来去匆匆,本来门人有些意见,不过想来是养伤便都听话在家。叶季晨一路飞到金峰后山,承兰家门口头皮就有些发麻了,她在山头刚落下,就听见曾经被自己打过的金吼兽嗷嗷叫,那野兽见主人心情不好,早早蹲在外间避免被牵连,如今见叶季晨好好的回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