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别那么骄傲最新章节!

    校庆开始了。

    整个师范学院夸张到张灯结彩的地步,节目是一个又一个,还有各种献爱心活动。可惜不管青志中心的学生如何卖力宣传,效果都是甚微。原因无非只有一个——期末了,都穷了。

    由于大家积极性都不高,每班的团支书只能亲自到寝室鼓励大家捐款。

    团支书来到636宿舍,沈熹忐忑地跑到卫生间数自己钱包里的钱,乱七八糟加起来只有三百多了。她要怎么办呢?

    外头,团支书正费力地解说这次献爱心活动的正规性和重要性。如果数额超过1000元,院方还会发一本爱心证,凭证可加素拓0.3分,总之机会十分难得。

    豆豆小声问:“可以不捐吗?或者下次再捐?”

    团支书诚恳道:“这不太好吧……”

    陈寒问团支书其他宿舍捐款的情况,团支书偷偷透露:“最少都有50,最高是隔壁寝室的孟悦,她捐了1000呢。”

    豆豆叹叹气,掏出五十:“那我就随大流吧,这五十已经是我下星期的营养费了。”

    团支书拍拍豆豆的肩膀,抚慰了一番。

    陈寒跟豆豆一样,五十。

    夏维叶直接从皮夹拿出两百,然后敲了敲卫生间的门:“沈熹,快出来捐款!”

    沈熹心里腹诽夏维叶:她只是躲在卫生间数钱,又不是躲着不要捐款。她把手中钱包放到口袋里,然后笑容灿烂地打开门,拉上团支书的手:“辛苦辛苦,咱们班的团支书最任劳任怨了。”

    团支书笑容更灿烂:“阿熹,我记得你上个学期可捐了四位数吧。”

    “哪有哪有。”沈熹赶紧摇摇头,“好汉不提当年勇啊!”

    团支书:“主要这次捐款数额跟咱班评星也有关系,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也给大家做个表率,孟悦都捐了1000呢。”

    沈熹笑笑,试着问:“可以捐物吗?”

    团支书:“……不可以。”

    她只好拿出钱包,递了两百出去:“我跟夏维叶一样,再多就要卖肾了。”

    团支书接过钱,还算满意地离开了。

    钱包再次被抽空了一半,沈熹有气无力地爬上床,掰着手指算日子,结果越算越无望,躺在床上睡着了,她要用睡觉的方式减少能量消耗。

    ——

    晚上校庆文艺汇演就开始了。下午,陈寒和夏维叶全部到活动中心进行最后的排练,沈熹出门买最便宜的雪糕吃,半路被温老师抓住:“沈熹,你给我站住。”

    沈熹正吃着雪糕,幸福感强烈到感觉自己萌萌哒,她转过身:“温老师,对不起,刚刚没看见你。”

    温老师还真不信沈熹的话,以为沈熹故意装作看不到自己,她试探说:“沈熹,你是不是怪我把你节目刷下来。”

    “怎么会呢?”沈熹摇摇头,感觉雪糕要融化了,连忙低头舔了舔。

    温老师笑了笑,她挺喜欢沈熹的,舞蹈底子好,虽然做事有点二,跳舞时却灵气逼人。无奈上个月她表现实在太差,校庆又那么重要,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好了,如果不怪老师,晚上你就到会场帮忙,我有事情交代你。”

    沈熹有点不想去,排好的节目被抽调就算了,还要去帮忙,这不是在伤口撒盐么?她找理由拒绝:“我有约会。”

    温老师想了想:“那直接去会场约会吧。”

    话说到这份上,沈熹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答应下来。温老师离去,她接到了何之洲打过来的电话。

    ——

    “在干什么?”

    何之洲刚从实验室出来,身上还穿着未脱下的白大褂,靠在实验楼最角落的柱子给沈熹打电话。

    “吃雪糕,提子味的。”沈熹老实回答,还说了口味。

    何之洲笑了一会,小事觉得有趣。谈恋爱是不是都这样子,只要半天没见面或通电话,电话接通那一刻,心情都轻松起来。

    沈熹也笑起来,然后打肿脸充胖子:“你要来找我么,我请你吃。”

    “行。”何之洲看了看时间,现在他去找她,正好可以一起吃晚饭。他挂上电话,换下白大褂,直接骑车到师范学院。

    沈熹是一个守约的孩子,说好请何之洲吃雪糕,等何之洲过来,立马领着他到学校的小卖部。她给自己买最便宜的,却给何之洲挑了一支最贵的。

    何之洲不爱吃雪糕,不过也没拒绝。沈熹掏出钱包付钱,他无意看了眼,钱包已经空得不忍直视。他心里无奈摇摇头,结合她最近的表现,基本能猜到她的窘况。

    晚饭,他带沈熹下了馆子。

    沈熹中午跟豆豆在食堂吃,两个人只点了两个菜,还是一个酸辣大白菜一个小炒青菜。所以晚饭,面对如此丰富的四菜一汤,她幸福得无语凝噎了。

    两个人吃不掉四菜一汤,沈熹要打包带走。

    何之洲背靠菜馆里的实木椅背,抽了几张纸巾擦手。他没觉得打包怎么样,只是听到“打包”两字从沈熹嘴里冒出来,心中虽骂她活该,还是于心不忍了。

    他直接开口问:“你这个学期生活费还剩多少?”

    沈熹抬头,没想到何之洲会问自己如此敏感的问题。她犹豫了一下,伸出两根指头,过了会,又放下一根指头:“大概是这个数。”

    何之洲明白了,故意说:“那可不够你花的,你打算怎么办呢?”

    沈熹瞅了眼何之洲,果然是小气的男朋友。他居然问她怎么办,难道不应该直接用钱砸她么!沈熹乌黑的眼珠转了转,有点小委屈说:“我卖肾去。”

    何之洲胳膊离开桌子,左手托着脑袋,继续语气清淡地发问:“什么时候去卖,需不需要我陪你?”

    好心酸的对话,沈熹低下头,不想说话了。

    何之洲:“怎么了?”

    沈熹抬起头:“何之洲,你故意奚落我!”

    何之洲抬了下眼,他预感沈熹就要和他闹别扭了。他改了改语气,话锋一转:“既然都没钱了,怎么不跟我说?”

    沈熹低着头,答案太残忍,她实在没办法说出来。果然女人还是自欺欺人的多。

    何之洲只能自己猜起原因:“你觉得我也没钱了?”

    沈熹摇摇头,不抬头也不吭声。

    何之洲继续猜:“不好意思开口?”

    沈熹还是摇摇头。

    何之洲顿了顿,说出最后一个可能原因——“觉得我不会借给你?”

    沈熹没反应了。虽然还是不抬头不吭声,不过也没有摇头。

    果然!何之洲深吸一口气,恨不得拍桌而起,他转头对老板说:“结账!”

    老板迎着笑脸过来:“一共两百九十五。”

    他面无表情地拿出三百块,还没等老板找钱,直接带沈熹走出了餐馆。外头没有空调,太阳的余热依旧嚣张,何之洲刚刚压住的脾气也冒出来了。

    没有男人愿意被女朋友这样怀疑,何之洲更是。莫名其妙就成了小气的男朋友,难道他在沈熹心里是一只铁公鸡?

    女人委屈可以哭,男人委屈只能爆发!何之洲冷冰冰地看着沈熹:“告诉我,为什么?”

    哼哼,沈熹郁闷地走了两步:“你自己说的啊……”

    何之洲稍微想了想,大概想到是自己哪句话让沈熹误会了。他伸手拍了下沈熹脑袋,语气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沈熹,我真想打你一顿。”

    低头走路的沈熹,情绪正处于爆发的临界点。从被奚落到被质问,现在又是被打,她眼圈一红,两滴眼泪就落下来。她不想何之洲看到自己的穷样,疾步走了两步,她要回宿舍去。

    何之洲走在后面,一把抓住沈熹。

    沈熹走不动了。

    何之洲歪着头,察觉到了女朋友的异样,将她往自己怀里带。

    沈熹埋在何之洲怀里,无声哭起来。她知道自己不对。乱花钱、不懂事、脑子也不好,除了会跳舞也没其他优点,但她也不能被这样奚落。

    何之洲低头,沈熹一动不动地埋在他怀里。她在哭,眼泪流进他胸膛,浸湿了他的衣服。他还能说什么呢,早自责起来。他伸手按住她的头,开口问:“刚刚我让你讨厌了?”

    沈熹流着泪在他怀里点点头,承认被他刺激到了。

    路人来来往往,两人立在不显眼的路边,但这样的画面还是会让大家停下来看一眼。沈熹没有哭出声音,路人都觉得在撒娇而已。

    何之洲心理还算强大,尤其是经过乌龙的事情。他低头对沈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