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看书网 www.630kan.com,最快更新大道朝天最新章节!

    银色飞船无视任何条例与禁令,直接停在了军部大楼最前方突起的平台上。

    当然它已经违反了很多禁令,比如禁飞令。

    喀喀声响里,至少数十座激光台平台高速移动,自动瞄准了飞船。

    引力场发生装置隐藏在合金墙体里,发出淡淡的蓝光,随时可以进行全方位隔绝。

    那年井九与沈云埋在这里大战一场,军部大楼受损严重,其后的修复过程可能考虑到了这一点,布置的重武器系统以及引力场切割系统,要比当初强了很多倍。

    密集如雨的脚步声响起,不知道有多少军人在大楼里穿行。

    赵腊月没有理会这些,抱着阿大、带着三个姑娘走了进去。

    激光炮没有声音,电磁炮的加速有着淡淡的野蜂嗡鸣,引力场也是如此。

    但没有任何一个武器平台开火,引力场发生装置也没有真的启动。

    那些拿着武器的军人们,站在军部大楼的走廊里,站在高处或低处的廊桥边,看着那个走进来的短发少女,根本不敢瞄准她,更不要说射击。

    不知道是弥漫在楼里的剑意直接从神魂深处切碎了所有人的勇气,还是先前电视光幕里的那些画面、冉东楼将军的表态,让习惯服从命令的他们变得如此沉默。

    从军部大楼前方突起的平台,到那间最重要的办公室距离非常近。

    合金门无声开启,赵腊月抱着阿大走了进去,迎面看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一位中年女军官握着手枪,对准她的眉心,干净利落地抠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

    ……

    ……

    “陈中校,以前是李将军的直属秘书,一直在这里工作。”冉寒冬解释道:“她用的是旧式火药枪,没有芯片,所以无法提前发现,也控制不了。”

    赵腊月没有说什么,伸手从空中拿下那颗静止的子弹,对陈中校问道:“你想死吗?”

    你想死吗?这不是恐吓,也不是青山宗的口头禅,而是一个真实提出的问题。

    陈中校看着她指间的那颗子弹,脸色苍白。

    那颗子弹在强大剑意的作用下已经变形,就像是被砸扁的铜豌豆。

    她的勇气与对组织的忠诚,也随着这颗子弹一道被捏扁。

    她依然举着手枪的手臂颤抖起来,而且越来越厉害。

    就在赵腊月失去耐性前的那一刻,她放下了手枪,低头说道:“不想。”

    “泡壶茶。”赵腊月走过她的身边,向办公室里走去,“淡些。”

    冉寒冬与钟李子、江与夏声音都不敢出,静静从陈中校身边走去。

    没过多长时间,一壶淡得恰到好处的茶送到了李将军曾经的办公室里,同时送来的还有星河联盟军方的很多秘密资料——内务处对军官们的评价,没有被录入中央电脑的数据库。

    冉寒冬接过秘书的工作,坐到了办公桌的一边。钟李子和江与夏开始按照赵腊月的要求,用最快的速度在那些军官名单里挑选出合适的人选。

    嘀的一声轻响,数十道光幕以及数个全息投影出现在阔大的办公室里,星河联盟各星域及独立行政星及重要矿区的行政长官、祭司以及驻军指挥官出现在光幕上。

    联席会议开始了。

    没有等赵腊月发话,一位头发花白的女祭司便开始发难,她隔着数千光年的距离,盯着赵腊月的眼睛寒声说道:“任何渎神者,都会坠入深渊,万世不得解脱。”

    赵腊月毫不犹豫关闭了这名女祭司的光幕,把对方踢出了会议。

    某星区的行政主官身体微微前倾,沉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冉将军为何会支持你,但你必须立刻释放主星祭堂的人们还有那些战舰里的英勇战士,没人应该被你这个恶……如此折磨!”

    星河联盟无数民众都看到了温泉边的画面,这些官员与祭司当然看到了。

    冉东楼也在联席会议的光幕上,在他身后隐隐可以看到一些鲜血还有战斗的痕迹。

    “我们忠于信仰,我们不会投降。”另外一位女祭司轻声说道。

    赵腊月没有说话,望向身前最近的那块光幕。

    那块光幕上可以看到青翠的草原以及一座塔般的宏伟建筑。

    各星域的行政长官以及祭司们,自然认得出来是著名的星门祭堂。

    数十辆悬浮汽车从山崖下飞起,落在了祭堂前的广场上,被关押多日的夏族长、泰洋主教等人从车里走了出来,望向长长的石阶上方。

    伴着轻微的脚步声,星门女祭司从祭堂里走出,来到了众人之前。

    她眼神宁静,如往常那般淡然,只是略有些憔悴。

    可以看得出来,多日的软禁生活还是带来了一些影响。

    星门女祭司看着石阶外的那些光幕,与熟识的同伴以及陌生的官员们微微点头致意,然后望向赵腊月缓缓躬身,用平静而尊敬的语气说道:“见过神使。”

    赵腊月说道:“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了。”

    星门女祭司轻声应下。

    看着这幕画面,听着这些对话,联席会议光幕上的那些祭司以及行政主官震惊至极。

    星门祭司可以说是除了主星那位之外,地位最高、最被尊重的祭司。

    为何她会对那个短发少女恶魔如此尊敬?神使又是什么意思?

    “主星那位曾经是神明意志的执行者,但当神明预言中的继承人出现时,她因为对权势的贪心不肯交出权柄,甚至试图对新神不利,你们如果坚持站在对面,那就是渎神……”

    星门女祭司平静的声音在光幕上不停响起,在各个星球之间穿行。

    赵腊月关掉了光幕。

    这场看起来可能会决定星河联盟命运的联席会议,她只参加了五分钟。

    事实上如果不是柳十岁的请求,她根本不会召开这场联席会议。

    就在刚才,大部分的民用飞船已经被解除静默状态,按照中央电脑的命令,飞回最近的星球或者太空船坞,并且被警告,在未得到权限之前严禁再次起飞。

    她对远在伽雷通道转运站里的陈崖等仙人说过,距离才是这个宇宙里最重要的问题,只要战舰与飞行器无法自由航行,星河联盟便会被切割成无数个孤岛。

    就算是你那个星球的行政主官、女祭司甚至是仙人,也不过就是个岛主罢了。

    当你无法影响这个世界别的部分的时候,就等于被这个世界放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现在对星河联盟做的事情就像是井九这一年多时间里对自己做的事情一样——把整个结构的运转速度降下来。

    也就是降智。

    ……

    ……

    办公室里的光幕消失了。

    杯子里的茶还是温热的。

    冉寒冬走了过来,点了点头,说道:“基地实验室的数据与程序已经全部拿到。”

    赵腊月说道:“她说自己与祖师是战友,看来祖师从来没有完全信任过她。”

    阿大在她膝头抬起头来,有气无力地喵了一声,表示赞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