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赠君一世荣华最新章节!

    这些日子因为洛勤章的回归,所以,沈翕手边的事情都变得顺当起来,洛勤章毕竟曾经纵横朝野多年,再加上半数朝臣是他的门生,所以,大多数都是很给他面子的,现在有了他来指点沈翕,有些不看好沈翕的官员,如今也已经倒戈到了沈翕这一边,令他说话办事都上了一个台阶,更加叫人信服。

    谢嫮在府中平淡度日,除了感觉沧澜苑的护卫比寻常多了许多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康宁一天天长大,满院子里都有他奔跑的身影,还有咯咯的欢快笑声,谢嫮为了让他更好的在户外活动,让人将沧澜苑的庭院中全都铺上了一层青草地,在草地上种了些寻常的花,倒不在乎花朵的名贵,只要四季敞开也就够了,青青的草地上,康宁正在秋千上玩耍。

    花意端着一壶果子茶来,这是康宁最喜欢喝的茶水,放在石桌上之后,花意就跑到秋千后头,接过.乳.母的手,亲自推着康宁荡高了两回,然后才抱着心满意足的康宁下了秋千,来到正在做针线的谢嫮身旁喝茶。

    谢嫮让康宁坐在自己身上,喂他小口小口喝着茶,然后看了一眼花意,对她问道:

    “竹情最近怎么样?”

    花意似乎有些疲累,像是没想到谢嫮会突然向她问起竹情的事情,面上一愣,然后才对谢嫮说道:

    “呃?哦,竹情最近情绪好多了,赵三宝那里脱离了险境,她也不必日夜守在床边伺候了。”

    谢嫮听了花意的话,讶然的抬眼看了一眼她,然后顿了顿才又问道:“你是竹情的姐妹,对于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花意面上一窒,呐呐的问道:“什,什么事?”

    谢嫮微微一笑,说道:“就是她和赵三宝的事情啊。你千万别告诉我,竹情没有和你说过这件事啊。”

    “……”花意一阵沉默,然后才低下头,对谢嫮说道:“夫人,竹情在这件事上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我也不是说赵三宝不好,他出了这个事,我们身为他的朋友,心中总归是不好受的。可是,竹情那傻丫头似乎被什么蒙蔽了,一心想要一辈子伺候赵三宝。可是,咱们谁都知道,赵三宝那儿受了伤,今生今世只怕再也不能娶媳妇了,竹情跟着这样子的他,将来可还有什么念想呀!”

    在这个世代,女人的依傍无非就是丈夫和孩子,跟着赵三宝,也许赵三宝会一辈子对她好,可是关于孩子这一点上,赵三宝这辈子都没法给她了。

    谢嫮叹了口气:“这些道理你可曾说给竹情听过?”

    花意点点头:“竹情从小懂的道理就比我多,这些道理哪里需要我去告诉她呀!她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可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她自己心里明明清楚,可是却还是放不下他,这才是最难办的,不是吗?”

    对于这一点,谢嫮也觉得有些头疼。

    她是知道赵三宝今后命运的,虽不说位极人臣,可是他那个位置就是很多能臣也未必有他手里的权利大,竹情跟着他,物质上的苦怕也不一定会吃到,可就是精神上,会不会受不了呢。上一世她在宫中,也见过不少太监找对食,又有几个宫女是心甘情愿的呢。太监宫女对食对于一个如花似玉的宫女来说,是再委屈不过的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身边的竹情会陷入这样的诡异情感之中。

    竹情虽然大道理上通透,可这些事情她未必知道,只想着凭现在的一冲之性就要在赵三宝身边照顾,赵三宝会不会感激她是一点,就是感激也未必将来就不会后悔,可真到那个时候,他们俩人都后悔了,又该怎么办呢。

    花意见谢嫮今日主动提起这件事来,心中一横,干脆招来了.乳.母将康宁再抱去草地上玩耍,自己则跪在了谢嫮面前,咬唇说道:“夫人,这件事情算是花意私下求您的。竹情现在脑子并不是很清楚,她做出这个决定,没准过两天就后悔了,可是,她这些天不眠不休的在赵三宝身边伺候,府里的人也大多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如果再不制止的话,将来可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竹情还不到二十岁,还有大好的年华,若是真的找了赵三宝……那,那她将来可怎么办呀。”

    谢嫮又是一叹,站起身来将花意给扶了起来,对她说道:

    “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找个时间和竹情谈一谈。”

    花意得到了谢嫮的这句话,才收起了眼泪,点了点头,对谢嫮行礼之后就回去做事去了。

    谢嫮让.乳.母带着康宁回屋午睡去,然后就亲自去了赵三宝所在的院子,因为赵三宝是为沈翕做事的时候受的伤,沈翕后来亲自下令,给了赵三宝单独的一间院子,就在沧澜苑的最西面,竹情和赵三宝这些天就如一对小夫妻般生活在里面,竹情是真的把自己的那些名节全都抛诸脑后去了,她也不在乎旁人怎么看她,不在乎旁人怎么说她,一意孤行要留在赵三宝的身边照顾他。

    谢嫮去的时候,正好看见竹情扶着赵三宝在院子里行走,赵三宝经过这些日子的康复,脸色已经不像刚受伤那时般惨白了,一条胳膊让竹情扶着,两人虽然话不多,但偶尔也能回过头来笑一笑,说个两句。

    谢嫮的到来让他们俩都为之一惊,赵三宝要过来给谢嫮请安,却被谢嫮抬手挡住了,她将手里的两包药材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因为这一回是想来和这两人谈话,所以并没有带其他服侍的人来,她独自一人前来而已。

    竹情给谢嫮擦了凳子,让她在院子里的一株牡丹树下坐好,俨然像是一家主母般,亲自给谢嫮上茶,待客不可为不热情。

    谢嫮接过了她递来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才对他们说道:

    “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三宝,你的伤怎么样了?”

    赵三宝受宠若惊的又要站起来给谢嫮回话,竹情连忙过去扶着他,谢嫮摆摆手,要他别动坐好,赵三宝才忍住了酸楚的眼泪对谢嫮说道:

    “多谢夫人惦念,我这伤只怕这辈子都好不了了。今后不过就是一个废人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