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莫李家诡案卷最新章节!

    莫李家看到桌面上刻着四只异兽的图案,不由得嘴中默念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因为那只青龙图形竟然和张家来书房中那块玉牌的图案一模一样,如出一辙。

    莫李家眉头紧皱,开始围着这张诡异的木桌踱步。很快,他就发现桌子的一角处散落着一些红色粉末。他捏起一些细粉放在手掌中,惊讶地发现,这些鲜红如血的粉末都是新落在上面的,而且竟然就是张家来书房中的红色朱砂。

    看到这,莫李家不由得汗毛倒立,脑袋里一阵隆隆作响,难道这些朱砂是张家来的吗?难道张家来来过这个地方?如果张家来真的来过这里,他又是为什么要来这间尘封了二十年的院落?如果不是张家来,难道还有其他什么人吗?

    正在莫李家集中精力猜测着这张木桌的秘密时,院落之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先生是什么人?为何擅闯私宅?”。

    莫李家骤然一惊,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慌忙向着院外寻去。此刻,夕阳黄昏的余辉中站着一个白面少年,大概二十五岁上下的模样,身材健硕,仪表堂堂,虽是一脸的书生气,但却是毫无文弱之感。这会儿,少年正瞪着一双伶俐的眼睛看着他。莫李家定了定神,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年,从正房中走了出来,行礼说道:“我是北平警局的探员,来这里了解些案情”。

    少年打量了一番莫李家,朝着院子里张望了一番说:“这个院落自从官府上封就再未有人进过这里,先生要调查什么?”。

    莫李家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先生是什么人?又为什么在这里?”。

    少年轻轻一笑说:“我是清风堂的伙计,见这院子门打开了,觉得蹊跷才过来看看的”。

    莫李家一听对方是清风堂的伙计,立即说道:“正好,正好,我正要拜访你家掌柜,向他讨教些问题”。

    少年摇了摇头说:“实在不巧,家父近日不再柜上,先生有何事造访家父?”。

    莫李家一愣,说道:“先生原来是清风堂的少东家,请问先生尊名?”。

    “鄙人张逸仙,家父正是张鲁年”。

    “张逸仙”,莫李家在心里将这个年轻人的名字默念了一遍,轻轻得点了点头,也赶紧亮明身份说道:“在下是北平警察局侦缉处处长莫李家,来这里有些案情要寻访”。

    这话一说出来,张逸仙也是一愣,上下打量了一番莫李家,语调诡异地嘀咕道:“先生是莫李家”。

    莫李家一愣,这个张逸仙的反应似乎像是认识自己,便点了点头说:“正是,先生难道认得我?”。

    “没有,没有,请问莫处长找家父是因何事?”。

    莫李家有些犹豫,想了想说:“张掌柜何日归家?我再来拜访,有些疑难药方请教他”。

    张逸仙哈哈一笑说道:“鄙人随父行医多年,医术虽说算不上精湛,但也略通一二,莫处长若信得过我,不如先让我过过目,看看能不能解了处长的疑问”。

    莫李家迟疑了片刻,他觉得眼前的少年与此案也无利害关系,心中又急于推进案情,这个案子在他的心头已经积聚了太多的疑问了,便说道:“那就有劳张先生了”。

    张逸仙侧身指向身后的清风堂,颇有礼数地说:“莫处长,请”。

    莫李家点了点头,随着张逸仙迈步进了清风堂医馆。

    果如刘景夫所言,这清风堂医馆内十分狭小,只有几架药柜和一张桌子,看起来也似乎只有张鲁年和张逸仙父子二人经营。

    莫李家随着张逸仙的引领,坐在了椅子上,开口问道:“你们父子二人何时开得这家医馆?”。

    张逸仙说:“大概二十年前,父亲从老家来到京城谋生,才开了这家小医馆”。

    莫李家一愣,喃喃说道:“皮屠夫的惨案也是二十年前发生的”。

    张逸仙笑道:“皮屠户的事我是毫无所知,只是听父亲说,二十年前这里发生过凶杀案,这间房子的主顾便低价卖房,父亲看价格确实便宜,便买了下来,在这里安顿了下来,开了这家小医馆,做起了买卖”。

    莫李家一边打量着这间医馆的陈设,一边问道:“张掌柜就不怕吗?”。

    “怕什么?”。

    “奥,不怕犯忌讳,住在凶宅对面不怕染上血光之气”。

    张逸仙哈哈一笑,满不在意地说:“我们又没有加害于皮屠户,有何害怕之处,冤有头,债有主,就算是冤魂索命,也轮不到我们的头上”。

    莫李家轻轻一笑,点头示意说道:“张先生所言有理”。

    莫李家和张逸仙一番寒暄致礼后,便从兜中掏出了刘景夫抄写给他的药方,递到了张逸仙的面前,说道:“还请张先生过目,我想问问这张药方上的药到底治些什么病”。

    张逸仙接过药方,仔细端详了一番后便皱紧了眉头,语气颇为严肃地说道:“这张药方是谁给莫处长的?”。

    莫李家也一脸严肃地盯着张逸仙,说道:“延年堂药行的掌柜,刘景夫,他介绍我来此地,这张药方是他开给同升当铺的掌柜张家来的,他还说张鲁年掌柜与张家来相识,也经常从延年堂药行采购药材”。

    张逸仙点了点头说:“刘掌柜我确实有所耳闻,家父确实从他那买过不少的药材,我们是小生意,有些用药还要依仗大药行。至于这张家来,未听家父提及。家父医人甚多,与社会上也有些往来,可能是他的故交吧”。

    “这同升堂的张家来近日被害,少东家可听说过?”。

    “倒是听过两耳朵,现在街面上传得沸沸扬扬”。

    “张鲁年掌柜是否提及过此事?”。

    张逸仙看了看莫李家,说道:“家父出门采购药材,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这件事恐怕他还不知道”,张逸仙把药方摆在桌子上说道:“刘掌柜世袭医术经典,行医谨慎,用药有度,在北平药行也算是小有名气,怎么会开出如此怪诞的方子,这不太像他的行医风格”。

    莫李家听张逸仙如此一说,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年,他觉得张逸仙似乎是知道关于这张药方的用途,便实话实说道:“实不相瞒,这张药方正是教子胡同凶杀案受害者张家来在刘景夫掌柜处抓药的方子,这方子确实不是刘掌柜所开,而是张家来自己开出来的”。

    “奥,原来是这样,这就难怪了”。

    “先生可知道这张药方的用途吗?”。

    张逸仙的脸色一沉,表情有些紧绷,白皙粉透的脸上泛着一块块青紫色,两道浓黑的眉毛已经快要凑到一起了。他站起身,慢慢地在屋中徘徊了起来,嘴中嘀嘀咕咕地说道:“我记得很久前读过一本宋人所做的古医书,叫《奇术百录注》,其中记载了先秦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